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書同理心 眼光不異樣
2019/4/20 | 作者:陳玲芳
  文/記者陳玲芳

「愛」是為人最可貴的價值,我們都希望孩子從小學會如何去愛與被愛。然而,對於看起來不太一樣的人,我們是否因為不了解他們,反而互動有「礙」?童書,是孩子認識環境、學習與人相處的重要媒介,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在今年兒童節前夕,推出《公雞不見了》繪本以及《無障礙城市大探索遊戲書》,讓孩子從故事與遊戲中,學習支持與接納每個人。

當今社會,每個國家至少有一成五至二成五人口,有各種不同的障礙,當中又有八成左右,屬於後天意外或疾病導致;尤其是愈高齡的社會,比例愈高。所謂「障礙」的樣貌相當多元,舉凡肢體障礙、視覺障礙、聽覺障礙,甚至有些人從外表看不出障礙,但從人際互動或說話反應,可能不同於其他人。由於對障礙的不認識、不理解,以及刻板印象累積,往往導致身心障礙者深受他人偏見與歧視之苦。

以「共融遊戲場」為起點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祕書長滕西華說,身心障礙者不是某一群人的專有名詞,你我與家人都可能因為變老、或是意外而造成功能或身心損傷,而需要輔具協助或環境支持。比方說,有的人眼睛不太好,需要看大一點的字,或是要用語音播報資訊;有的人聽力不太好,需要用文字或圖像來輔助了解;有的人行動不太方便,需要使用行動輔具與搭乘電梯。

滕西華強調,「無障礙」是一個城市進步的象徵,我們應努力讓社會上不論老少或性別,出門走路、搭車去上學、工作、休閒時,不會因為身心差異,而阻礙了參與任何活動的權利。

台灣身心障礙兒童權利促進會致力推動「共融」遊戲場,理事長周淑菁表示,「共融」是很重要的概念,就是讓障礙兒童「能進得去、且一起玩」,而不只是在旁邊觀賞。所以,遊具設施的尺寸,要顧及不同障礙的兒童,甚至周邊的環境,也要考慮到無障礙。比方說,設置無障礙的廁所、不同高度的洗手台;沙坑區要設立讓輪椅者也可靠近的沙桌、沖洗區採用撥桿式的水龍頭,讓孩童開關時不費力。

周淑菁認為,從遊戲場營造無障礙、平等使用的空間,是「友善城市」的起點,因為遊戲比較沒有負擔,孩童與家人在遊玩的互動中自然產生互助;同樣地,也可由「玩」的角度出發,讓孩童從繪本或遊戲書中,自然認識多元的障礙者與環境,協助建立「同理心」。

教孩子「接納不一樣」

育有兩子的歐巴桑聯盟成員高芸婷,七歲的小兒子因免疫性血小板低下併顱內出血,出生四十二天時成為「腦性麻痺」患者,左腦損傷導致身體右邊偏癱,且口語表達能力較弱,多以表情顯示他的喜怒,「共學團的小孩一開始常常會問他怎麼了?在生氣嗎?這些詢問純粹好奇,沒有價值評斷,這時我就扮演翻譯的角色,告訴其他孩子他表達什麼,漸漸就不會覺得他很奇怪」。

其實,就連他的大兒子,一開始也不理解弟弟,只覺得怎麼老是講不聽。她覺得,過去孩子接觸的書籍或玩具,確實缺乏「障礙者」這樣的元素,隨著去年開始有輪椅款的樂高玩具,若能再透過童書成為孩子認識障礙者的介面,自然知道社會上有不同的人、不同的需求。

高芸婷說,由於幼年時就積極復健,小兒子現在能自己行走、甚至玩滑板車。她回憶小兒子第一次接觸滑板車,如同拉行李箱般「拉著走」三個月,漸漸嘗試「站上去」由她拉著走,某次在休息站的緩坡道成功嘗試自己滑動後,甚至還能追求速度感,「現在出門已不需要帶推車,而是用滑板車做為代步工具,這件事讓孩子充滿自信」。但她強調,唯有道路等基礎設施能做好「無障礙」,障礙者才可能自行進出,而不會永遠需要靠別人幫忙。

「寓教於樂」愛的進行式

滕西華表示,《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提倡尊重差異、支持與接納、平等參與社會,不刻意標籤化障礙者的「異樣」,就沒有人會被排擠、被討厭,這樣的生活環境是幸福的;當周遭環境的設計更加友善,當馬路騎樓更平整,斜坡、電梯、低地板公車、無障礙廁所等無障礙設施能普遍廣設,不僅幫助障礙者正常參與社會活動,也能讓我們的城市更加安全宜居。

《公雞不見了》繪本以及《無障礙城市大探索遊戲書》,是市面上少見將障礙者角色與需求融入其中的童書,身心障礙聯盟鼓勵家長和孩子一同閱讀。曾有家長回饋,讀小學的孩子,在捷運站看到「視障優先椅」標誌,會興奮地指著圖說:「我認得這個圖,裡面有白手杖,是提供給視障者坐的。」認識他們,就是踏出友善的第一步,讓「愛」成為進行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