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不見楚留香

朱玉昌 |2014.09.21
2530觀看次
字級
古龍作品彩色書封「精品集」由「風雲時代」出版,圖為過去的舊版本,由「古龍御用封面畫家」的龍思良繪製一系列作品封面。圖/朱玉昌
武俠大師古龍。圖/張福興 「楚留香」書法/臺靜農

文/朱玉昌(漢光創藝總經理、元智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佛陀在靈山法會上「拈花」示眾,當下只有大迦葉破顏微笑。佛陀說:「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摩訶迦葉。」這則「不說而傳」的佛法故事,便是禪宗緣起的著名公案。類似這等禪機公案,一般除叢林著作外,在入世紅塵的著作中倒是選擇性常見,尤其是武俠小說。

已故武俠小說宗師古龍是個中高手,在他創作六十多部作品中,處處流露出機鋒,深信酗古龍的鐵粉們肯定不會陌生,信手總能拈上個心得攀談,如《楚留香傳奇》第一部裡有一幕場景對話,楚留香在探案中,為了找出關鍵線索,詢問一位曾經見過關鍵人物的比丘尼,比丘尼作了如下回應:「記得即是不記得,不記得即是記得,施主何必問?貧尼何必說?」楚留香當下微笑續話:「說了即是不說,不說即是說了,大師若是執意不說,豈非著相了?」

提起這段對白,不免挑起想品論古龍小說中所論及的禪機,事實上,作家書寫禪機,某種程度只需抓到技巧就能模仿,但要寫得鞭辟入裡;運用巧妙,就不是每個作家都能寫出神髓。

哲學涵養揮灑禪機

再來看看《多情劍客無情劍》中,小李飛刀決鬥金錢幫主上官金虹時,在一陣機鋒話語後,一旁觀戰的一對老少不耐地竊竊搭起了腔。老人說:「他們自以為,手中無環,心中有環,就已到了武學巔峰,其實還差得遠哩。」少女問:「要怎樣才真正是武學的巔峰?」老人回應:「要手中無環,心中也無環,到了環即是我,我即是環時,已差不多了。」少女追問:「差多少?」老人緩緩回答:「真正的武學巔峰,是要能妙參造化,到無環無我,環我兩忘,那才真的是無所不至,無堅不摧!」

讀者可透過文字,鑑賞古龍刻意營造「佛意禪心」置入生活面的用心,從忘我到無我,再回到有我的變幻,這樣的哲學涵養,若非天分,那就需要修練到一定上乘的功力,禪機才得如此盡情地揮灑。

引武俠入文學殿堂

很多武俠迷,總喜歡把武俠作家拿來作個比較,評判古龍風格是「避實就虛」,數落作品世界完全與現實不合,缺少各種社會面向,背離了歷史和社會。不過這些觀點,或許從古龍對禪機的書寫掌握,可略探知他早已懂得「虛即是玄」的道理,所以他能夠藉「玄」創新;把窠臼的武功招式轉換成尊重人性的思考,於是乎《長生劍》、《碧玉刀》、《孔雀翎》、《霸王槍》、《多情環》、《離別鈎》一本本銳利的武器著作,便化為人性中最動人的「笑」、「誠實」、「自信」、「勇氣」、「仇恨」與「驕傲」,徹底顛覆了傳統武俠小說中的潛規則,武俠不再狹隘於暴力;不再只有刀口下舔血的亡命遊戲,將原本消遣性文類正式引入了文學殿堂。

一九八五年九月二十一日傍晚時分,這位寫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名言的一代大俠終結其傳奇一生,以四十七歲壯齡撒手人寰,回憶當時,無不令武俠迷、古龍粉悲嘆不已,爾今,光陰飛逝真在反掌之間,轉眼,大俠棄世已整整二十九個年頭,縱然「小李飛刀成絕響,人間不見楚留香。」然而,他所遺留下的膾炙作品,將會不斷地被武俠迷繼續傳頌與討論著。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