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異城的奮鬥】弗羅里達的踏浪之行
  2018/11/9 | 作者:文/羅智強 | 點閱次數:2536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羅智強

二○一六年四月十一日,一早告別李大哥、美美姐,從亞特蘭大出發,走75號公路南下,直奔六百五十公里外弗羅里達州的奧蘭多,準備參加「台灣同鄉聯誼會」奧蘭多僑領美嬋姐籌辦的座談會。

一路風光明媚,車行順暢,直到距奧蘭多八十公里處時,前方突然開始塞車,原來是北上車道發生車禍事故,只見一輛貨卡和一個露營車廂,橫翻在車道上,另有一輛重型機車倒在路肩。前來處理事故的警察將對向車道封閉,緩慢開過出事地點,也只能在心中默禱車禍的傷者沒有大礙。

當我們風塵僕僕開抵奧蘭多,已近中午,美蟬姐和當地的華僑早已在下午的演講會場等候我們,用過中餐後,與近三十位的華僑開始座談。

雖然談得主題依舊環繞台灣的政局,但因為對象不同,會場的氣氛依然熱烈,有幾位還是大陸移民來到奧蘭多的華僑朋友,也對我的演說保持高度的興趣,其中有一位祖籍廣東的女中醫師,年齡已經七十幾了,她私下對我說,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夠來台灣一遊,才不會抱憾終生。

這是個很值得探討的心態,很多大陸朋友都存在著這樣的想法,覺得沒來過台灣是人生的遺憾;反而很多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卻不認為此生沒去過大陸,會成為終生的遺憾。其間涉及對國族認同的癥結,殊值深思。

在奧蘭多僅僅停留一個晚上,中午和美嬋姐以及華僑朋友們一起吃過午餐,便向邁阿密出發了。攝氏二十七度的氣溫,一路上陽光耀眼,我們這次不走高速公路,而是走A1A公路,往東繞到Cocoa beach,從卡納維爾角,也是眾所周知的美國航太海岸,甘迺迪太空中心就在附近,一九五八年,第一顆美國人造衛星探險者一號就在這升空,也是美國太空梭的發射地。

我們驅車上橋,跨過巴納納河後,往南直行,這是一條狹長的陸地──梅特里島,屬於佛羅里達州布里瓦德郡,這條被碧海藍天圍繞的濱海公路,風光明媚,在我們的右手邊是巴納納河,左手邊是大西洋,沿途可見三三兩兩的遊客,穿著泳衣,披著浴巾,慵懶地走在馬路邊。

在行經一處名叫衛星海灘的地方,我們特別停了車,到海灘轉了一圈。只見海灘上張著一把把五顏六色的海灘傘,像花朵一樣盛開,或坐或躺著的歐美遊客正在享受日光浴。海風迎面襲來,發發嗖嗖的聲音,像是在你耳畔呢喃,淺藍的天,湛藍的海,在遠方交接處形成一條筆直的海平線,我正面對著大西洋,而海的對面,就是非洲大陸。身處這遙遠的異鄉,我卻忽然憶起兒時沈雁的一首歌〈踏浪〉,不經意哼唱起來:「海上的浪花兒開呀啊!我才到海邊來,原來你也愛那浪花,才到海邊來……」

直到傍晚七點多,我們終於開入邁阿密的市區。此刻平直的公路右前側,一顆好大的落日,正往下緩緩下沉,只見餘暉四射,彩霞滿天,頗有「浮雲堆白玉,落日瀉黃金」的況味,不一會兒,當夕陽完全隱沒在地平線下之後,忽然也能領悟王安石「渺渺隨行旅,紛紛換歲陰」的箇中心境了。

據說邁阿密地區在一萬多年前就有人類居住的紀錄。西班牙人最早發現這裡,後來變成英國殖民地;美國獨立之後,又被併吞成為美國的州郡。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邁阿密曾是古巴、海地兩國移民的天堂,以至於西語系的移民占據百分之八十以上。打開收音機,主持人、來賓講的都是西班牙語,放的也是西班牙歌曲,彷彿置身於中南美洲國家一樣。

但邁阿密也曾因毒品氾濫而成為罪惡之都,許多年前,一部廣受歡迎的美國影集《邁阿密風雲》,就是這樣的時空背景下,描述刑警與國際犯罪組織鬥智鬥力的故事。

在夜幕完全籠罩的邁阿密城中,先用了晚餐,再尋了一處靠近海邊的飯店下榻,因為誤解Google Map的指引,還在海邊繞了好久的路,才終於找到預訂的飯店。

隨著夜愈來愈深,這座生氣勃勃的城市,也從喧囂逐漸歸於沉寂,已累了一天的老哥,盥洗完後,倒頭就睡,我則打開筆電,準備和社論的欠稿,繼續奮戰。
  相關新聞
當我倒走向前  
【燈塔街】標本  
【詩】再見了,親愛的爸爸──觀佛朗明哥舞劇「沙蕾妲的傳說」  
【親情的溫度】毛衣  
藝文訊息--十一月詩的復興現代詩講座  
【朗讀生活】驚嚇也是一貼藥  
【詩】不會輕易遺忘──於義大利西恩納古城  
【貓眼看人生】誰在愚弄誰?  
【分享時刻】我的運動編年史  
【11-12月主題徵文──當風吹過的時候】微風細雨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