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人間回眸】 航空郵簡
  2019/9/19 | 作者:文/黃耀星 | 點閱次數:235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黃耀星

我的閣樓有個大紙箱,裡面裝滿了從台灣寄來的航空郵簡。那些是我在美國當留學生的幾年中,我的父母、兄嫂、妹妹所寫給我的信件。後來,連開始上小學,才學會寫ㄅㄆㄇㄈ注音符號的兩個姪女,也加入了書寫的陣營。我一直珍藏著那些航空郵簡,因為那些是愛與關懷的凝結。在父母、兄、妹先後離開人世之後,那種感受更是格外深切。

說到航空郵簡,現在的年輕人大概聽都沒有聽過。然而,在一九七○和八○年代,它大概是所有留學生最為熟悉的東西之一了。到了現在,許多和我同個年代的留學生,一提起航空郵簡,都還是油然生起了那分溫馨和緬懷的情懷。

在那個年代,台灣的經濟還沒起飛,越洋電話非常昂貴,除非有緊急的事情,或是家境特別富裕的人們,才有可能使用越洋電話。就我個人而言,從踏出國門,一直到我就業後第一次返國,都未曾打過越洋電話。在那個沒有電腦網路和電子郵箱的年代,留學生與家人以及其他親友、同學的聯繫方式,幾乎都全靠書信往來。

通常我們寫信,會將寫好的信紙折疊好後,放進寫上收信人與寄信人姓名、地址的信封裡,黏上封口和貼上郵票,再投入郵筒裡。對於時常寫信的人而言,郵資也可能會累積成為一種負擔,因此,比較便宜的航空郵簡,就成了大多數人的選擇。

航空郵簡其實是郵局發售的一大張紙,上面有印好的郵票。買了這大張的郵簡,自己還得將它按相同的面積折疊為三等份,成了一封信的模樣。印有郵票的部分是正面,成了信封,是寫收信人與寄信人的姓名及地址的地方。除了這正面和背面之外,裡面還有等面積的四個部分可以寫信。有時寫的意猶未盡,連背面也寫了。這就有點像是把信也寫在標準郵件的信封背面一樣。

那時的留學生和親友們喜歡使用航空郵簡,除了比較便宜之外,也因為不需要另外準備信封和信紙。將折好的航空郵簡夾在書頁裡,在圖書館讀書讀倦了或是厭了,攤開航空郵簡,就可書寫自己的思念或是吐吐苦水。

我在美國讀書,無親無故,那種孤單、苦悶和思念親人與故鄉的情懷,我的父親是充分了解的,因為在十五、六歲就獨自到日本東京讀書的他,也經歷過那些煎熬。他對媽媽說:「一定要全心全力的在精神上支援兒子,做為他的後盾。」他決定每個星期要為我寫一封信,讓我知道家人、親友及故鄉的近況,並且為我打氣,不斷鼓勵,要我知道,我並不真正孤單。

受日本教育的他,是在台灣光復後,才開始學習說國語和書寫中文的,要他每個星期寫滿一大張郵簡,並非易事。他遊說媽媽和哥哥、嫂嫂及當時剛訂婚的妹妹也加入陣營。寫中文信,對媽媽而言,是格外的困難,因為她未曾正式學過中文和國語。然而,天下父母心,為了愛兒,即使有些詞不達意和會有一些錯別字,她還是毫不遲疑,跟父親一起寫信,一個星期一個星期的將航空郵簡,從台灣,越過太平洋,一封一封的寄到我的手上。一寫,就持續了好多年。

如今,父母、兄妹都不在這個世界了,每在展讀已經有些變黃和褪色的航空郵簡,看到他們的筆跡和當年台灣家中發生的種種事情,都讓我在感到無比的溫馨的同時,也不禁泫然起來。
  相關新聞
【閃文集】 上野恩賜公園  
人間多情  
【光陰廚房】 芫荽  
【分享時刻 】 讓世界變得更好  
【詩 】 生日三寫  
【世界行旅】 Bonjour!法國  
如果老屋還在  
【尖峰時光】 鐵路  
【9-10月 主題徵文--詠月】 摘月  
【詩】第一個父親節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