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花集.紅樓夢】烜赫的家世──從《紅樓夢》過年談起(下)
2019/2/12 | 作者:文/朱嘉雯
  文/朱嘉雯

然而,到了弘治十四年,蒙古韃靼小王子率火篩諸部大舉侵擾邊境,當時國庫諸多款項曾被挪用為軍費,是故出現光祿寺拖欠民間銀項3萬多兩的情況,由此我們可以清楚看出光祿寺實乃核銷用錢的單位。

而事實上,光祿寺的上級單位正是禮部,因此《紅樓夢》中賈蓉原本是到禮部關領皇上的賞銀,之後才發現已改到其轄下單位來分發。

至於光祿寺這個官署執掌皇室內務,舉凡:出納、收支、祭祀禮儀等工作項目,到了清代已另設「內務府」來管理,其經費來源改隸戶部,每年至少撥銀60萬兩作為皇室的開支。

光祿寺至此成了外廷職司,雖然也是管理祭祀食品等,然而皇室內庫開支等事務的管理單位已由內務府取代。

曹雪芹的祖父曹寅自17歲起便進入內務府,於鑾儀衛六班管理皇家典儀,並擔任康熙皇帝的貼身侍衛。他一生深得康熙的信任。曹寅的父親曹璽擔任江寧織造長達21年,曹璽過世之後6年,康熙任曹寅為蘇州織造,三年後移任江寧織造,此後又命曹寅與李煦輪管兩淮鹽務,同時期康熙四度南巡皆入住曹家,可知康熙將曹寅視為自家人,而曹寅歷任的織造處便是隸屬於內務府。

曹雪芹沿用明代光祿寺之名,實際上指的是清代的內務府,因此在小說中透過賈蓉之口說道:「光祿寺的官兒們都說問父親好,多日不見,都著實想念。」賈珍也似乎與光祿寺的官員們都相熟,因此見他諧謔地笑道:「他們那裡是想我。這又到了年下了,不是想我的東西,就是想我的戲酒了!」

光祿寺官員親暱的態度,正是影射曹家隸屬內務府的事實,我們看賈珍一面說,一面瞧那黃布口袋,上面印著「皇恩永錫」四個大字,那正是曹家曾經聲勢如日中天,眷寵隆盛的明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