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縱橫古今
  【學堂鐘聲】 上海女人蘇青
  2019/8/19 | 作者:文/湯崇玲 | 點閱次數:161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湯崇玲

龍應台一篇〈啊,上海男人!〉讓人正視上海男人的好,賺錢養家做飯清潔打掃,樣樣包辦,甚至女人逛街,他們也在旁邊幫著拎大包小包。上海男人的好,其來有自,作為中國五大開埠的通商口岸以及租界,西化的風氣和職業婦女的興起當然是主要原因,不過,上海女人的調教,恐怕不容小覷,而其中蘇青的功勞不可謂不大。

蘇青(一九一四~一九八二),原名馮和儀,生於浙江寧波鄞縣,跟張愛玲一樣都不是上海人,但都因上海淪陷而得到成名的機會。蘇青創辦紅極一時的女性月刊《天地》,大談女性議題,而其自傳型小說《結婚十年》一共印了三十六版。儘管如今蘇青在文學史上的篇幅不大,但張愛玲卻說:「只有和蘇青相提並論,我是甘心情願的。」

為什麼淨寫些市井生活會贏得如此熱烈的回響?蘇青的「真」與「敢言」,讓她在一片男聲中格外突出。外婆、母親一生飽受男性之苦只能隱忍,自幼就愛說話的蘇青逮到了女性發聲的時代,不再走冰心賢妻良母路線,她走得激進,直接拆孔子的台:「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直書女性的欲望;她也拆丈夫的台,不學無術、虛張聲勢、貧窮、外遇、打老婆……無所不寫,更把自己離婚細節一一搬上文壇──早在四○年代,蘇青就利用書寫好好教訓了上海男人一番,讓他們知道上海女人不是好惹的,更讓上海男人知道,離婚之後,明天不會更好!

然而你若以為蘇青恨透了自己的前夫,那就錯了。當前夫後來因貪汙罪遭槍決時,是蘇青領著兒女去收屍。這就是蘇青,她不作完美的受害者,而是原汁原味的重現現實生活中你我皆有的奸惡與良善,遭受背叛、被惡待的妻子,有副得理不饒人的潑辣樣;而那個滿身缺點又不忠的丈夫,也有滿地爬老虎給女兒看、安撫太太想挽回婚姻的一面。

蘇青不虛偽,連自己對男性的欲望和貪小便宜的心態都不避諱,困窘中收到日偽政府上海市長陳公博別有用心的支票,她也一五一十寫出自己的掙扎。不過,蘇青並非天真爛漫,胡蘭成曾說:「蘇青為人作文,是世俗的,百無禁忌的。」的確,百無禁忌的文字背後有其商業考量,其《續結婚十年》寫愛國人士金錢第一的正義感令人發噱,但也不乏作者自我辯解的算計。不過,這就是上海女人蘇青,潑辣歸潑辣,手上的算盤必須打得精刮。

日本戰敗後,大後方的愛國人士們回到上海,被視為賣國文妓的蘇青罵名不斷,少有寫作機會,中共建國後好不容易進入劇團寫劇本,卻因與賈植芳通信受牽連入獄,文革時種種就更不要談了。年輕時敢說敢言的蘇青息交絕遊,過世時只有家人相伴。

人們稱蘇青晚景淒涼,但人做完該做的事、享完該享的福、吃完該吃的苦,就當走完該走的路,她這一生也夠豐富了,對於一個了然世事的上海女人而言,能夠不起漣漪安靜離開,不也省心?
  相關新聞
【學堂鐘聲】 別再復仇者聯盟了  
【寬鼎畫語】花木蘭  
【大江南北】 古時納涼處今為清幽境  
【品讀名著】 閒話鬧海  
【如是觀史】管鮑之交哥倆好  
【時光走廊】 日俄戰爭與中國的命運(8-5) 樸茨茅斯和約與列強合縱連橫  
【從世界美術名作談人生】 忠貞不二的信仰(4-1)  
【行走人間】 追尋韓愈足跡  
【文詞探究】三尺微命是什麼命?  
【禪門語彙】打之遶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