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私奉獻20年 助人翻轉人聲
2019/5/25 | 作者:陳玲芳
  文/記者陳玲芳

從醫至今39年,踏入俗稱「電子耳」的人工耳蝸領域已20年,吳哲民一路走來,成為全台灣為國人植入最多人工耳蝸案例的醫師。20年來,病患追蹤率高達9成5、發表人工耳蝸論文數量篇領先全台。日前,他以出版回憶錄《人工耳蝸翻轉人聲:耳科權威吳哲民回首20年》,見證其一步一腳印的行醫之路。書中不但有許多靠人工耳蝸成功翻轉人「聲」、改變人生的案例,也有他的傳承經驗,期待對後輩醫師提供關鍵性的啟發。

十五歲的敏嵐,出生在一個聽障家庭,父母都是聾啞人士,而她也逃不出這個宿命,生下來就是個極重度聽障的孩子。敏嵐的爸爸因手語溝通受限,飽嘗艱辛,生活與工作常碰壁,他不希望女兒重蹈覆轍,「女兒的世界要比我好!」於是聽從醫師建議,在敏嵐三歲時植入人工耳蝸,徹底改變了她的命運。如今敏嵐聰明伶俐,還能擔任雙親的隨身手語翻譯員,自己的聽、說能力,也不輸一般人。

聽損風速女孩逆轉勝

在田徑場上「像風一樣快」的她,誰能看出她是聽損女孩?一出生就雙耳極重度聽損、六歲植入人工耳蝸、目前才就讀國三的許樂,國小六年時光,都在歧視、輕蔑、言語攻擊、自卑中度過。所幸,國中時遇到伯樂教練,在田徑中找到自信。

二○一七年十二月才接觸欄架競賽,她努力克服障礙(起跑慢一拍、身體平衡感差),去年秋季開始屢屢奪冠,截至今年四月,累計獲得七面全國賽金牌(一百公尺跨欄六金、一百公尺一金,皆與一般選手同場競賽),她將努力跨向「聽障奧運」舞台。「聽損又如何?」當它成為動力,自信光芒更耀眼!

「我想要聽見!」這些堅持的毅力、耐力及動力,都來自於育慈為孩子負責的使命感。從第一個小孩開始,只有助聽器搭配唇語,經常雞同鴨講,很遺憾錯過太多親子互動。到了第二個孩子時,無預警地聽力全失,連助聽器都無效,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為了不希望成為孩子的負擔,也不願意利用「小孩當自己的耳朵」,於是決定植入人工耳蝸。如今有了第三個孩子,經由人工耳蝸的加持,和三個孩子的溝通更順暢、互動更甜蜜,育嬰過程的哭鬧聲,都像是美妙的樂曲。

自己的人「聲」自己救

淑美是高頻聽損患者,用助聽器輔助時聽不清晰、音質差,近一半是用猜的,感覺很累、嚴重影響溝通能力,也因此無法持續她所熱愛的護理工作。為改善聽力及人際溝通能力,以及重返職場,經過醫師及團隊審慎評估「有五成以上成功機率」的情況下,淑美堅決要進行人工耳蝸植入手術。果然,人工耳蝸於術後展現效果,已重返職場的淑美很開心地說,如今句子中每一個字都聽得清清楚楚,比以前戴助聽器時好太多了。

六十八歲的廖俊松,為台塑企業資深元老,現任台塑集團「華亞高科技園區管委會主任委員」。右耳聽力喪失多年,左耳聽力正常,但於去年年底疑似耳中風,左耳聽力受損,從此雙耳完全聽不到。經過兩周高壓氧治療無效、五周耳內類固醇注射僅有一點起色。為提高聽力接受效率,他決定進行左耳植入人工耳蝸。術後恢復良好,他對人工耳蝸讚不絕口,因為若沒有恢復聽能,他只能提早退休。廖俊松鼓勵聽損者,「沒有治不好的病,只有沒耐性尋找適當的醫療方式」。

以證婚給予最美承諾

一九九九年七月,吳哲民應林口長庚耳鼻喉部部長陳一豪之邀,由高雄長庚轉調林口總院擔任耳科主任。在陳一豪部長支持下,推動多項計畫皆順利完成。此後,林口長庚有三分之一耳科的刀,皆由吳哲民所開。命運的旋轉門,也引領他趕上一九九九年八月,由王永慶創辦人贈與四百套人工耳蝸給聽損幼童的植入熱潮,讓他有了踏入此領域的契機。

二○一六年十一月二日,是吳哲民人生重要的里程碑,因為他開了第四百八十三例,首度超越了他尊敬的前輩黃俊生教授退休前的四百八十二例紀錄,他站上了「台灣第一」的舞台。

吳哲民同時重視長期追蹤關懷病人,「醫病也醫心」,二十年來,他和人工耳蝸醫療團隊鍥而不捨,追蹤率高達九成五。由於案例夠多、資料齊全,目前發表人工耳蝸SCI論文三十三篇,相較台灣第二名的九篇,拉開了一大段差距,論文的質和量也領先亞洲各國,在國際獲得肯定與推崇。

「從來沒有想過,我會成為全台灣開人工耳蝸最多案例的醫師。」吳哲民從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到二○一九年三月,他的人工耳蝸植入人數五百五十五例、六百七十七耳(其中包含雙耳植入一百三十三例、成人植入一百○八例),台灣病人總數、雙耳植入人數、成人植入人數皆為台灣之冠,人數還在不斷上升中。

住院醫師們稱吳哲民為「耳科傳奇」,他個人雖不敢這樣自詡,但仍以「會說話的數據」獲得多項台灣第一,繼續用他的實力,不負此稱謂。在人工耳蝸這特別的領域,促使他二十年如一日堅持做下去的動力就是「初心」,以及想要做一些「別人做不到的事情」。

看到病友和家屬笑咪咪地回來,術後和術前差異非常大。「有小病人說我像海綿寶寶卡通裡的派大星,還送我派大星娃娃;也有小病人回診時拿CD光碟當頭鏡,裝扮成我的模樣要和我合照,我的診間總是充滿了歡笑。」

隨著孩子能聽、能說,父母也從術前的愁眉苦臉,到術後的眉開眼笑,這些成果,都是吳哲民在這領域中能夠持續努力的動力。吳哲民說,他的心願,是能在孩子們的終身大事中,擔任他們的「證婚人」,而這,也是他今生「最美的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