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家庭電影院
  【紀錄片】 《雪地之光》 一段愛與分享的回家之路
  2019/9/28 | 作者:文/楊豫馨 | 點閱次數:635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楊豫馨

分離12年,他們和家人逐日找回模糊的相處記憶,也一塊一塊地共同填補親情缺角,圓滿了人類情感中那最基本也最溫暖無私的心理需求!於是我們看到,孩子們在三個月相處期滿再度離家時,依依不捨的目光中帶著因愛而生出的自信和勇敢,還有成熟。

如果,這是一趟校外教學,內容似乎挺吸引人的:帶著攝影機和太陽能電池、為期三個月、飽覽高山美景……但,這部紀錄片呈現的是三名尼泊爾「雪地之光」教育學校(Snowland Ranag Light of Education School)畢業生的返鄉之旅──在他們已整整離家十二年之後。

走回記憶中的家

澤琳、吉旺、尼馬,都是來自喜馬拉雅山區的孩童,在四五歲年紀就被父母送到加德滿都的寄宿學校「雪地之光」,以校為家,以師為親,自幼童成長茁壯為青年。他們是幸運的!因為許多偏遠山區家庭非常貧窮,無力提供孩子受教的機會,何況能到首都免費學習;但是否也是一種不幸?稚嫩身心時期就被迫離開家庭,缺乏父母的照顧和親情的澆灌,內心好像總存在一些問號,覺得被拋棄被遺忘了,與原生家庭的鏈結似斷未斷。

根據統計,尼泊爾目前有一百二十萬兒童失學,只有百分之四十七的女孩接受教育,並有三分之一的農村家庭屬於赤貧狀況。「雪地之光」學校於西元二○○二年由祖古仁欽仁波切創辦,專門收容貧困、單親兒童或是孤兒。祖古仁欽仁波切認為,能幫助這些孩童最好的方法,就是給他們受教育的機會,讓孩子能有更多的選擇,才有機會改善生活。學校亦會為畢業生安排三個月的回鄉旅行,除了讓他們體驗自己村莊的傳統和文化,也希望已長大懂事的孩子能理解當年家長的苦心,化解心結。畢業生的回鄉之旅,不論從實質地理條件及對當事人的身心來說,都是最危險、最具挑戰性的旅程。

兩位英國導演扎拉巴爾弗爾(Zara Balfour)和馬庫斯斯蒂芬森(Marcus Stephenson)陪同孩子們返家,實際拍攝他們花費多日,靠雙腳一步步走回記憶中的家的過程,扎拉巴爾弗爾表示:「當我們得知這裡的學生十多年來都無法和深山裡的家人見面,感到既震驚又心疼,因此想記錄他們與眾不同的旅程……一路上我們真實感受到跋山涉水的艱辛和他們對家人的思念,使我們深受啟發,更知足且珍惜自己的生活,也希望能透過這部紀錄片把這份感動傳遞給觀眾。」

不同的人生視野

男孩尼馬,來自於喜馬拉雅西北部的山村,是地球上最偏遠、居住地最高的村莊。母親生下他後兩天就去世了,四歲時父親帶著他來到「雪地之光」,吩咐他去操場玩耍就逕自離開,沒有一聲告別或叮嚀;長大後的尼馬雖難掩失落,但心中仍充滿對父親的愛,在遭受冰雪夾擊十五天的翻山越嶺路途上,仔細保護好為父親購買的新鞋……。

女孩澤琳離校時對著鏡頭說,一見到媽媽就要給她一個大擁抱,但相聚時只互相行了碰頭禮,空氣中似乎就瀰漫著尷尬……。另一位男孩吉旺,陪矮小母親撿拾乾柴,驚訝發現母親能彎腰駝背地背著那大把柴木走路返家,但自己居然完全拿不動……。分離十二年,他們和家人逐日找回模糊的相處記憶,也一塊一塊地共同填補親情缺角,圓滿了人類情感中那最基本也最溫暖無私的心理需求!於是我們看到,孩子們在三個月相處期滿再度離家時,依依不捨的目光中帶著因愛而生出的自信和勇敢,還有成熟。

《雪地之光》這部紀錄片已獲得倫敦獨立電影節、加拿大維多利亞電影節等影展最佳紀錄片大獎,頗獲好評。世界屋脊的壯闊山景與真誠流露的情感都為影像語言帶來撼動人心的力量,而探討親情和教育之間的兩難抉擇,以及肯定教育翻轉人生、呈顯令人鼓舞的真實案例,也為觀眾帶來不同的人生視野,發人深思。
  相關新聞
院線片 《新聞記者》 真相大白來臨時  
【影中人生】 出養孩童的背後  
【微電影粉絲】 逃離思想控制的牢籠  
【優質電視選 】 《魯蛇玩很大》  
【電影經典】 傲然孤絕 血染征袍  
【影中人生】 悠揚聲中的女權運動  
優質電視選 《幸福食光》  
【影中人生】 堅持工作不是用來拚命的《我要準時下班》  
【院線片】與自己的對決《雙子殺手》  
【微電影粉絲】為足球運動播下種子《逆轉奇蹟》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