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寄語山林
  2019/7/16 | 作者:文/鄭惠仁 | 點閱次數:838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鄭惠仁

大自然就是美在無聲勝有聲,以花開花謝、果起果落傳遞大千世界的潮起潮落與四季更迭,也提醒世人,更需把握當下,莫辜負了來人間一遭。

從合歡山下大禹嶺,沿路山壁花朵綻放。中橫就如銀河長空中,為旅人串起相思的鵲橋,輝映有情人間。

二十四年前第一次開車走舊中橫台8線,從谷關「青山上線」來到武陵,一路就被兩旁壯闊山林所吸引。中橫多個路段是無數榮民以血汗構築,因時代不同,意義有別,但沒變的是台灣最美的觀光道路。

二月櫻、三月桃、四月蘋果花開時,正是中、高海拔山區賞花季,遊客趨之若鶩,住宿一房難求,即使有如擠沙丁魚式地看花,也是前仆後繼,沛莫能禦。幕後英雄──中橫,串聯景點,搭起花花世界的橋梁。

走進山林,從晨曦到黃昏,山色由亮轉黃轉暗、由淺綠、亮綠到黃綠,奏出不同顏色樂章。聽那畫眉、山雀的迎賓曲,以及老松與天爭高的壯觀,鬱卒的心情都會化為豪情壯志。

今年選在春末上中橫武陵、福壽山,櫻花雖已落盡,但桃花尚有區塊性的嫣紅,且已無壅塞之擾。雖然武陵遊客中心前桃花林已殘花落盡而蕭瑟一片,但春雨人稀中,有著「繁花落盡知歸處」的感動;搖曳風中見憐處,就期待那一抹紅暈映生姿。

春雨瀟瀟、煙雨濛濛,多少人間憂歡與柔情蜜意,在時光長流中成為記憶與悔恨。看著桃枝甫吐出的新芽,茁壯成長,誠知來日春暖,必能再美美迎客。

春雨欲來風滿樓,林木被吹得颯颯作響,楓果落滿地,賞鳥步道已無鳥蹤,只見剛佇立在樹枝上的山雀,被吹得搖搖晃晃,一溜煙就飛走。春雨未歇卻加入風蕭蕭,增添了涼意,溫度突然轉了彎,旅人縮頸而行。

雨後遠眺群山峻嶺已是黃昏後,卻是夕陽山外山,滑落得不見蹤影了,爬到登山口,也僅能感受到餘暉下的大地之美,地平線下的夕陽,就任我行。

高山少光害,星河因山而美。武陵山莊旁黑漆漆的步道,遠處濤聲呼應著滿天星斗,遙想詩仙的「日照香爐生紫煙,遙看瀑布掛前川。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寒意中心情為之一振,也憶起童年時躺在草地上細數北斗七星、獵戶星座,蝙蝠滿天飛舞的時光。

小時候離家不遠處有座滿是燕子的山坡與小溪,有如後花園,因此,長大後對山與溪流也特別有情意。一大早看到登山客大包小包地整裝待發,要挑戰聖稜線或附近百岳;自知沒那種好體力,僅能登桃山瀑布,吸取那山水與林木共沐的芬多精。揮筆中看到萬里登山社,六路會合大雪山,不由得勾起年少登山的赤子情。

憶起第一次來武陵,兩歲大的兒子胖嘟嘟的,走一小段路就要討抱,那時體力好,二話不說抱上膛,一路直上瀑布。妻說「手痠了就換我抱喔!」自己沒歇意,還是一路抱上山下山。這段故事深印兒子心中,每次來武陵也都會說起,給父親掌聲。

武陵山莊上桃山瀑布,不是大挑戰,如今走到一半已力不從心。登山、跑馬拉松都會因疲累而有撞牆期,山友間流傳一句話,「走久了就會到」,也是許多登山客的座右銘。

妻禮佛多年,習慣邊炒菜邊念佛號,受到影響,看到前方又是一段長長的上坡路,很自然地唱念起佛號來。邊走邊唱有點上氣不接下氣,但以佛號調整步伐,突感精神加倍,如履平地,心胸為之一闊。前半段只想快點抵終點的念頭拋諸雲外,轉而氣定神閒享受著鳥聲、風聲與濤聲交織而成的森林樂曲。

大自然合奏的樂章,柔悅中帶著輕快;高聳的松林就如樂符,快樂地在風中跳動。心情有著「六度彌陀佛聲揚,千步萬履登高行,蟲鳴鳥啼隨風頌,心如大海萬匯流」的清淨感受。

過了涼亭,映入眼簾的是直奔而下的飛泉,雖無萬馬奔騰的壯觀,但透心涼的清泉染就滿心的歡喜與舒暢。此刻,心情平靜如山林與大海,能納百川與萬物,當下無須多言,儘管靜靜地欣賞與聆聽大自然的律動,享受大地「如如不動」的圓融與自在。

下山心情可不一樣了,輕鬆步伐中被林木下黃澄澄的松杉落葉所吸引。經年累月堆疊,厚厚的一層如海綿,豐實了山林的養分與能量;更是陰暗下微生物的有情天地,無數種子在此生根發芽,代代繁衍。偶瞥迸出的小紅花,驚賞之餘更讚其旺盛生命力。

春末是桃花、蘋果花開的季節,來到福壽山農場,仍有大片桃花迎客,粉紅的桃花林遠望如春海,近看則是千嬌百媚如湘娥。而蘋果花以紅、白、黃交織的笑靨迎賓,清香中更顯秀雅。

福壽山農場每個季節都是花季,感受也不一樣。從桃、櫻、蘋果、魯冰花、虞美人到台灣笑靨花不一而足。看似不起眼的野草也琳瑯滿目,從車軸草、婆婆納、火炭母、錦葵到扁穗雀麥,有如植物園。細細觀察,各有姿態、風情,大自然就是美在無聲勝有聲,以花開花謝、果起果落傳遞大千世界的潮起潮落與四季更迭,也提醒世人,更需把握當下,莫辜負了來人間一遭。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福壽山農場最高點「達觀亭」是故總統蔣公避暑、談論國家大事之處;前方的天池雖是淺塘,但自然湧泉,地景特殊,被認為是有靈氣的風水寶地。九二一地震後,有說泉脈變動,不復如初;但景色依舊,更富魅力。

天池的靈與不靈各有所見,也各有所執。不過,看著鳥兒無懼地優游自在於你身旁跳躍、覓食,誠非快樂無比。達觀亭中有蔣公與蔣宋美齡歷史照片,雖非公瑾當年,但品著名人過去點滴,一種泰然之境自然湧現。一如潺潺流水,明心見性,何必太執著於微塵,旅遊意義因緣和合就好。

父親愛蒔花弄草,小時候在花草世界長大,耳濡目染也跟著植花養蘭。也因為愛花,每次外出常會注意周遭花景,來到山區更是不放過。從合歡山到梨山間除了百合、山杜鵑,最引人注意的是台灣笑靨花,如珍珠般的白色花朵枝掛山壁,遠遠就對你揖禮、微笑,也向鑿壁築路的拓荒榮民致敬。

政局的吵吵嚷嚷,應非台灣笑靨花所樂見。就學學河蚌懷珠所歷經萬般痛苦與包容的精神吧!當殼一打開,呈現璀璨奪目的珍珠時,心也就開了。

中橫之旅,花香中多了些體驗與感悟,雖有風雨,更期待雲撥日見時。

  相關新聞
在座  
【詩】泛舟茶會  
【寫我父親】河水裡游動的蝌蚪  
【 7-8月主題徵文--下廚】 隨遇而食  
如是我聞 星雲大師的自學之道  
【人間風景】 不再害怕了  
【閃文集】寶塚歌劇團(之一)  
【浮世畫框】 留白  
【農村生活】 侍涼風  
【憶曲心聲】 懶尸嫲懶尸妹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