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家庭
  【回首來時路】甘苦人生
  2018/6/12 | 作者:文/劉洪貞 | 點閱次數:306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劉洪貞

趁著黃昏天氣較涼爽時,到屋後公園走走,老遠就看到湯哥在巷口的大榕樹下忙碌。他表示,那是前陣子被吹斷的竹子,他把比較扎實的部分鋸下剖開,把邊邊角角刨平後再用粗的砂紙磨平,一根根堅固的拐杖就完成了,放在公園給有需要的人用。

湯哥姓湯,在他的拜把兄弟中算是年長的,所以大家稱他一聲「湯哥」,鄰居們也就跟著湯哥長、湯哥短的。來自南部農村的他會一些竹藝,也懂得愛物惜物,所以會把傾倒的竹子加以利用。

湯哥小時候家境不是很好,供不起他念書,小學畢業後就跟著父親種田,農忙時還會打些零工。當兵時,女友兵變讓他深受打擊,退伍後決心離開傷心地,便提著一卡皮箱,和鄰居的幾位兄弟一起到台北打天下。

他很認命,知道自己輸在起跑點上,要學歷、要用腦力的工作他做不來,但是要出賣勞力的工作,他自認有足夠的本錢。父母給他一百八十公分、七十五公斤的健壯身體,兩隻胳臂又粗又壯,要挑要提都難不倒,加上從小培養的吃苦耐勞精神,這些都是他到工地求職的籌碼。

四十多年前,台北正在積極建設,不管是道路的開發或大樓的興建,在機器尚未大量取代人工的年代,非常需要勞力資源。就這樣,從第一條的木柵捷運到後來的信義線,世貿大樓到台北一○一,湯哥全都參與過。

他常說,自己是地下工作者,為了建造捷運,每天在地底下工作。因為那種暗無天日的生活容易讓人沮喪,所以每天收工重見天日時,他們一群工作夥伴會找個攤子喝點小酒,慶祝今天平安完成工作,也為補充明天的體力乾一杯。

每次站在一○一前仰望那高聳的大樓,他會靜靜地回味,在那裡工作時,那段有笑有淚的日子。

從挖地基開始一路往上,每天忙碌地上下穿梭,只有看到路上的車子愈來愈小時,才感覺到自己是身處在那麼高的地方。那感覺,得意中帶些恐懼。恐懼的是,在這麼高的地方工作多少有點風險;得意的是,能參與建設台灣地標,心中是有榮譽感的,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這個機會。而當雲海飄過腳下時,那種騰雲駕霧的美妙感覺,更讓他終身難忘。

這些年,台北的大型工程陸續完工,建商紛紛遷移到外縣市,年近七十的湯哥正好順勢退休。退休後的他,經常在榕樹下免費幫鄰居修電扇、電鍋,偶爾和三五好友邊聊邊喝點小酒。

湯哥的雙胞胎女兒都很優秀,一個當律師,一個當法官,好友們常揶揄他歹竹出好筍,每一回,他都靦腆地抓抓頭,笑而不語。女兒要他少喝酒,並把「三不條約」(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晚上八點過後不能在外面喝酒)貼在客廳,時刻提醒,他對女兒的建議也唯命是從。

老朋友問他,為什麼老婆說了一輩子都沒在聽,女兒說兩句馬上見效,一點意見都沒有?他的回答也很妙:「我女兒是法官耶!要是我哪天因酒駕上了社會版,電視新聞播出肇事者是某某法官的爸爸,那我女兒的臉要往哪邊擺?」為了不讓女兒為難,他願意把幾十年的小嗜好戒掉,愛女心切溢於言表。看來,女兒果真是爸爸前輩子的情人。

如今的湯哥,經常騎著他那輛三十多歲的野狼一二五四處兜風,看看今天的台北和四十多年前有多大的不同;因為這四十多年來,他參與了這個城市的改變和成長,他很開心,自己曾經為這個首善之區付出過。如今,他成了台北人,也很懷念一路走來有甘有苦的日子。

  相關新聞
【愛的關鍵字】從愛自己開始  
【快樂銀髮族】老後不依賴  
【承歡膝下】兒女的孝心  
【生活快門】框取美景  
【走出戶外】露營去.露營趣  
【家庭修煉學】當自在如一毛髮  
【再愛一次】尋找靈魂伴侶  
【悔不當初】能用還是先留著  
【致青春】騎車上學的那些年  
【生活快門】順其自然拍好照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