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異城的奮鬥】森林之國 ──盧森堡
  2019/8/16 | 作者:文╱羅智強 | 點閱次數:4015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羅智強

如果說這世上有一個國家是由森林構成的,盧森堡應當之無愧。它位於西歐內陸,比利時在其西北,有一片繁茂青鬱的森林,南部是丘陵地,與法國接壤,德國則在其東邊,整個地勢呈現北高南低。盧森堡的土地面積只有二五八六平方公里,大約台北市加新北市的面積,台灣的十三分之一,如今卻擁有世界最高的GDP,令人咋舌!

因為地處德、法、比之間,兼之地勢險峻,處於戰略要地,一如戰國時代引發長平之戰的上黨一般,盧森堡自古就是兵家必爭之地,一八一五年維也納會議之後,盧森堡更成為德、荷、比、法國際政治角力之處,而後無論歐洲哪個國家發動戰爭,盧森堡幾乎都要遭受波及。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盧國陣亡了三千名的軍人,因此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大軍入境之時,盧國毫無懸念,立即投降,德國兵不血刃占領全盧。遭遇無情侵略的盧森堡,這次卻無一個軍人因戰爭陣亡,直到德國戰敗後再度復國。

現今實行君主立憲制,由內閣行使行政權,國會設有六十席議員,任期五年。而今的盧森堡也是歐盟的成員國,歐洲投資銀行、歐洲法院等許多歐盟機構都設立在首都盧森堡市,有歐盟第三首都之稱。

自古以來,盧森堡因為具戰略意義,幾乎就是歐洲的火藥庫,從神聖羅馬帝國、勃艮地王朝、法國、西班牙、奧地利、普魯士,乃至後來的德國入侵時期,就不斷在構築軍事要塞,以至於地堡、古壘、城牆、地道等,幾乎涵蓋了整個盧森堡市,有北方的「直布羅陀」之稱。

一九九四年,盧森堡舊城區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於是,所有的滄桑歷史,所有的戰爭故事,開始吸引全世界的遊客爭相前來遊覽喟嘆一番,所有曾經遭受的民族屈辱,如今終於能透過商業機制,兌現成經濟利益,回饋給飽受幾世紀戰火屠毒的民族後裔。

走訪了盧森堡的聖母教堂,彩繪的琉璃窗,總是吸引眾多遊客的目光,教堂外牆也有類似中國帝陵神道兩旁翁仲一樣的石刻雕像,神情肅穆,栩栩如生,彷彿在守護著什麼似的,不容人越雷池一步。這座聖母教堂雖建於十七世紀,但在一九三五年曾經翻修過,因此看起來仍然新穎,缺少斑駁的歷史感。

二○一七年在當地僑領劉會長、詹大哥的帶領下,我們一行人做了深度探訪,來到一處一六八五年建置的軍事營地改造的養老院,這是盧國政府專為照顧退休的公務人員而改建。我們居高處眺望,除了古堡壁壘,還可望見歐盟法院、阿道夫橋、舊火車站以及新城區,美景盡收眼底。

盧森堡人口老齡化的問題非常嚴重,政府除了特重長照安養之外,盧國的經濟得以蓬勃發展,有一部分,是境外人口移入貢獻的,只要在盧國工作超過二十年的外國人,就能申請退休金,而盧國對國外具規模的公司還有很好的賦稅優惠,吸引外資投資。因此盧國失業率只有百分之五,在歐盟會員國中,可算是失業率最低的了。

盧國對孩子撫育照顧也算最為周全,有三個孩子的家庭,每月可得約一千五百歐元的補助,相信這會讓許多台灣家庭的年輕夫婦相當羨慕;但盧國的小學須學盧語,初中學德語,高中又以法語教學,使得該國的學童受限於語文的干擾,產生重大的學習障礙,對於境外移民的子女,更是苦不堪言。

在盧森堡走訪中,還有一個特別吸引我眼球的,就是山間的健行步道邊,隨處可見一箱箱的人工木盒,令我非常之好奇,經詢問得知,這些是用來養蜂的,由當地小學的老師帶領小朋友們建置的蜂箱,是學生戶外教學的一部分。在盧國的教育政策,會特別編列預算讓孩子們親身體會生態,走出戶外實地參與,這樣的教育方針,也值得台灣參考借鏡。

跟著盧森堡的僑胞朋友學了二句盧語:「莫源」、「艾迪」,各位知道是什麼意思嗎?容我賣個關子,大家自己去找答案囉!

吸足盧森堡森林中的芬多精,準備前往下一個美麗的城市,布魯塞爾。♣
  相關新聞
【福聚海無量】 惠能頓悟 下下人有上上智  
【人生風景】 過往無常  
【 9-10月主題徵文--詠月】 月亮陪我走  
【人間有情】 牛峰境的守護神  
【詩】 重逢  
想 念  
【詩】 手打烏龍  
【展讀自然】 輕輕走在步道上  
【閃文集】 永遠的拿鐵  
【9-10月主題徵文-- 詠月】 王陽明看月亮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