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縱橫古今
  【隨花集.紅樓夢】夜間每能嚇人致疾!
  2019/6/18 | 作者:文/朱嘉雯 | 點閱次數:286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朱嘉雯

在《紅樓夢》裡大談風箏技能之餘,曹雪芹作為頂尖風箏藝術家的形象,也出現在〈瓶湖懋齋記盛〉一文中。

這篇屬名愛新覺羅敦敏的殘文,附錄於《南鷂北鳶考工志》,文中提及曹雪芹放風箏的技能,可謂神乎其技:「乃觀其御風施放之奇,心手相應,變化萬千。風鳶聽命乎百仞之上,游絲揮運於方寸之間。壁上觀者,心為物役,乍驚乍喜,純然童子之心;忘情憂樂,不復老之將至矣。」曹雪芹不僅施放風箏得心應手,其繪製風箏的工藝也達到令人歎為觀止的地步。敦敏詠歎再三:「初則驚其丹青之妙,而未解其構思之難也。既見實物,更訝其技藝之精。疑假為真,方擬按圖索之,乃顧此失彼。神迷機軸之巧,思昧格致之奧矣。於是廢書而歎曰:『斯術也,非余所能學而知之者也!』」

曹雪芹面對敦敏的驚豔與讚歎,只以「玩物喪志」四字作結,不由得令人思索起,在他精神世界裡,喪志與玩物的依存關係。

然而無論如何,曹雪芹風箏精緻美奐的程度,至今仍令人難以想像,敦敏文中描述道:「叔度復將芹圃為其所扎風箏取出,羅列一室,四隅皆滿,至無隙地。五光十色,蔚為大觀。」在多樣紛呈的風箏形制中,曹雪芹的人物風箏堪稱最美!于叔度因而說道:「芹圃所扎人物風箏,繪法奇絕,其中宓妃與雙童兩者,則為絕品之最;特什襲藏之,未敢輕出示人。」

「宓妃與雙童」可謂曹氏人物風箏中的頂級之作。至於這對風箏究竟有何過人之處?在敦敏召集的宴會開始之前,有過公應邀出席。當他來至門前,便指著宓妃驚詫地問道:「前立者誰耶?」這位客人竟然以為那宓妃風箏乃是真人!可見曹氏風箏傳神畢肖得驚人!那敦敏只好回答曰:「吾公視其為真人也乎?實亦風箏。」

過公於是就前,審視良久,才以勸誡的口吻說道:「嘗聞芻靈偶俑之屬,與人逼似者,不可邇於寢室,防不詳也。倘係夜間,每能嚇人致疾!」曹雪芹的美人畫逼真到這個地步,夜裡猛然一見,可是會讓人嚇出病來的。

於此我們可以印證《紅樓夢》裡,劉姥姥看到「活凸出來」的畫,為何使她一度以為是真人,及至伸手去摸,卻又是一色平的!還有寶玉在東府小書房裡望慰的美人掛軸,又是如何「極畫得得神」!還有賈寶玉手上的美人風箏……這些在《紅樓夢》中出現的傳神美人畫,與敦敏一文所指宓妃風箏的共同點,便是與真人畢似。如此畫風與藝術追求,或可說是曹氏繪畫的特點。

我們可以循此再進一步回溯曹雪芹刻畫林黛玉與薛寶釵的筆調。《紅樓夢》第三回曾描述林黛玉的外貌:「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嬌喘微微。閑靜時如姣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心較比干多一竅,病如西子勝三分。」這段形象突出的描繪,再加上賈寶玉所口稱「神仙似的」妹妹如何「秉絕代之姿容,具稀世之俊美」,還有他傷感時說出:「戕寶釵之仙姿,灰黛玉之靈竅」之句。則薛、林二美人的形象塑造,若與〈瓶壺懋齋記盛〉相對照,則可使我們在文本交叉閱讀間,演繹出《紅樓夢》人物造型之獨到的藝術成就。

  相關新聞
【時光走廊】西洋銅版畫與中法戰爭(7-2) 台灣之役  
【我的青春我的歌】 天水樂集的六條好漢  
【星雲大師法語】 日日觀音 道璞 繪  
【春秋雜論】埋下炸彈的法正  
【禪門語彙】未到千般恨不消  
【起.勢──李宗仁、莊連東雙個展】玉潔崇境&佛護.護佛  
【王陽明帶你打土匪104】放言高論有悔悟(中)  
【海嶠人物萬象】 佐藤春夫的台灣之旅(下)  
【風尚力】 Tyra Banks泰拉班克斯  
【豐子愷.護生畫集】 靈豬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