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逍遙人間一畫仙 ──我所知道的戚維義
  2019/4/15 | 作者:文/呂兆炘(臺華窯董事長) | 點閱次數:1279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戚老師新春開筆 圖/呂兆炘(臺華窯董事長)
  • 戚老師在臺華窯彩瓷創作 圖/呂兆炘(臺華窯董事長)
  • 創作中的戚老師 圖/呂兆炘(臺華窯董事長)
    
文/呂兆炘(臺華窯董事長)

台灣知名畫家戚維義老師,三月二十九日以八十二遐齡捨報往生,畫壇從此少了一位大師,臺華窯也痛失最資深的藝術家夥伴,我個人頓失良師兼益友,心情無限感傷。

作為戚老這二十年來相交至深的後輩,我想記述一些和戚老互動的往事,作為對這位曾獲「全球中華文化薪傳獎」的大畫家致敬,也表達我對他最深的哀念。

戚老一九三七年在中國浙江諸暨出生,自小展露繪畫天賦。後來他隨著父親移居上海,再播遷來台,就讀師範大學藝術系,受教於名師門下,也與鄭善禧、彭萬墀、席幕蓉等人同學。

大學畢業後,戚老赴美國艾倫哈特藝術學院研讀,獲藝術碩士學位,之後再到華盛頓大學博士班深造。一九七九年回台後,他即以專業畫家身分創作,融合東西畫風,把水墨的飄逸及油畫的磅礡並行展現,飄逸中見其豪邁,開展獨樹一幟的畫風。

乘風而起 工藝與藝術的攜手

大約二十年前,戚老與藝術家何宣廣,也是他的師大同學一起來到臺華窯,當時臺華窯正處在轉型的時期,已開始與藝術家們異業結合。戚老一到這裡,立即被釉彩在窯燒之後不可預期的特性吸引,開始頻繁地到臺華創作。

後來臺華窯接了一筆國宴餐具的訂單,我將工藝與藝術結合起來,所以也請戚老一起加入。在這過程他體會出掌握實用器皿的特質,發揮水墨創意的要領,這就是目前以餐具為彩瓷創作媒材,戚老應是作品最豐富、最精采的藝術家。

隨著不斷嘗試,戚老對於彩瓷的創作,將臺華窯「釉藥水彩化」發揮得淋漓盡致。對起步於彩瓷的藝術家,總會請教戚老如何在坯土釉色上,達到他老那種精采的筆墨效果。

戚老一生創作出現最多的主題,可能是荷花和水鴨,他的荷花一定有一莖是橫著長,貫穿整個畫面,形態似如意,其餘則亭亭而立,一排小鴨悠游在如意荷花之間。有人認為,戚老之所以畫了一輩子荷花,應該與他的前妻唐寶雲主演電影《養鴨人家》(後唐寶雲被譽稱為「養鴨公主」)有關;但對於這個說法,戚老不承認也不否認,只說他畫的不是鴨,他畫的是與「福」諧音的水鳥──「鳧」。

俠骨柔情 逍遙筆墨的畫仙

戚老在臺華窯,對於剛入門創作彩瓷的同好,總是毫無保留樂與人分享彩瓷釉色的心得。如此慷慨豪放的心胸,認識他的人,總會疑惑戚老和唐寶雲分手的往事,但戚老在人前人後,從未提過隻字片語。不只是對前妻如此,戚老對任何人都一樣,在其豪放中秉持不道人長短的謹慎修為。

大約十年前,臺華窯擴建三樓的工作室,有一片長約四十公尺的天花板想作裝飾,戚老自告奮勇攬下這項工作。趁著周日,他特地從台北開車過來,一個人提著水桶和顏料進來,告訴我:「我來把三樓的天花板畫掉!」叫我不用理他,任務交給他。當時七十二歲的他,一個人搬桌動椅,穿著短褲,跨在馬梯上仰頭抬手大筆作畫,完工後,收拾好工具,人就回台北了。後來才聽說,他累得在家裡躺了三、四天,體力筋骨才恢復。

戚老擅畫壁畫的美名廣為人知,101大樓的華漾飯店、台北醫學院、雙和醫院、中山醫院,都來請他美化公共空間。他作這些大型壁畫大多是不計酬勞的公益性質,善行義舉深獲社會的好評。

戚老以藝術之美供養大眾的心不是偶發的,應該是與他宿世的因緣有關。十二歲那年,戚老曾畫了一幅觀音像,法相莊嚴、筆法洗鍊,彷彿出自老參之手。後來他也畫了很多羅漢像,不管是長眉羅漢、降龍羅漢……都畫得活靈活現。

因緣佛法 弘願喜捨的胸襟

二○○四年,戚老隨著臺華窯與佛光山的因緣,與時任北海道場住持的永均法師結織,後來永均法師請戚老到北海道場為滴水坊的窗台和牆壁作畫;之後,再到基隆極樂寺畫壁畫;二○○八年新春,戚老受佛光山本山的邀請,於佛光山菩提路的竹牆上,揮灑朵朵荷花。戚老如獲佛菩薩助力,一股作氣完成將近兩百公尺的長幅連作,各有段落卻又連成一氣,走在菩提道上似有佛法的清涼,令人佇足讚賞。

「希望能盡己之力,畫滿一百間寺院道場,」他當時發下弘願﹕「也希望可以畫到一百歲。」因為這樣的供養心念,戚老後來與「宏願大千世界」的本藏法師十分相契。本藏法師啟建道場後,採用了數百件戚老的作品來莊嚴道場,不論是平面紙幅、各式器形或壁面梁柱、窗花燈籠,處處可見戚老的筆墨。抄經室「灌園草堂」四字戚老恭謹敬書,筆韻雄渾肅穆,讓前來抄經禮佛者心生敬意。

七年前,戚老罹患肺癌,割除掉三分之二的左肺後,以西醫的標靶療法控制病情。開完刀後兩個星期,他就跑來臺華,我們非常驚訝:「你還來?」他不改本性,豪氣地說:「我不但來,我還要唱段平劇呢!」當下拉開嗓子,擺出架式,唱出一段平劇。喜歡朋友就是他的特質。在眾人的場合中,他詼諧幽默,會自己提議「我來說個笑話」製造輕鬆氣氛,炒熱場面。

更令我感動的是,近二十年來,固定每周五風雨無阻地來臺華窯創作。十五年前,時任台北縣長的周錫瑋,用鶯歌當地陶瓷特色,舉辦一場名為「耀聚群英」大型聯展,邀請我一起策畫,戚老就是其中的一位展出者。聯展結束前,陶博館館長游冉琪請藝術家各以一句話作為畫展的結論,戚老感性地說﹕「臺華窯是我第二個家,如果有一天,你有三個月沒在臺華窯見到我,那表示我已經不在人間。」

戚老的話言猶在耳,彷彿為他一生孜孜不倦地創作,與臺華窯真情交流的最後二十年生命作註解。戚老走後這幾天,我的心情難以接受。我認為他可以再創作好多年,如同他的理念「法無定法」,透過彩瓷媒材再創藝術高峰。

今藉此文抒悲之際,謹祝這位曾在人間逍遙一生的畫仙,蓮登九品,乘願再來,再為人間創造至美至善的作品。♣
  相關新聞
【山村生活】初夏花蟲季  
顯影記  
【詩】詩就是  
【小品人間】簡舍不簡  
【看見生活】戒菸實況  
【福聚海無量】三世五祖緣  
【漫捲詩書】文字的光,穿透長夜漫漫  
【5-6月主題徵文──旅行】巴黎聖母院  
【小品人間】蚌殼縫隙  
【詩】細數光陰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