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子與檯子 寫作的理由

文/林黛嫚 |2015.10.01
1158觀看次
字級

文/林黛嫚

我為何寫作?或許這是每一個寫作的人都得自問自答的問題。

早在一九七○年代就以早慧之姿在文壇綻放異采,停筆四十年後又開始寫作的王定國,並且一舉拿下聯合報文學大獎;同樣崛起於一九七○年代後期的蕭颯,擅長書寫青少年及女性議題,早期成名作〈我兒漢生〉等皆改編成電影而名噪一時,她在一九九五年完成〈皆大歡喜〉後,即從文壇銷聲匿跡。近日這兩位封筆多年的作家不約而同交出了新作品,既然在走過人生的種種可能之後,仍然回到寫作的道路,他們當然知道自己寫作的理由。

我為何寫作?英國小說家、寫出名著《一九八四》的喬治歐威爾,說出自己為什麼寫作的四個理由,除了謀生吃飯之外,還有:完全的自我中心、熱衷於美的事物、基於歷史的使命、及政治性目的這四個原因,雖然前三個動機遠超過第四個,但他所處的背景,及日後的經歷,使他理解工人階層的存在,也使他對權威的痛恨加劇,並使他的寫作逐漸形成了第四種動機。這篇〈我為什麼寫作?〉迄今仍是文青們奉為圭臬的經典。

副刊的作者為什麼要寫作?稿費一定是最重要的因素,第一代渡海來台女作家中,潘人木和孟瑤都曾坦承寫作投稿是不錯的副業,稿費可以貼補家用,既實惠又有精神寄託;王鼎鈞隨軍隊來台後,無依無靠的他曾睡過公園、車站,後來給《中副》寫稿,稿費一千字才十元,但一塊錢可以買饅頭、稀飯打發一餐的年代,十幾元可以過一星期;就連相較於這些前輩年輕許多的陳玉慧都說:「我為何寫作?那時我覺得寫稿有稿費,滿好的。」

我的第一篇小說寫於十八歲師專三年級那年的暑假,為消磨漫長假期,便從圖書館借了厚重的《紅樓夢》返回老家。之前也許看過兒童版、少年版的《紅樓夢》,也不是為了國學研究純粹是當小說來看,假期的前端一口氣看完,放下磚頭重的原典,突然萌生創作的念頭。《紅樓夢》對我創作的影響,也許有文字與結構等等的啟蒙,但更重要的是在激發我的寫作欲望,當時心想曹雪芹的故事寫得真好看,我也要說自己的故事。因此寫下我的第一篇小說,那篇描述老人與少女若有若無情愫的小說〈暮〉完成之後,投寄到中部的報紙《臺灣日報副刊》。暑假還沒過完,小說就登出來了,六千字的小說一天刊完。當我拿到那對學生來說算是天文數字的稿費時,我心想,原來我可以靠寫作維生。

只不過,到了像王定國、蕭颯不需要為稿費寫作的時候,驅使他們仍然持續創作的動力,應該是那一分初心吧。

為什麼要寫作?副刊主編不需要解決這個問題,每一位投稿副刊的作者,都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寫作,但文學課的老師需要,他需要告訴學習者,你為什麼要寫作?希望擺脫這些為了好玩、交作業、打發時間、賺稿費的寫作的理由,他們會記得,當初開始寫作的初心。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人間福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70470026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