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生命書寫
  尋根與和解
  2020/1/19 | 作者:文/清美 | 點閱次數:592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清美

記憶中二舅的形貌是停留在他形骨消瘦背駝的老年時期,神似年老時的外公。早期二舅在中部家鄉從事五金製造,成品是門與門框連結的「後鈕」。小時候每天跟著媽媽到外婆家,他們整天忙著手動操作機器,整理搬運五金零件,嘈雜有規律的機器聲叩叩作響,迴盪在遠離熱鬧商業市街的街尾巷道裡。

上小學後就少回外婆家了,之後二舅舉家倉促遷居北部。聽媽媽說當時二舅受朋友牽連財務發生困難,只得北上謀生。外公往生後,二舅自此沒回家鄉,往後都由表兄姊代替年邁父母回鄉探望親人。再次互動是我北上就讀大學,媽媽常提醒我假日有空要去問候二舅。在還沒有捷運的年代,我搭公車從校區所在的城南繞到市中心,轉搭公車再長途繞行才到相隔遙遠的新莊。

下公車後走進二舅家小巷,又聽到兒時熟悉的叩叩叩五金機械運轉聲,許久不見的二舅更加蒼老了,這北遷的家是二舅的王國,他用他的堅強守護著它。鬢髮已白的二舅媽在狹小廚房和飯廳忙進忙出,招呼我多吃點飯菜,表兄姊和小姪子姪女穿梭其間自在聊天,好似回到兒時外婆家熱絡的場景。

每次離開二舅家出巷口搭公車,至少有一位表哥陪我候車,臨別前也總是塞個幾千塊給我,叮嚀我要買點營養的來吃,才有力氣讀書。離鄉在外的我,聽到二舅、舅媽濃重的海口鄉音,看到許久不見的表兄姊,總讓在回程公車上的我遙望窗外街景視線模糊,傷感、慚愧不已。表兄姊學歷不高,卻常誇讚我書讀得好,不像他們一輩子做「黑手」的命。但自忖在為人處世,體貼待人上,我遠遠不及真性情的他們啊!

二舅家不常見到的是大表哥,二舅威嚴個性急,大表哥也是急性子,父子兩人意見不合。大表哥讀書升學順利,大學畢業後輾轉在建築業發展,工作事業穩定,獨立成家後生活幸福。身材高瘦斯文的他,見識廣、頭腦條理清晰。但在壯年時,驚傳身體出狀況罹患癌症。之後,在家族聚會中,倒是較常看到他的身影了。

數年後,二舅往生了,葉落沒有選擇歸根。二舅告別式當天我看到身為長子的大表哥帶領眾弟妹靜默回禮,往郊區墓園朔風野大,拄著手杖遙望遠方的他,更顯憔悴清瘦。此時,他和表嫂離婚的耳語在家族台面下喧騰傳揚,親族想關心卻力不從心,不知如何協助。而他始終淡定,表現出沒什麼放不下的豪情氣概。

「有誰認得爺爺老家,可以陪我回去看看嗎?」一次大表哥回鄉,吆喝大家去鄉下外公老家探望親戚。一夥人在三舅領路下,開車往俗稱「火燒庄」隔壁鄉。三舅說外公兄弟親族眾多,大多務農,外公經媒妁之言,入贅到鎮上外婆家。

外公老家是三合院紅磚黑瓦大宅院,中間是寬廣平整晒穀場,有位長輩從屋內走出來,望見我們愣了一下,看到三舅才急忙上前招呼,大伙進廳堂內喝茶話家常。返回鎮上之前,長輩囑咐我們常回來走動,不然等老一輩都走了,就更加生疏,這血緣之親就會被淡忘啊!

十餘年後,大表哥在中年時安詳往生。近來我常尋思大表哥自罹癌後,他生命的重心是什麼?支撐他努力抗癌的勇氣是什麼?應該是他自己放慢生活步調,用心和生命對話吧。在內心溯源尋根,繼而和自己和解,追尋和家人誤解的根源,繼而接納人生中所有的圓滿與不圓滿,讓此生性靈成長茁壯,生命更昇華豐富。
  相關新聞
母親!等您入夢來  
【生死自在】從長命百歲到無量壽(九)  
樂觀面對人生  
【生命書寫】 蟬蛻  
八重、八重、八重  
【生死自在】從長命百歲到無量壽(八)  
青銀兩代的和諧  
街友與狗  
【生命畫語】徵稿  
善根.福德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