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Hello People
  Herstory59舞台設計師德夫林 用視覺藝術凝聚人心
  2019/6/1 | 作者:楊慧莉 | 點閱次數:389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楊慧莉

一場成功而令人難忘的演唱會,往往能帶給觀眾豐富的感官饗宴,其中除了需有表演者深具實力的唱功,舞台設計亦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近十多年來,從碧昂絲到愛黛兒和U2等超級巨星的演唱會都有吸睛的舞台效果;有趣的是,其背後設計均出自同一人之手:英國視覺藝術家德夫林……

生涯發展
意外走進舞台設計


埃斯.德夫林(Es Devlin)是國際知名的舞台設計師。她出生於英國,父親是記者,母親是老師和作家,曾一邊在皇家音樂學院學習拉小提琴,一邊接受布里斯托大學英國文學的薰陶。大學畢業後,她去念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接受藝術基礎課程,有個老師發現她有文字的涵養、又熱愛音樂,建議她往劇場設計發展。她本來對劇場有點誤會,以為那有些枯燥,直到她上了一年制的「摩特利劇場設計課程」(Motley Theatre Design Course)。

從小劇場發基

德夫林回憶當時上劇場設計課程時的情景,一走進教室就感到賓至如歸,覺得來對地方了;她找到自己的同好,所屬的族群,也因此找到自己的熱情所在,即為舞台劇和其他舞台表演創造一個實體的世界。劇場課程受教期間,她也開始有了一些實務經驗,包括協助裝置藝術家布展、在知名馬戲團「Le Cirque Invisible」當舞台助理等等。課程修畢後不久,她獲得劇場設計畢業生大獎「Linbury Prize」,因而打開了生涯發展的大門,除了獲頒一筆獎金,也得到英國最佳劇院和舞蹈團的專業委任。

德夫林的設計生涯從布希劇院等倫敦小劇場開始,這些小劇場儘管有空間的限制,反而激發她的創意去打破種種框架。她有許多前衛的舞台設計方法,如善用鏡子或將錄像投影到牆面或布幕,給人耳目一新的現代感,這也促成她有機會幫皇家莎士比亞劇團等大型劇場設計舞台。

不過,德夫林打破的不只是狹小的空間感,還包括觀眾對舞台明暗、時空、規模等預設想法,結果她往往帶給觀眾一種深具臨場感的獨特劇場經驗。後來,她的工作觸角又伸及歐洲幾個主要的大型歌劇院,也幫各種舞蹈表演設計舞台,從傳統的芭蕾舞到現代舞,合作對象還包括知名的英國編舞家馬利芬特(Russell Maliphant)。

跨入流行文化

德夫林的人生中有多項突破之舉,包括二○○五年被美國饒舌歌手肯伊威斯特(Kanye West)找上門,從此開啟了她與國際歌壇巨星合作的契機,也讓她開始遊刃有餘的穿梭於流行文化和精緻藝術之間。

近十多年來,幾場令人印象深刻的演唱會幾乎都給人震撼的視覺感,如她讓愛吐舌頭的美國小天后麥莉希拉(Miley Cyrus)從自己放大多倍的仿作舌頭滑梯上溜出來;讓時隔五年後回歸舞台的愛黛兒(Adele)站在自己黑白色的巨大雙眼前開唱,原本閉上的眼睛隨著愛黛兒唱出「Hello」時而打開來,甦醒的意象一目了然。

德夫林的設計以融合音樂、語言和燈光見長,不管合作對象為哪個藝術層級,她都不會讓人失望,用她的舞台設計撐起整個表演,將觀眾瞬間帶入整齣表演或作品所要表達的世界。

躍登藝術殿堂

除了不同層級的藝術殿堂,德夫林還承接了二○一二年倫敦奧運的閉幕典禮、各種音樂頒獎典禮、時裝周伸展台的設計工作。在與時尚設計師密切合作後,她受香奈兒和i-D雜誌的邀請,創作了第一個充滿限定香味的裝置藝術作品《鏡子迷宮》(Mirror Maze)。此作品隨著她將舞台設計師的後台體驗搬入其中,而猶如一個對自身生涯的視覺性回顧;作品曾在比利時的藝術展中展出,德夫林也自此開始以視覺藝術家自許。

去年的倫敦設計節,德夫林設計了一隻紅獅子,置於特拉法加廣場,成為廣場上的第五隻獅子;在此之前已有四隻銅獅佇立在那兒多年,它們陪伴德夫林成長,讓她童年經過時就會想像「獅子如果能開口說話,會說些什麼」;而今,她所設計的紅獅擁有人工智能,可以接收人們創作的詩歌,在夜晚來臨時邊發光邊朗讀詩歌。

二十年的設計生涯,在作品豐富、質精且多元的情況下,德夫林已是業界的佼佼者;她獲得無數殊榮,包括倫敦設計獎,成為倫敦藝術大學院士,榮獲英國榮譽勳章。目前,她不僅被任命為明年倫敦設計雙年展的藝術總指導,其工作室也正在設計二○二○年杜拜世界博覽會的英國館,成為英國史上第一位擔綱世博場館設計的女性。

設計理念
雕塑體驗 凝聚人心


德夫林為了工作,經常需要全球走透透。她目前住在英國,工作室位於倫敦。工作之餘,她身兼妻子和母職,有兩名年幼子女需要照顧。

德夫林的設計生涯讓她遊走於藝術、音樂和科技的世界,為觀眾打造了一個全方位的感官饗宴,但創造一個這樣豐富的知覺體驗需要創作者不斷發揮自己的想像力,對於一個需要兼顧家庭的職業婦女卻是很大的挑戰,也難怪她曾於受訪時表示自己最大的野心就是「提煉出一種平衡的藝術:在歌劇和流行樂之間,以及大案子和小孩子之間」。

舞台設計甘苦談

作為一個舞台設計的佼佼者,儘管任務艱辛,德夫林卻仍勝任愉快。她認為,當個稱職的舞台設計師,需擁有敏感、好奇和耐煩的人格特質,對細節要很挑剔。儘管如此,她坦言在仍是男人當道的設計業界要龜毛點可能不太容易,因為「這個行業不只有設計,還需靠勞力負重,撐起巨大的布景;常常走進一個空間,裡頭已有三百名工作人員,幾乎都是壯漢,如果你還站在那裡吹毛求疵,就別想活著回家了」。

或許體力和細節注意力上本來就男女有別,這在舞台設計業界尤為明顯,但德夫林認為這行業最讓人嘖嘖稱奇的是,需要很多科技方面的支撐。她表示,周遭有很多天才數學工程師或是品位高超的助理人員協助她一起完成了不起的設計作品,他們補強她的不足;一件作品往往就是精準的將線條、形式、顏色和細節融合在一起,再運用高超的數學演算,建造三維的空間形式。

舉例而言,在奧地利布雷根茨音樂節上展演的歌劇《卡門》,舞台設計由她的工作團隊操刀,其本身就是一件高難度的科技作品。他們想像卡門的手從波登湖面伸出,然後丟出一副牌,讓這些牌在天空和湖面間懸浮;不過,這個瞬間的手勢,手腕的輕彈就要一個超強的支撐結構,才能耐得住奧地利的兩個冬天,打造這樣的結構可是費工又費時。

從觀眾角度出發

除了硬體部分,德夫林還得配合不同合作對象的需求。不過,基本而言,她所有的設計都始自一張白紙和一個構想,即用鉛筆先畫出一個草圖開始。她稱自己所創作的是舞台雕塑品,「但實際上所雕塑的是觀眾的體驗」。她認為,舞台主導的設計師都該滿足每個到場看表演的觀眾的期待,因為多數人花了辛苦的血汗錢買了票遠道而來,就應該值回票價。

不過,她也發現,對於一個擔任舞台設計師的藝術家而言,有些兩難,一方面她所創造的是一種幻象,但另一方面每個藝術家又想傳達某種真理,於是她常捫心自問「能否用虛幻的東西傳達真理?」有此心念後再親臨自己所協助建造的表演現場時,她的焦點不再放在舞台本身,而是觀眾身上,因為「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像表演現場那樣凝聚人心,讓這麼多人不分彼此的投入專注在一起」,而她也多次驚訝於自己的創作引發觀眾的熱烈回應。她覺得演唱會上台下觀眾們打成一片的景象,其本身就很有看頭,它象徵著人類可以彼此相連,不再分裂,某種程度而言,也算是她多年來設計生涯中最想表達的真理。

美好記憶已足矣

最近,德夫林的創作開始以群眾的集體聲音出發,明年她為杜拜世博會設計的英國館即以集體詩的創作手法呈現,那是一座高二十公尺、形似巨大擴音器的建築,每個埠由LED屏構成,將書寫由人類和人工智慧合力創作的詩歌;屆時,參觀群眾可以從場館入口投入自己的文字,從出口出去時就會發現自己的文字已融入一個集體詩中,變成人類集體聲音的一部分。

詩歌館也將展示一個主題為「給宇宙的消息」的燈光展,此作品的靈感源自已故物理學家霍金(Stephen Hawking)臨終前的質問:「如果我們人類遇到宇宙另一個更高階的生命形式,我們會對他們說些什麼?是否地球人有個集體共通的語言?」

這個燈光展將呈現一種光的語言,在不斷塑形中感動觀眾,卻也讓人無法捉摸。德夫林覺得這就像是她二十五年來在劇場所做的,不斷在一個原本無光的黑暗場域塑造光源,為一場演出找到可以讓人們感動的意義語言,即便最後是曲終人散,作品無法以有形的物件永流傳,但美好的一刻已留藏在觀眾的記憶裡。

對德夫林而言,這分美好不只在於表演本身所傳達的訊息,也在於那一刻觀眾都感受到與他人凝聚在一起,彼此不再有隔閡。
  相關新聞
生活智人25 莫林的堅強之旅  
Herstory61 蜜雪兒.歐巴馬 活出真性情  
生活智人24 巴特與亨利 樂當現代新好父親  
趨勢人物17 塔布斯 把市民當鄰居  
生活智人23 歐諾黑:放慢腳步 人生更快意  
藝文人生23 李斯摩的藝術人生  
經典人物16 自由與希望的象徵:安妮.法蘭克  
生活智人 22 心理學家馬丁與兒童人權運動家沙提雅提正視憤怒的翻轉力  
風雲人物17 街頭美食王崔洛伊拍紀錄片 關懷社會邊緣人  
生活智人 21 關係專家胡德教你如何好好相愛 遠離傷害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