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無奈

文/吳一忠 |2016.03.20
907觀看次
字級
母親的無奈 圖/羊瑪
母親的無奈 圖/羊瑪

文/吳一忠 圖/羊瑪

秋高涼爽的季節,樹葉逐漸由綠轉黃,帶點蕭瑟氣氛。五十年代,當時鳳美才六歲,母親帶她從嘉義內埔山上到市區採買。

購物結束,她和母親搭公車回家,半途公車突然停住,司機走過來將她一把抱下車,她以為到達目的地了,乖乖地站在路旁等候;不料司機關上車門,絕塵而去。她望著漫天揚起的風沙,驚訝伴隨著恐懼,慌亂地說不出話來。

黃沙路捲起塵土,遮擋她的視線,隔絕她的希望,也撕碎她的心。曠野長滿了蘆葦,白色花朵迎風搖曳,四周杳無人煙,荒煙廢墟的印象,更加深她的恐慌。她放聲大哭,沙土不斷吹入口中,她只覺得天地昏暗,彷彿世界末日。

一位老農駕駛拼裝車經過,溫柔的問她:「小妹妹,妳怎麼在這裡哭呢?」她啜泣著說:「我媽媽走了,她在前面的公車上。」老農說:「不要哭,我載妳去追。」老農用繩子將她綁在後座,趕往下一個停靠站。拼裝車速度緩慢,路面顛頗難行,老農一路追趕,終於在總站追上了公車。

老農說:「總算追到了,快去找妳媽媽!」她涕淚縱橫,三步併一步衝上前,緊抓住母親衣襟,但媽媽甩開她的手,她才知道是被遺棄了!事隔半世紀,當年情景不斷重播,影像清晰依舊。

年輕時,她對於母親狠心丟包,一直難以釋懷。直到身為人母,歷經喪偶之痛,才體會母親的無奈,那是時代的悲劇,貧苦家庭的宿命。幼時父親意外身亡,母親無力扶養五個女兒,她身為長女,母親認為她能獨立,若被善心人士收養,比跟著她吃苦好多了,才會選擇犧牲她吧!

如今母親年屆耄耋,器官衰竭陷入昏迷,住進加護病房,羸弱的身軀,在維生系統中掙扎著。她前往探望,在耳邊輕輕呼喚:「阿母,我是鳳美,我來看妳了!」母親無力張開雙眼,但眼角滴下淚珠,表示意識仍然清醒。

她幫母親拭淚,握著那雙粗皺的手,低聲地說:「阿母啊!妳放心,佛祖會保佑妳,妳要堅強一點,趕緊好起來,我們都等妳回來喔!」

經過多日搶救,母親總算恢復了意識。她試著問母親:「當時為何要遺棄我呢?」母親說:「甘有這款代誌?我早就忘記了,妳還記牢牢。嘜想彼呢多,憨囝仔!」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