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生命書寫
  病者 眾生良藥
  2019/10/6 | 作者:文/呂慧齡 | 點閱次數:714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呂慧齡

過去,我們相互依偎,形影不離。曾幾何時,同體共生的關係,竟然扭曲變調,無預警突發病痛接踵而至,若非身歷其境,實在無法體會其苦。

發病初期,我總覺得全身似無形魍魎魑魅群鬥,四處竄動造成肌肉撕裂刺痛。大小關節如長釘鑽鑿,喉嚨如鐵蛇纏繞乾嘔,食道如餓鬼針咽難嚥,眼睛灼澀如鐵鷹啖食,腮幫子紅腫像甩巴掌,晨間僵硬猶如木乃伊,五臟六腑緊縮痙攣像要脫離軀殼。如此症狀反覆來去,卻驗無傷痕。

你像狐仙附身捉弄我,不聲不響捏我一把,咬我一口;外觀無太大變異,體力卻如雪消融,疲憊不堪,被錯怪為懶惰鬼……,無止盡的夢魘,令人惴惴不安。你魔高一丈,明明我感受疼痛,卻沒留下端倪。

如人球般,我在醫院各科診間滾動流轉,甚至被誤認是佯裝無病呻吟,轉介精神科診療。漸漸的,我失去判斷能力,以為靈異聊齋故事看太多了,分不清是現實,還是臆測。

歷經三年大痛交錯、小痛相間的折騰,終於在鍥而不捨的追蹤檢查中,你在醫院的「風溼免疫科」原形畢露。原來你是「體內免疫系統的正常抗體」,已被醫師更名「自體免疫抗體」。

「它像一場身體的內戰」免疫學的教授解釋,「正常情況下,免疫系統是身體的防衛軍,偵測到細菌、病毒等外來物質入侵,會產生抗體,攻打病菌;當免疫系統失調,這支防衛軍反過頭來攻擊自己。一旦罹患這類疾病,多數完全無法治癒,只能終身服用免疫調節劑控制。」

簡單說,就是你在不明原因狀況下,認友為敵,弄巧成拙,錯打自己人,造成不正常的過度發炎反應或是器官組織傷害,讓我墜落地獄受無期的苦刑。

一紙永久有效的重大傷病證明,不得不接受你我錯亂難解的關係。應當提起正念「生理不認識自己,不能讓心理也不認識自己」,從此不再渾噩懵懂度日。

學佛前以孟子:「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自我鼓勵,熬過病發的痛苦。

聽聞佛法後,「五根緣五塵生五識,緣五觸生苦受,但不生憂愁悲憤、瞋恚惱怨之心,此時唯有身受,而不生心受」,學習不被身苦繫縛,體會心不苦的超越解脫。

漸漸地,我不再長吁短嘆,我不再抱怨你了。因為,感受你亦友亦敵,亦敵亦友。歷經棒喝警惕的病苦,讓我有機會放慢腳步,重新認識生命的價值;讓我學會謙卑,懇求諸佛菩薩護佑;親身體驗過如同地獄酷刑的重業輕報,讓我摒除疑惑,深切信持《地藏菩薩本願經》。

當我不再抗拒、不再視自體免疫疾病如仇敵時,竟能任由發病時如惡浪的拍打,靜待退潮。我一改慳吝宿習,知福惜福,善用餘命布施行善,植眾德本,也為求診無路的病友指點迷津,耐心傾聽投訴無門、別人無法相信的苦楚。

頓時明白,先德云:「病者,眾生之良藥。」病苦垂死的逼切,何嘗不是悔悟的契機,精進求道的助緣!
  相關新聞
草木叢林盡放光  
超越生命  
【生命畫語】歡喜心  
【生死自在】「生命」與「生死」疑難FAQ(八)  
【生命畫語】徵稿  
自淨方能淨彼  
草木亦有情  
植存母親  
【生死自在】 「生命」與「生死」疑難FAQ(七)  
【生命故事】徵稿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