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閃文集】 美國駕照
  2020/1/21 | 作者:文/林一平 | 點閱次數:1481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林一平

我1995年離開美國,返台工作,仍然保留美國的駕駛執照。話說我於2001年改換加州駕照。加州規定,每隔五年要換照。第一次可由網路進行,第二次則需親自到加州的DMV報到。我猜,前五年的換照是要確定您還活著,第十年不但要確認您還活著,同時要求您的健康狀況仍足以擔當開車的重任。

妻子櫻芳和我同年拿到加州駕照,她於2011年7月親自到加州DMV換照。根據她的說法,換照過程輕鬆,只需填一張表格,做了簡單的眼力測試,繳完手續費,就完成了,相當便民。

我於2011年10月拜訪南加大的郭宗杰教授,決定順便換照。不幸的是,臨行前重感冒,搭飛機後更形惡化。一下飛機,隔天清晨還搞不清楚東南西北,由太太的妹妹玫芳開車載到DMV報到。

到達DMV窗口,送入表格。窗口職員態度和藹可親,要我先繳31美元。繳完錢後,眼力測試也順利過關。該職員忽然問我,為何沒填表格的第二頁。表格的第二頁和駕駛執照無關,而是選舉的問卷。例如要你填寫你的政黨屬性是共和黨或民主黨,願不願意將住家提供為投票場所等等。

我並無美國投票權,自然就空白了。於是我回答:「I don't vote.」窗口職員忽然變臉,瞪著我說:「You don't vote ?」接下來惡狠狠在我的表格蓋了一個章,說:「Written test !」我當場傻眼,哀號道,其他人只要眼力測試,為何我得筆試?該職員不顧我的抗議,冷冷地說:「Window 4 for photo, room 7 for written test !」就不再理會我。

我如喪家之犬般地晃到四號窗口照相。照相的小姐要我「cheer up」,因為我的表情太哀怨,實在不宜當作駕駛執照的相片。但連拍三張後都沒成功,照相的小姐也只好投降。

玫芳聽說我要筆試,急忙幫我找來一本加州駕駛規則手冊,讓我臨時抱抱佛腳。我垂頭喪氣地硬啃這本手冊,經過快一小時,還讀不到一半。此時覺得感冒益形嚴重,眼冒金星,鼻涕與眼淚齊流,實在讀不下去啦,於是決定直接去筆試碰運氣。

走到考場房間前,見到一位墨西哥裔朋友惶惶然地步出,一路喃喃自語:「錯了八題,過不了關,不知如何是好。」原來筆試共有三十三道試題,只准錯六題。我暗忖道:「運氣再壞,也不至於猜錯七題。」於是打起精神,昂首至領考卷的窗口拿考卷,找個座位,答起題來。

填完試卷,檢查過一遍,不到十分鐘,已是頭暈耳鳴,氣喘吁吁。交卷後,考官隔著窗口,當場批閱考卷。在我患得患失之際,考官頭伸出窗口說「pass」,總算鬆一口氣。考官很好心,要告訴我錯哪幾題,我只想早點脫離這場惡夢,沒好氣地說:「不必啦。」直奔最後一個窗口,領了臨時駕照,總算完成我的「DMV歷險記」。

步出DMV後,玫芳才告訴我,換照的筆試只能錯三題,第一次考駕照的人才允許錯六題。她不敢先告訴我,怕動搖我的軍心。聽完她的解釋,我嚇出一身冷汗。如果我事先知道只能錯三題,大概就放棄考試了。真是「饅頭落地狗造化」,讓我撈到一張駕照。據櫻芳的說法,她認識的朋友中從未有十年換照要筆試的。果真如此,山姆叔叔對我也未免太差別待遇啦。
  相關新聞
【時光重逢】 山中菜園  
【日常速寫】 三人的情人節  
【詩】 凝視  
【珍惜.相遇】 救贖和感恩  
【分享時刻】 和自己下棋  
【詩】 故鄉  
【此心安處】 合唱.吾鄉  
【大蘋果.小世界】 世界節慶之都  
小腳老祖母  
【四時歡喜】 天街小雨潤如酥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