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檀一雄的大正可樂餅
  2019/9/19 | 作者:文/易品沁 | 點閱次數:428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易品沁

為了一「睹」太宰治小說當中所述及的家鄉味「貝殼燉味噌蛋羹」,衝著臨行前意外發現的《文士料理入門》一書,意外發現高円寺有家兼賣古書與提供「文士料理」的書店──コクテイル。書名所指稱的「文士料理」,是擇取自日本文學經典裡述及的菜餚,諸如,幸田文於《台所帖》提到的「毛豆三吃」;以及森茉莉在《貧窮美食家》所提及鍾愛的「洋食」和拿手菜──法式香草煎蛋卷等。

《文士料理入門》一書即從文本當中述及的食物情節,予以料理還原,並且成為店內文士料理的菜單。當初我是因為「太宰治」專題,才打算開展的長期征途,令我感興趣的自然也就會是太宰治在《津輕》所述及最能襯托太宰家鄉「地道」津輕人的那種「掏心挖肺、傾其所有,不惜獻上性命……」,且僅在津輕吃得到的家鄉菜──「貝殼燉味噌蛋羹」。

然就在我前往《文士料理入門》的著者狩野俊さん在東京高円寺所經營的コクテイル途中,因為手持錯誤的コクテイル搬遷前舊地址,在深夜高円寺的巷弄裡迷蹤,經歷了過程實在有些離奇怪誕的迷路小插曲,拐入一家恍似自六、七十年代出走的嬉皮士經營的唱片行,而手持嬉皮士甫為我所標記──衍然與此地呈現一東一西的コクテイル所在方位,其間分明還橫跨十數條錯綜紛繁的小巷弄。從來就有地圖閱讀重度障礙的我,就手持這「有字天書」,不知究竟是怎麼走到那裡?

其後,短短三年之間,總共去了コクテイル不下五十次──也就是只要我人在東京幾乎必定每晚的自動回歸之處。狩野俊さん更是成為我東京最密切的友人之一。只不過,截至目前為止,我還是一直沒吃到太宰治的「貝殼燉味噌蛋羹」。

倒是吃過好幾次經由太宰治生前密友暨酒黨、同屬「無賴派」的作家檀一雄,改良自大正年間以魚肉、豆渣、豆腐為主材料,或以櫻花蝦和青蔥為配料,佐以黃芥末和醬汁由街巷小販以推車形式沿街叫賣的「庶民小吃」,再經由吾友狩野俊さん料理的「大正可樂餅」。

光是手邊從コクテイル攜回的,依據每日食材進貨而不同菜色,由狩野俊さん的夫人親手書於稿紙的當日菜單,其上書有大正コロッケ(檀一雄「檀流クッキング」ヨリ」)一ケ二五○円的菜單,我手上少說起碼就有五份。

想要順道一提,コクテイル的價位在高物價的東京,簡直是可遇、不可求!

只不過,大正可樂餅究竟是何等滋味畢竟從來都不是我所在意的事。恰恰就如同友人聖子さん對於我在東京最深刻、也最喜歡的食物竟然是漢堡而感到大大不可思議那樣!當時是如此,雖然後來已有些許變化,是和東京某神祕友人去過的義大利料理餐廳,一起吃過的Pizza。

如果哪天真把我在東京已吃過多到數不清的漢堡,純粹也只是因為我從來不會為了愛「吃」什麼刻意前去,路過剛好都是漢堡餐廳罷了,抑或陸續增加中的與神祕友人所吃過的Pizza製作成相片集錦必定相當可觀,乾脆更名為「東京洋食散策」也不奇怪的那種地步吧!

不過,在コクテイル周圍空間充斥老物件,又加上原本就是古民宅的老建物,置身其中還真會有種乘上時光機回到太宰治活躍的「昭和」時代的那種錯覺。還有,遠遠不止於此,就像真正使コクテイル富有魅力的正是來自狩野俊さん本人的;這裡聚集了「一群」與狩野俊さん同樣富於高度創造性、不拘於世俗主流價值的人們,以藝文各領域創作人占絕大多數。

這兒渾然有別於十足觀光氣息的上野,不似資本主義氛圍濃烈的銀座……我時常暱稱這裡是「Koenji kingdom」,因為這裡就像是一處美好且遺世獨立的utopia,且為高円寺所獨有。

就像雖然每天都嚷著「酒難喝死了!」但「實在又孤獨、又寂寞,沒有所謂從容」的太宰治,就在僅與高円寺四站之距,同樣位處中央線上的三鷹駅周邊的料理店,與友人們過著每日飲酒,無醉不歸的日子。

因為寫作實在是又寂寞、又痛苦、又徒勞,根本就是「薛斯弗斯」日復一日搬運巨石上山巔,巨石再滾落山下,「永劫輪迴」的行當。

感受太宰治當時,同樣在舉觥交錯之間,相似魂靈之間的相濡以沫;電力充得飽飽、心頭暖暖的,再回到各自獨立的「孤島」,繼續與「巨石」奮戰!
  相關新聞
【閃文集】 上野恩賜公園  
人間多情  
【光陰廚房】 芫荽  
【分享時刻 】 讓世界變得更好  
【詩 】 生日三寫  
【世界行旅】 Bonjour!法國  
如果老屋還在  
【尖峰時光】 鐵路  
【9-10月 主題徵文--詠月】 摘月  
【詩】第一個父親節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