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貓眼看人生】沒有永遠的失去
  2018/6/13 | 作者:文/歸靜 | 點閱次數:237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歸靜

世間有苦、樂、憂、喜、捨等五受,最近我在這五種情緒之中相續感受。是不是,所有的快樂,都不能永遠持續?所有的痛苦,也終會結束?而不捨的失去,則會以另一種方式重新擁有?

我有一個曾經是裝電視機的大紙箱,貓奴還在紙箱的兩側各挖了一個能容納我身體的洞,任由我鑽入鑽出,我也可以選擇從上方跳進或跳離;同時,貓奴在箱子底部,還置放了暖綿綿的被毯,成為我睡窩之外的另一個小憩、藏身之處。

但,世間真的沒有亙久不變的恆常,就像青春會老、電視會壞、鞋子會裂、紙箱也被我抓得破舊不堪,傷痕累累,一日,貓奴趁我去寵物美容院的空檔,冷不防地,拆了紙箱回收,待我回家,原本擺放箱子的位置,空蕩蕩的,我的心,被狠狠重擊,碎成一片片,卻只有我聽見摔落在地的聲音。

貓,也是有情緒的,也是習慣的動物,很念舊的,怎麼沒給我一個被告知的緩衝時間,這種被剝奪感,令我怏怏不快,在紙箱原處靜躺,一動也不動,無聲抗議;貓奴,竟然無動於衷。

悻悻然躺在地板的我,自討沒趣,也找不到台階下來。

隔了幾天,貓奴帶回一個新的玩具,一個會自轉自動的「掃地機器人」,一直跑不停,看得我心癢癢的,右腳掌頻頻伸出,好不容易碰到,它又跑了。我就在這致命的誘惑與尊嚴之間,左右拉扯。盱衡情勢,原地抗議的策略得改變,逕自跳上機器人,它轉到哪,我抗議到哪,應該更能引發貓奴的正視。

會動的玩具取代了不會動的紙箱,更省力又趣味十足;漸漸地,我遺忘了抗議的初心。

原來,事與願違,是因為有更好的安排;痛苦失去的,則以另一種方式得到補償──這世間,沒有永遠的失去。
  相關新聞
【小品人間】死生如何?  
烈嶼女子帶我回青岐  
【燈塔街】草地  
【城鄉行旅】雨中的花蓮  
【分享時刻】賞月  
【朗讀生活】我就是在寫妳  
【 Sarah Deans油畫展】Loyalty 忠貞不渝  
【貓眼看人生】守望的微光  
【 9-10月主題徵文──秋日】回家看芒花  
【愛閱人間】你大我小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