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獨立書店 永樂座 舊風華 新力量

謝鈺鈺 |2014.10.05
9149觀看次
字級
圖/謝鈺鈺、永樂座提供
圖/謝鈺鈺、永樂座提供 老闆石芳瑜

文/記者謝鈺鈺  圖/謝鈺鈺、永樂座提供

位於羅斯福路台大商圈的獨立二手書店「永樂座」,坐落在安靜小巷弄中,小小的三十坪大空間裡,販售具有時光氣味的二手書、文創商品、心靈音樂……創辦人石芳瑜希望「永樂座」可以傳達「讓舊時代風華化為新時代力量」的概念,透過書籍與活動,帶給讀者熱鬧而溫暖的感覺。

「永樂座」是家二手書店,四十多歲的老闆娘「寶兒」石芳瑜自謙是家庭主婦希望能做有興趣的工作,於是開了這家書店。

寶兒原本是公關界的高手,三十一歲那年,為了照顧孩子而離職,這一別就是十三年。在這些日子裡,石芳瑜一邊在家帶孩子;一邊接翻譯、商業案子,當自由的文字工作者,有工作實質的收入,又可兼顧家庭,維持生活的小確幸。

但過了一段時間,石芳瑜卻感到疲憊了,她自我覺知:「這份工作沒有什麼自主性,而且英文也不是自己最擅長的,一個月就這麼一兩萬,每天寫到半夜二三點,三個月就要譯一本書,只靠文字傳達意見,整天在家當宅女,有必要嗎?」

其實,石芳瑜大可不必上班,靠先生一個人就能維持家計,另一半的想法是,家裡不缺這兩萬塊錢,還是回家帶孩子吧!石芳瑜卻渴望改變,這樣的渴望成了催生「永座」的重要關鍵。

快樂大於痛苦

卸下自由文字工作者頭銜的石芳瑜開始大量閱讀,卯足全力找書看,這奠定了她日後在純文學創作比賽中頻頻得獎的根基,陸續得到時報、林榮三、BenQ真善美等文學獎散文獎項。

她還記得當時的評審之一劉克襄對她講過一句話,讓她印象深刻:「人一旦離開熟悉的地方會很慌,若不離開,哪來現在的海闊天空?」而這也是她開「永樂座」書店三年來內心世界的最佳寫照。

雖然這期間她的第一本文學創作《花轎、牛車、偉士牌,台灣愛情四百年》問市,但是否將寫作當事業經營?這個問題一直在她腦海裡盤旋,人生方向依然沒有釐清。

終於,石芳瑜在二○一一年做了重要決定,她覺得自己若成不了作家如陳雪和駱以軍之流,不如自己開一家書店。

從簽約完成,收書、標價、上架,書店在短短一個半月就開幕了,她的人生從此和 「永樂座」血脈相連,過去三年來上演著,樂觀的她所形容的「快樂大於痛苦、獲得大於付出、讚美多於批評」的書店大夢!

舊的變成新的

「永樂座」不在大稻埕,而是在台大附近,書店名稱原是劇院的名字,就坐落在台北大稻埕迪化街一帶(如今仍有遺址)。一九二四年由陳天來投資興建的永樂座落成,劇院設備完全、建築斑麗,擁有一千二百個座位,是當時台北最先進完善的戲劇表演場地。

日治時期的「永樂座」舞台見證了台灣近代戲劇的發展,包括流行一時的福州戲與京戲、方興未艾的歌仔戲,還有萌芽不久的台灣新劇(文化劇)等,特別是新劇運動幾次重要的演出都選擇在「永樂座」上演。

一九四五年「永樂座」更名「永樂舞台」,不久後再改為「永樂戲院」,仍作為專供戲劇上演的場地。一九五四年起,「永樂戲院」轉為電影放映和舞台演出混合經營。一九六○年「永樂戲院」在舞台表演沒落與新興電影院的競爭下正式停業。

石芳瑜解釋:「用如此五光十色的劇院名字來命名一家二手書店,主要是因為這裡不單是一家書店。書店的中央是一個藝文活動中心,一個地下沙龍的形式。它曾經舉辦過各式活動,包括講座及表演,彷彿一個小劇場,往後也會一直這麼下去。『沙龍』這個名詞來自法國,於是我用了一個比較台的名字『永樂座』,為了區隔與過往大稻埕知名劇院的不同,改掉了中間的一個字,成為『永樂座』,這也讓我從此被定位成台派分子。」

二手書是一種有時光氣味的東西,「紙本書」在現代也有一點在新舊間擺盪的飄搖感,石芳瑜希望「永樂座」可以傳達「old is new」、「modern old school」,讓舊時代的風華化為新時代的力量,在舊時代中找尋新時代的精神。透過書與活動帶來一種熱鬧與溫暖的感覺。

每一次挫折

就是一次進步

石芳瑜的「永樂座」開店過程一波三折,但她至今沒有後悔跨出這一步,因為,每一次的挫折就是一次進步,能把自己喜歡的事當成事業,此生夢已圓。

「永樂座」和書友的交流是書店的一大特色,然而三年內搬三次家,這個紀錄應也無人能及。石芳瑜本身念的是圖書館系,開書店似乎理所當然,但第一家師大店開在泰順街,她並沒有察覺到這個地下室店面有漏水問題,店員在這種情況下無心上班,老闆娘三天兩頭叫水電工修漏水不見效,經常心煩意亂。

一開始就碰壁的書店風景自然不是很好,生意非常差,有時三、四天才賣掉一本書。勤儉處女座的石芳瑜在「撐完兩年不違約」和「提前解約要賠錢」間掙扎許久,最後還是決定認賠提前解約,結束書店第一階段的經營。

錯中學習    正面思考

二○一二年搬到台電大樓附近,石芳瑜承認自己那時選店面的眼光也不太好,店租雖只有兩萬,但書店開在二樓,被明星級的二手書店前後夾殺,相對不利;加上書店的空間擺設不佳,刻意讓出來辦活動的偌大空間,卻造成書友和店員之間沒有適當的隱私,業績自然不見好轉,和先前遇上的窘境是一樣的,最後結果仍提前解約,結束營業。

前兩次賠本,就當做是繳學費,再找店面時,石芳瑜心有定見和準則,她還是喜歡在彎彎曲曲的安靜巷弄間開書店,尤其喜歡「羅溫汀」(羅斯福路、溫州街、汀洲路)這一帶的文教區,學生人流多。

第三次,她看上隱身在羅斯福路二百八十三巷內一家附有按摩室的咖啡店,頂下這家店她非常滿意,因為原本就有裝潢,進駐時只須再量身打造大書櫃即可,陳列區和舉辦活動的空間也安排得很妥善,主顧之間各有距離,看書看累了可點一杯茶和咖啡坐著休息,累了甚至可以到按摩室接受視障朋友的按摩舒壓。

否極泰來    知足惜福

石芳瑜每天悠游沉浸在書海中,三年了,雖然成本還沒有全部回收,但也接受打平的狀態,她形容自己的心從來沒有那麼接近幸福的狀態過。「這三年挫折不少,但遇到的貴人也很多,一路走來從錯中學習,不悲觀的原因是我都是往好的地方想,正面的思考,並學習感恩,這才是我開二手書店最大的收穫……」

用否極泰來形容現在的「永樂座」再適合也不過,雖然石芳瑜的人生一再轉彎,但她仍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喜歡閱讀的她,有能力將興趣轉換為工作,而且經營得有聲有色。她想告訴年輕學子「勇於接受挑戰,肯定自己的感覺實在太棒了!」


藝展、讀書會  薰習文青味

辦攝影展、畫展、藝術家作品分享會、新書座談會、讀書會、朗讀會、社會民主論壇、寄賣文創商品,石芳瑜來者不拒,保持有彈性的合作模式,讓「永樂座」快速成為很多活動洽談的場地。

現在,固定的讀書會活動已是「永樂座」根深柢固的一部分,書友習慣這個模式後,也都會上「永樂座」臉書粉絲專頁得知第一手消息,按讚粉絲近九千多。今年「永樂座文學季」一系列活動舉辦至秋季,十月十七日舉行由文化部贊助的「永樂座秋日漫步音樂會」,都讓「永樂座」在這個台大商圈二手書店一級戰場中,成功地占有一席之地。

「我極享受和客人面對面分享書籍,和書友即便是一個眼神交會,或包書、找錢時和客人互動,那種有溫度的感覺,都讓我覺得好幸福!」石芳瑜說,店中有五分之一是新書,其他二手書藏書類別分別有:「西洋文學」、「日本文學」、「中文小說創作」、「中文散文創作」、「類型小說」、「哲學、當代思潮及宗教」、「社會學、政治和軍事」、「新詩、閱讀和寫作」、「歷史傳記」、「台灣文史」、「絕版珍本和老舊版本」。

「永樂座」有項獨賣的文創商品,是嘉義一位名叫「小衰尾」的插畫家創作的明信片和筆記本,她畫筆下的人物長像並不討好,但詼諧的對白和設計風格很對老闆石芳瑜的味兒,推出後也深得書友好評,銷量不錯。這家「小衰尾」歡樂創意,插畫風格也有點兒台味,每個月店內都要補貨,在台北只有在「永樂座」才能尋得它的芳蹤。

書店內有一格格由鐵架築起的名片架,上面有一張張黑色的詩卡,這項「BBS詩展詩作聯展×永樂座」的計畫,是由BBS版主謝依婷主持,她自掏腰包印刷大量詩卡,目的就是希望人們多讀詩,經由和「永樂座」的結合,將這項讀詩計畫可以透過人手一張小卡廣為流傳。

此外,在書店入口處擺放了藝文宣傳DM,假日分享會的活動很多,若想沾染文青味就得一直趕場嘍!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