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防制空汙 做不到就下台
2019/3/7 | 作者:
  這些年,台灣城市居民普遍警覺空氣品質變差,落塵變多,打掃陽台會洗出一地黑水;晨運者用手機查看空品報告,瞧見紅色只能閉門不出。政府制定空氣汙染防制法已實施逾四十年,今年三月《天下》雜誌刊出調查報導,追蹤全台三百二十六根列管煙囪的排放物質量,發現台灣天空藏著用假數據美化空品的祕密。也就是說環保署公布的排汙數據,和人們感官體驗的空品有差距,監測數據摻假,空汙仍在。

《天下》製作群利用二○一七年一月至二○一八年九月,近三千萬筆監測資料做大數據分析,發現在十八點二萬空汙超標數據中,有十三點六萬筆被註記無效,等於每三筆就有兩筆被無效。理由不是意外停機、監測故障、校正,就是維修設備,致數據無效不必裁罰。《天下》記者採訪後,再揭發台中、新竹等垃圾焚化爐、台塑旗下多家公司、若干民營電廠的煙囪監測紀錄,被註記無效次數最多,上了排行榜前十名。

而眾所矚目的台電直營大電廠,卻未進入監測資料超標「被無效」的排行榜。原來公營電廠的排放標準訂得特別低,以協和電廠為例,台塑電廠六十分及格,協和考十分就過關。又譬如台中火電廠,環保署和地方政府的排放標準竟高低有別,環保署公布低標,所以也不在黑名單內。

《天下》還歸納出油、電、石化、鋼鐵、垃圾焚化爐等大廠,造假數據的六種手法:外掛軟體造假、調整參數造假、繞管偷排、讓數據消失、假裝故障或維修、聲稱暫停營運。甚至有工廠的廠長口袋中就藏著遙控器,可切換監測設備的參數,將空汙數據打三折;等環保局人員稽查時,又切換回正常模式。

《天下》的調查報導,讓人們看見官僚系統與業界仍在魔道互較高下,而沆瀣一氣的現實竟每況愈下。回顧一九七○年代實施空汙防制法後,一九八○年代草根環保運動曾結合黨外政治活動,向政府施壓,強化執行力,推動企業投資防汙設備,並裁罰新竹化工、李長榮化工新竹廠停工。

煉煤焦的新竹化工與眷村僅隔一條街,粉塵、煙霾燻得四鄰不敢開門窗。村民得肺癌、氣喘喪命者比例高,村長四處陳情。同一時段,相距不遠的李長榮化工新竹廠也因排放臭氣,遭社區居民抗議;媒體記者與清大教授合作,把在辦公室戴防毒面具的照片登上版面。加上百餘位新竹地區學者、專家連署陳情信,促使行政、司法雙管齊下,兩廠後來均關廠結束營業,是台灣環保運動的著名案例。

當年政府尚能面對現實,正心誠意回應民意。台電也相信科學論證,發展核能為基載電力,減少油、煤電廠等大型汙染源。民間企業如台塑創辦人王永慶於一九八六年受訪時,曾自信地說,防治工業汙染,只要政府嚴訂標準,排出時間表,天下沒有做不到的事。對做不到的企業,政府就給壓力,再做不到的工廠就應該關門。

相較於今日,核能和平用途的科學議題,變成政黨廢核意識形態的聖諭;公營台電竟成空汙大戶,還訂出比民營電廠寬鬆的汙染監測標準;三分之二排汙超標數據,原可用於檢討涉事工廠、焚化爐的管理成效,竟只要註記事由即免責。政府所為不是像王永慶說的那樣施壓企業改善汙染,反而像睜著眼放水。處此情勢,民意該施壓政府,政府更應善用民意,積極行動,防制空汙,做不到就下台,空品或許有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