【日常速寫】 外公的魔術

文/林薇晨 |2019.08.02
2981觀看次
字級

文/林薇晨

外公不知何時開始學起了魔術,每次見面,他總有些把戲可以變給我看,關於撲克牌的,關於麻繩的,關於銅板鈔票的,或是關於紙杯與骰子的。偶爾他忘記變過的魔術,又表演起老套的內容。各式各樣的,俗常的道具,在他手中並無一點詭譎氛圍,反倒很有綜藝的意思了。

在客廳的茶几上,外公經常擺出三隻紙杯,翻來覆去展示,又要求我檢查它們的構造。他故作神祕道:「杯子裡什麼都沒有喔。這隻空空的,這隻也是,另外這隻也是。」我應道:「我確認過了,沒有機關。」他把一隻紙杯倒扣,在底部放置一顆骰子,疊上其他兩隻紙杯,食指指節清脆敲一聲,移開紙杯,骰子業已立在茶几上了。我瞠然不可思議。外公的眼睛瞇瞇笑成弦月形,霜白鬚眉也稍微顫動著。

然後,他會仿效《魔術師之終極解碼》的作風,殷切向我揭露這個魔術的竅門,旨在傳授自己奧妙的技藝。往往我喜歡看魔術破解勝過看魔術本身,刀箱的障眼法,美人的軟骨功,即使終於真相大白,也還是值得稱奇的。外公介紹完他的魔術手法,我便依樣操縱三兩遍,故技重施復重施,心底也有熟練的快樂緩緩暈散開來。那種暈散的感覺,或許就像在一杯鮮奶中兌點葡萄汁,紫色液體沉降至白色液體深處,旋即又從那深處漸漸擴張,浮升,忽焉在表面綻出一朵舞爪的花。

外公的魔術偶爾失靈。某次他拿來一副撲克牌,數了幾張,令我從中抽取一張,無須通知他花色。他收走我的撲克牌,整副交錯洗勻,兀自把牌在茶几上分成幾堆,排起複雜的陣式,計算一番,最後揪出一張黑桃皇后。我尷尬道:「我抽到的不是這張。」他皺眉質詢道:「怎麼可能呢?你是不是騙我?」我遂坦言方才手中的紅心騎士。他又嘟噥道:「怎麼可能呢?」我在旁邊等他從頭檢驗魔術的步驟,然而他試了又試,依舊無法呈現正確的效果。

客廳四處放了許多相框,每個相框封住一段遙遠的時空,動輒二十年前,三十年前,比此刻的我更為年少的母親也會在玻璃後面含笑,披著墨黑的學士袍,謹慎維持帽穗的安穩。一九八○年代的女子,似乎很盛行燙一種茱莉亞.羅勃茲式的鬈髮,密密的細鬈爬到肩膀上,彷彿略撥一撥亂,就可以佇在路邊賣弄風姿,攔截一輛遠道而來的便車,從此揚塵離去。我母親去到婚姻裡,又從婚姻裡出來。攜帶著我。而自由的空氣總是新鮮並且不足夠的。

外婆的巨幅肖像照高掛在客廳牆上,經年俯瞰這個家族的興革。外婆在我小學時便罹病過世了,至今她予我的回憶也多半淡薄。我記得外婆的喪禮結束以後,我在外公房間的書桌上發現一張對摺的直罫信紙,信裡潦草寫滿以「為什麼」開頭的句子,為什麼這般,為什麼那般,每個涉及追悼的問題終究都是無解。不知如今成為魔術師的外公,是否已能輕易召喚曩昔那些往事,讓他想要顯現的顯現,讓他想要消除的消除,讓溫暖的溫暖,讓冰涼的冰涼。不知是否偶爾也會失誤。

外公還在客廳研究他的撲克牌魔術的紕漏,無奈到底沒個了局,於是他決定更換花招雪恥了。他在計算機上鍵入一串長長數字,一二三四五六七九,並且叫我隨意講個數字。我講了五。他預告道:「我可以變出很多五給你。清一色的。」遂將這串長長數字乘以四五,當真獲得了「五五五五五五五五五」。每三個五的中間隔著一枚逗號。出於近乎迷惑的懷疑精神,我又指定要八,他就改將這串長長數字乘以七二,積數果然是「八八八八八八八八八」。

我已經看穿這個魔術的數學規則,可是在外公自己說破以前,我不能夠先說。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