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子與檯子 採訪的寫作

文/林黛嫚 |2015.10.22
1573觀看次
字級

文/林黛嫚

大眾傳播工作從業者學習採訪寫作是基礎入門,不過即使是新聞文學,也和副刊工作上的採訪寫作不太一樣,登在副刊上的採訪稿比較接近報導文學。副刊編輯又是作家為數不少,必須擔任的採訪工作也不少,但寫採訪稿和一般的文學創作並不一樣,創作有作者自己的構思與想像,而採訪寫作卻是被受訪者提供內容所限制,因而小說、散文或詩寫得好,不一定能勝任採訪之後的寫作。

採訪寫作是否順利進行,和受訪者也有關係,創作者習慣創造發明,但受訪者表達能力也不一,有的人口若懸河,告訴他專輯題目,他便可侃侃而談;有的人惜話如金,問一句答一句,聊了一小時,能寫的內容寥寥無幾;有的人頭腦清晰,條理分明,照著他說的話就可直接錄下;有的人說了半天還讓人抓不到重點,甚至說出的話不一定是他想要表達的意思,所以做這項工作除了考驗副刊編輯的能力,還有運氣成分。

梅新主編是新聞科班出身,在他主政的副刊,採訪報導分量很重,我自己粗略計數過,我在工作上所寫的採訪稿有數百萬字,比我的文學創作還要多,還常常不得不變換筆名,以免《中副》版面上同一個名字出現太多次,這些採訪稿,除了少數配合專輯印成書外,大多和合訂版的報紙一樣埋沒在資料室裡。

有的記者(或說報導者)不喜歡寫好的稿子給受訪者過目,就新聞專業來說,這也是不必要的舉動,報導者有他想呈現的觀點,也為自己的寫作負責,只是副刊的採訪對象若是重要人物,對自己的發言十分謹慎,對見報後的反應又很在意,整理好的稿件要求過目也是常事。

這一類的訪問大部分是呈現受訪者的人生哲學與工作理念,讓受訪者過目採訪稿,也可避免錯誤與爭議,於是在看與不看之間,也就有許多趣事發生。譬如說,有的受訪者不滿意我寫的內容,其實應該是不滿意自己的發言,我寫這一類稿子是很忠實呈現的,受訪者再三斟酌,甚至最後決定稿子不發了,大家白忙一場,我拿不到稿費,也無可奈何,那時不禁想,要是不給受訪者看,直接發稿不就好了,幸好這一類的事並不太多。

另有一次,旅居海外的大陸詩人來台參與國際會議,由於詩人是第一次訪台,副刊趁便請一位作家專訪報導,當時詩人的行程很滿,稿子又趕著在詩人旅台期間刊出,詩人曾表示稿子最好先讓他看過,我因為隔天還要陪詩人南下參觀,便決定直接發稿。第二天見報後,詩人報怨裡頭有些錯誤,若讓他看過便不致出錯了。這件事在我編輯生涯中一直引以為憾,能避免的錯誤我竟眼睜睜讓它發生,確實不可原諒,不知這是不是新聞工作在「時效」與「確實」當中必須衡量的部分。

採訪寫作隨著報社工作結束,應該已經告一段落了。近日檢視自己的寫作歷程,不禁想起王鼎鈞先生說過早年在報社寫方塊的經歷影響了他的文風,我的小說文字愈來愈直白簡潔,或許也是採訪寫作的影響。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人間福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70470026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