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要聞
  採種造林 她們冒險攀高
  2019/5/19 | 作者: | 點閱次數:501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中興大學新化林場的小葉桃花心木,是林務局挑中的精英母樹。圖/吳淑玲
  • 從樹上採集小葉桃花心木果實,可確保種子的品質。圖/吳淑玲
  • 家傳兩代採種的林承彥說,現在有空拍機輔助,採集果實更快速正確。圖/吳淑玲
    
【本報台南訊】國土造林需要採集優良種子育苗,「林業採種員」因必須爬到高大樹木上,被視為是「用生命換種子」,早年多由男性原住民擔任,現在也有女性加入;二十三歲的吳佩芬和二十九歲的柯雅韻,雖然身材嬌小,卻都藝高人膽大,日前還在中興大學新化林場挑戰最高紀錄,攀上三十公尺高的小葉桃花心木採集種子。

她們說,先接觸攀樹後,再投入結合興趣和專業,外人看來危險又辛苦的工作,她們卻覺得很有成就感。

身上掛滿引繩、主繩、安全腰帶、安全短繩、扣環、扣掛等裝備,拋繩掛住樹枝確定安全後,吳佩芬和柯雅韻先後身手俐落地攀上高大的樹木,踩著樹枝移動,手上是一把長臂剪,兩人一高一低相互合作採集種子。

她倆原只是參加爬樹社團,經人介紹才投入這個從未曾聽過的行業。「沒想到爬樹也可以當工作!」吳佩芬去年從屏科大植物醫學系畢業,在大三接觸攀樹後,有人介紹「採種員」工作,她一畢業就馬上應徵,一年多來已爬過無數大樹,尤其每年八月至隔年一月是主要採種期,這段期間幾乎天天都待在樹上採種子。

柯雅韻是成大環境工程系畢業,原本從事環境工程工作,但長期坐在辦公室裡,並不適合她比較「野」的個性,上班多年一直想要另找合乎興趣的工作,以前沒聽過採種員工作,在接觸攀樹後,有人介紹,二話不說立刻辭職投入,比佩芬晚幾個月,目前兩人是工作上的好搭檔。

「最大阻力是家人擔心安全。」吳佩芬說,跟家人說要爬樹當採種員,媽媽一開始就很反對,花了很多力氣是說服媽媽點頭,父親倒是支持她為興趣工作。柯雅韻則是父母親都沒有意見,只要她有興趣就好。

最須閃避螞蟻、虎頭蜂

兩人表示,爬樹當採種員,只要綁好安全繩,就不會有意外,不怕摔下樹。最怕的是,誤踩螞蟻窩,尤其是樹上的鳥巢蕨,常有螞蟻築巢,就要注意避開,另外也怕遇上虎頭蜂,一旦看到蜂群開始集結,必須立刻下樹躲開。

相對同齡的女生都打扮得漂漂亮亮,吳佩芬、柯雅韻總是把自己包得緊緊的,還要戴墨鏡,避免太陽紫外線傷害眼睛。有時在樹上一待就是四、五個小時,不僅要忍受長時間憋尿,甚且還得在樹上解決午餐,加上拿長臂剪採種子,練出「虎背熊腰」,但她倆完全不以為意,還覺得是一種成就感。

專業攀樹繩 安全升級

受屏東林管處委託採種的二代業者林承彥,父子接續經營超過四十年。他表示,傳統林業採種屬於高風險工作,以前多聘用男性原住民,幾乎沒有女性擔任。過去產業一度因進口種子而沒落,近年來林務局又重視台灣林業採種,加上有專業攀樹繩協助,男女性別已不重要。在樹上作業,女性更細心,反而安全。

傳統採種師傅最早可以「徒手爬樹」,使用ㄇ形釘,一邊爬一邊盯到樹幹上,揹著沉重的釘子爬樹,下樹時,再一路拔下來,更需要有力氣的男性擔任,現在有「專業攀樹」,在安全設備上,比以前安全多了,且力氣不再是重要考量,在樹上要移動,選擇腳踩不會斷掉的樹枝,才能確保安全,有時男性會太過自信,反易發生危險。

  相關新聞
1元眼鏡 照亮孩子上學夢  
失業狂潮下的希臘 遊民撿書開起書店  
李哲音 偏鄉百校義演豎琴  
綠島公館國小 海底領畢業證書 魚兒游來祝福  
金門父子聯展 10歲楊宸安 繪畫筆觸像老靈魂  
取代塑膠 木育玩具受歡迎  
玩具醫生妙手 舊玩具回春  
租借取代購買 環保又便宜  
綠蠵龜古木 恢復元氣返大海  
佛心來的國小 午餐都蔬食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