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人間佛教學報‧藝文綜合版
  【星雲大師全集21】佛教管理學-25
  2018/11/8 | 作者:星雲大師 | 點閱次數:260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位於佛光大學的佛光山百萬人興學紀念館。圖/佛光山提供
  • 南華大學地處偏遠,為順利招生,大師宣布:「凡是來讀南華大學的學生,四年不收學雜費。」圖為教學大樓─學慧樓。圖/資料照片
  • 星雲大師書法「無盡藏」,目前被珍藏於嘉義南華大學圖書館,鼓舞學子深入知識寶山。圖/佛光山提供
    
文/星雲大師
弘法系列 16
●永不退票
想到我一心要為佛教辦大學,佛光大學的建設卻遙遙無期,現在,有了這個機會,我想先把南華大學辦起來,也可以對社會、對信徒、對有心於教育辦學的功德主,有了承諾上的交代。因為我一生講信用、不退票的性格,我覺得要給社會、要給一同努力的工作人員信賴,我想「信用」在管理上是很重要的。

1996年,剛好有一位黃中天先生,向教育部申請在嘉義辦了一所南華工學院,已經有了建設許可登記證明,他說,他要讓度給我,只要我去建校就能開學。我聽了也很興奮,心裡想,這樣也好,北部的佛光大學,就先讓它慢慢的跑行政流程做環境保護的申請;南華的這塊校地,也有50餘公頃的土地,而且已經有了執照,我就先接收下來。校地旁邊還有一些地,於是我們就用佛光山的名義先把它買下來,等到將來大學要用了,我們再捐給大學使用。於是,我們簽約接辦了南華大學。

由於接辦的時間點,剛好在春節左右,我們就再向教育部申請進行大學招生,希望在同年秋天啟教開學。就這樣子,我一下子開辦兩所大學,在那個時候,真是備感吃力。當時,教育部收到我們要在秋天開學進行招生的申請,馬上派了次長前來視察。他說:「你這裡,一個教室都沒有看到,要想在九月開學,你在做夢啊?」我說:「次長,只要你肯得成全我們,對於校舍的建築,以及九月開學的招生,你儘管放心。」他回答我說:「我還是不能相信你。」

儘管如此,校地有了,校舍也開始動工建設了,但當時我們並沒有校長的適合人選。後來,聽人介紹,時任大陸委員會文教處處長的龔鵬程先生,是一位優秀的人才。我一聽,也不認識,就在高速公路上,打了一通電話給他,跟他說:「你能來當南華大學的校長嗎?」他聽到我這樣子的邀約,也非常歡喜爽快的答應,我們就這樣,在電話裡面敲定了校長人選。另一方面,我心裡也想,雖然教授師資難求,但即使來了很多教授,對於我辦學的理念,大家也不盡然認同與了解。所以,我就對龔鵬程教授說,我們先從研究所辦起吧。

是年九月,南華的校舍、教室、圖書館等,一個大學所需的基礎規模完成了。於是,我邀請當時副總統連戰先生的夫人連方瑀女士前來剪綵啟教。南華大學終於先行開學了,這讓我對萬千盼望並且幫助我辦大學的信徒、功德主,所謂的「百萬人興學委員會」,有了些許的交代。

說實在的,那時候我還真的有些迫不及待的心情,尤其想到我一心要為佛教辦大學,佛光大學的建設卻遙遙無期,一直為了水土保持在行政程序上糾纏不清;現在,有了這個機會,我想先把南華大學辦起來,也可以對社會、對信徒、對有心於教育辦學的功德主,有了承諾上的交代。因為我一生講信用、不退票的性格,我覺得要給社會、要給一同努力的工作人員信賴,我想「信用」在管理上是很重要的。

辦大學開始運作了,招生、財務、管理等等如所謂的「開門七件事」,也就隨之而來。南華大學,位在嘉義縣大林鎮,因為地處偏遠,彎彎曲曲的道路,在對外交通上,不是很方便。當時,為了能夠招生,我就宣布:「凡是來讀南華大學的學生,四年不收學雜費。」我想,用這種優待方式,來讓我的學校能夠開張、成長,但是,好友高希均教授卻持不同的看法。他說,大學不是救濟機構,它應該還是要講究品質,學雜費應該要收。不過,話既然講出來了,我就要有信用。

為佛教辦學 四年免收學費

其實,我最初的意思是,啟教第一年來讀的這一班的學生,可以給他在這裡四年免費讀書;不意,大家把我的話解釋為,啟教前四年來南華大學可以免費讀書。我一聽,雖然知道我力不能擔,但是我還是勉強接受了。所以在那初期四年中,我都沒有收學費。

後來,學校跟我說:「你講四年不收學費,我們第二、三、四年招生,每一年都會有千人以上的新生入學,四年大概有六、七千人,每年要免收學費。」這一下子我可慘了,實在說,幾乎這一個大學的擔子,我挑不起來、也沒有力量來承辦。

辦大學,就像無底深坑一樣的支出,就是有「百萬人興學」,每個人每個月一百元、一百元的幫助我,我也幾乎不能負擔這將近數十億的財務;即使我把佛光山的所有淨財結餘,通通用來填補這個深坑,甚至讓佛光山貧窮也不夠使用。

沒有多久,佛光大學也開學了,就這樣,這兩所大學,除了要花幾億元為他們建校舍、宿舍、運動場等等之外,每年這兩所學校的經常費預算,都要幾億元以上。可以說,這二十多年來,我為了這兩所大學一直很努力,而佛光山也跟著我苦不堪言。只是說,我們真的為佛教辦起大學來了,這樣的歡喜,也就讓我們不去計較什麼了。

所謂有志者事竟成,我想,管理就是不能畏懼,遇到困難要想出方法;教育要發展,要有政策,教育要長遠,要有計劃。所以,我大學設立之初,就提出興辦教育就是要讓佛光山「窮」。

窮,對佛光山弟子們在修道上會有所幫助,因為窮,大家就會奮發向上、辛勤努力、精進不懈、力爭上游,發心光大常住。不窮,這些力量從何而生?再者,我提出「百萬人興學運動」,承蒙數十萬的信徒響應我的號召,每一個月捐贈給我一百元來補貼,這樣大學才平安的度過困境。我也跟學校的老師們說,我們百萬人興學的艱難困苦,大家包涵諒解;對於學生,我們也不斷的告訴他們,要感恩、要苦學,大家要樹立南華的性格──「慧道中流」(校訓)、佛光的性格──「義正道慈」(校訓),做一個有道德的君子、聖賢、士大夫。

除此之外,我這個殘障老人還有「一筆字」可以跟大家結緣,大家也因為這一筆字為我成立「公益信託教育基金」。這些總總,對大學的發展都是很重要的大事,而這些也是靠管理的靈感而來。所以我感覺到,無論什麼團體,無論對人、處世,管理上都要有既定的方針,大家彼此建立共識、互相了解,所謂「共生共榮」,才能事半功倍,才能有所成就。

到現在,我在校長人才的遴選上也很用心,像過去,我們邀請辦學經驗豐富的成功大學前校長翁政義先生,在他退休以後,再出來擔任佛光大學校長;也把富有愛心、樂觀積極、對教育有理念、有前瞻力的前教育部長楊朝祥先生,請來佛光大學擔任校長;之後,也力邀做過教育部次長的林聰明先生,請他來南華大學擔任校長。在這許多有為、有思想的校長、教授們協助之下,這個少子化的社會裡,我終於聽到這兩所大學每學期跟我報喜說「招生滿額」。雖然辦學過程辛苦,但我在精神上、心靈上,因為他們的認真辦學而感到無比的欣慰,並且為佛教感到榮耀。

(待續)

  相關新聞
【星雲大師全集2】六祖壇經講話定慧品第四問題講解  
【星雲大師全集21】佛教管理學 31  
【星雲大師全集21】佛教管理學-30  
【星雲大師全集21】佛教管理學-29  
《佛教管理學》讀後回響  
【星雲大師全集21】佛教管理學-28  
【星雲大師全集21】佛教管理學-27  
【星雲大師全集2】六祖壇經講話 定慧品第四 問題講解1  
【星雲大師全集2】六祖壇經講話 定慧品第四  
【星雲大師全集21】佛教管理學 26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