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生命書寫
  自淨方能淨彼
  2019/11/3 | 作者:文/依空法師 | 點閱次數:2764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影片來源:Youtube/佛光山人間大學-台北分校/2019諸事吉祥 7/27依空法師/影音編輯 張睿杰

文/依空法師

東坡對於佛教思想的深刻體悟,貶謫黃州是個關鍵期。元豐二年,蘇軾因為「烏台詩案」被下京獄,度過三個多月驚恐的生活,他在寫給弟弟子由的絕命詩序中說:「予以事繫御史台獄,獄吏稍見侵,自度不能堪,死獄中,不得一別子由,故作二詩授獄卒梁成,以遺子由。」他自忖將死獄中,因此寄兩首絕命詩給子由:

聖主如天萬物春,小臣愚暗自亡身。

百年未滿先償債,十口無歸更累人。

是處青山可埋骨,他時夜雨獨傷神。

與君世世為兄弟,又結來生未了因。

柏台霜氣夜淒淒,風動琅璫月向低。

夢繞雲山心似鹿,魂驚湯火命如雞。

眼中犀角真吾子,身後牛衣愧老妻。

百歲神游定何處,桐鄉知葬浙江西。


圖/unsplash

抓一太守,如捉雞犬,詩意淒楚哀怨,令人不忍卒讀。旋被貶至黃州任團練副使本州安置,形同軟禁。元豐三年二月到達貶所黃州,一住便是五年。經過這一生死轉折,蘇軾早年與佛教接觸的因緣種子沛然而發,讓他對生命有了嶄新且深刻的體悟,他在〈黃州安國寺記〉中宣告自己「歸誠佛僧」的心路歷程:「至黃,舍館粗定,衣食稍給,閉門卻掃,收召魂魄,退伏思念,求所以自新之方,反觀從來舉意動作,皆不中道,非獨今之所以得罪者也。……道不足以御氣,性不足以勝習。不鋤其本,而耘其末,今雖改之,後必復作。盍歸誠佛僧,求一洗之?得城南精舍曰安國寺,有茂林修竹,陂池亭榭。間一二日輒往,焚香默坐,深自省察,則物我相忘,身心皆空,求罪垢所從生而不可得。一念清淨,染汙自落,表裡翛然,無所附麗。私竊樂之。旦往而暮還者,五年於此矣。」

蘇軾觀照自己往昔過於直心,心直口快,不知謹言慎行,自陷於薪火交熾的險境而不自覺。如果不能痛下決心,去除染習,清淨本心,必然時時隨境而轉,無有停息。如何降伏此心?蘇軾認為「道不足御氣」,只有皈誠佛門,依佛法中道而行,才能使無始以來的習染自落,身心皆空,罪垢蠲除。


圖/unsplash

關於去除心垢,蘇軾在〈安國寺浴〉詩如此描述:

老來百事懶,身垢猶念浴。

衰髮不到耳,尚煩月一沐。

山城足薪炭,煙霧蒙湯谷。

塵垢能幾何?翛然脫羈梏,

披衣坐小閣,散髮臨修竹。

心困萬緣空,身安一床足。

豈惟忘淨穢,兼以洗榮辱。

默歸毋多談,此理觀要熟。

借著到安國寺的每月一沐,既洗去色身的垢穢,更蕩滌人生境遇的榮辱、心念的塵染,這是一場身心俱脫落的澡雪沐浴。元豐七年十二月,東坡沐浴於泗州雍熙塔下,曾作了兩闕〈如夢令〉詞:

水垢何曾相受,細看兩俱無有。寄語揩背人,盡日勞君揮肘。

輕手,輕手。居士本來無垢。

自淨方能淨彼,我自汗流呀氣。寄語澡浴人,且共肉身遊戲。

但洗,但洗。俯為人間一切。


圖/unsplash

佛教將煩惱譬喻為垢染,「水垢」句,語義雙關,洗去身上的汙垢,也淨除心性的塵勞。《大乘義章》卷五云:「染汙淨心,說以為垢。」《無量壽經》濯垢汙,顯明清白。」「猶如淨水,洗除塵勞諸垢染。」在斷除煩惱無明、明心淨性的過程中,必須先建有見如須彌山,再立空見如芥子許。因此,首先有能淨之水、所淨之垢;進而覺照一切諸法性空,水垢本無,能所俱泯,不為色相所欺。《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所云:「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又如《六祖壇經》:「何期自性本自清淨。」《維摩詰經》:「八解之浴池,定水湛然滿。布以七淨華,浴此無垢人。」水垢本無自性,既無身垢,何須以水淨之?


圖/unsplash

既然居士自性清淨,本來無垢,這一場沐浴不過是澡浴人和揩背人暫時聚會,緣生則聚,緣滅則散,彼此只是善盡本分事,不必刻意有所造作,一個輕手揮肘,一個但洗遊戲。人間一切事何嘗不可作如是觀,能入能出,不慍不火,不必太過執著。從日常生活的沐浴,蘇軾經由佛法的理解,從洗身、淨性、明心,體悟出諸法性空、本無差別的甚深智慧。蘇轍《東坡先生墓誌銘》說其兄:「既而謫居於黃,杜門深居,馳騁翰墨,其文一變,如川之方至,而轍瞠然不能及矣!後讀釋氏書,深悟實相,參之孔老,博辯無礙,浩然不見其涯也。」東坡謫居黃州因禍得福,閉門修身,潛心於法海,反而向上一著,別有悟境。

──摘自《不只中國文學家》
  相關新聞
爸爸我回來看您了  
老士官長的音樂邂逅  
【生命畫語】城市松鼠  
【生死自在】 「生命」與「生死」疑難FAQ(十二)  
【生命書寫】徵稿  
【恩賜勤學 日燃光芒】馬悅然之妻的一封信  
【生死自在】「生命」與「生死」疑難FAQ(十一)  
生死,呼吸之間  
外婆的澎湖灣  
【生命畫語】徵稿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