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縱橫古今
  【學堂鐘聲】 做一場白骨眠夢
  2020/1/20 | 作者:文/高培耘 | 點閱次數:724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高培耘

真的是翻、山、越、嶺。

早上從熱鬧的東京車站出發,搭乘新幹線,再轉乘特急電車,最後坐上巴士往深山裡顛簸而去,搖啊搖的,搖到身邊的人愈來愈少了,搖到時間都走進黃昏了,巴士才終於停靠。我和旅伴扛著已經不怎麼青春的老骨頭,拎著風塵僕僕的行李,歪斜走下台階,旅店的接泊小巴早已準時等待著,而映入我們眼簾的正是期待好久的標誌:白骨溫泉。

或許白骨溫泉實在是遠了些,也或許是我們安排的時間是非假日,因此出沒在溫泉區的人並不多,放眼望去,高峻的山勢與層疊的密林,在冷風的吹拂中,似乎透露著一些神祕的氛圍。

天色漸漸暗了,從窗邊望去,幾株高聳的針葉林木斜入窗景,像沉默的護衛,守護著這間已經有三百年歷史的古老旅店。

再往遠處看去,崇山峻嶺交疊成世界的邊緣,而我們正被詭譎的白骨想像環抱。

白骨溫泉盛產白骨嗎?翻開旅遊書才知道,其實,白骨溫泉並不是泡湯泡到一半,忽然發現池底散落著殘缺的白骨,或是泡完湯後就變成《西遊記》裡法術高強的白骨精。比較科學的說法是樹枝掉進溫泉池,被石灰質浸泡後,變成了白色人骨的形狀;或是石灰質沉澱在池底,漸漸結晶成像人骨一樣的紋路,所以才有「白骨」之名。

夜晚,在稍稍的寒意中,我們滑進了旅店裡安靜的溫泉池,暢意地或坐或躺,讓暖暖的湯水蓋住疲憊的身軀。

也許是太舒服了,沒多久,朦朧的月光和氤氳的水氣,竟交織成時光簾幕,彷彿輕輕掀開一角,就能窺見日本當年最傾慕的唐代風華。

我掬起透淨的池水,想起白居易的〈長恨歌〉:「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春寒時,唐明皇賜予楊貴妃到華清池沐浴,溫泉溫潤滑爽,洗濯那柔嫩細膩的身軀。當侍女輕輕將她扶起時,是那樣的嬌軟無力,這正是她生平第一次得到皇帝寵愛的時候。若不是有唐明皇的愛寵,楊貴妃怎能擁有顛覆大唐盛世的法術呢?

我抬起頭,遙望被月光晒亮的山稜輪廓,想起李白的〈靜夜思〉:「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山月,低頭思故鄉。」(註)看著床前皎潔的月光,就像地上鋪了一層白霜;抬頭便能看見群山的輪廓和明月,低下頭想念著我的故鄉。正是月光晴朗,才能將白日裡看見的遠方,清楚地剪裁在黑夜中,絕不是後人臆改的「舉頭望明月」所能比擬。

夜深了,我起身穿上浴衣,沿著長長的迴廊,走向今晚的憩所。途經開啟的紙窗前,一陣涼風吹過,秋夜的沁涼爬上我微溼的髮梢和裸露的雙臂,我想起杜甫的〈月夜〉:「香霧雲鬚溼,清輝玉臂寒。何時倚虛幌,雙照淚痕乾。」妻子如烏雲般的鬢髮被香霧沾溼了,白玉似的臂膀被清冷的月光照著而感到涼意。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和她可以一起倚在窗前,讓月光把我們倆的淚痕晒乾。在安史之亂的兵荒馬亂中,也許只有經歷生離死別,才能想起最簡單的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幸福吧。

黑甜的睡意已經襲來,在月光的陪伴中,我緩緩走進唐朝與日本凝結的國境,做一場白骨眠夢。

註:此為《全唐詩》收錄版本,現今通行版本見蘅塘退士所編《唐詩三百首》。
  相關新聞
【時光走廊】 世界文明系列:德國(8-2)1919短暫的蘇維埃革命  
【趣味測驗】貓咪張嘴無喵聲  
【禪門語彙】凡情路  
【傻畫傻話】問花笑誰 夜未眠  
【繽紛人間──林宗賢個展】追尋.九荷瓶  
【我的青春我的歌】 青春歌最終章  
【春秋雜論】儒詐  
【風尚力】 Keith Richards基思.理查茲  
【熟能生巧】 神箭手與賣油翁  
【呂豐雅.麥翠影雙個展】 回春.黃番茄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