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副刊
  今春又種許多樹
  2018/5/16 | 作者:文╱邱傑 | 點閱次數:200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樹和我或許結了多世情緣,我真是一個愛樹成痴的人。圖╱CH
  • 樹和我或許結了多世情緣,我真是一個愛樹成痴的人。圖╱CH
  • 樹和我或許結了多世情緣,我真是一個愛樹成痴的人。圖╱CH
  • 樹和我或許結了多世情緣,我真是一個愛樹成痴的人。圖╱CH
  • 樹和我或許結了多世情緣,我真是一個愛樹成痴的人。圖╱CH
  • 樹和我或許結了多世情緣,我真是一個愛樹成痴的人。圖╱CH
    
文╱邱傑

樹和我或許結了多世情緣,我真是一個愛樹成痴的人。

我們在加拿大的家命名為五甲方舟,至少四甲半維持著原始林狀態,林木蓊鬱而神祕,鹿群和其他各種野生動物成了和我們共同生活的「家人」。而我們在台灣現在居住的白石莊,占地雖僅一千坪,植物無論種類或數目卻也多得讓人眼花瞭亂,生態林相豐富無比。

年年春天,我們在白石莊這塊小小土地上種樹不停。少則一季種進三棵五棵,多則一口氣種進成百上千棵。當然我所謂的樹,凡是木本植物皆屬,所謂的棵,哪怕只是扦插一小節枝條也都算,因為在心裡上只要栽植進土地無不期待它順利長大,即便是一小小枝條也總是希望它能順利成長,因而數量驚人,卻也沒有言過其實。

今春我們算是大量種樹的一年,先後在白石莊裡種了四十株杜鵑、十株山茶、一株枝垂櫻、一株河津櫻、一株吉野櫻、兩株落羽松、兩株肖楠、兩株黑松、兩株流蘇、一株杜英、兩株甜桔、一株葡萄、一株帝王柑、一株蜜柚;另外還扦插約三十棵朱槿和金露華、嫁接八株文旦及甜橙、壓條四根玫瑰及一根九重葛。這都還不包括我們新闢菜園種進了近百棵各種蔬菜,播種一百五十株玉米、扦插約十五根樹薯、一批番薯葉、一批葛鬱金。一一細數,數量還真是連自己都吃了一驚。

自己為小園無止境的容量暗暗吃驚,而朋友們更是覺得不可思議,許多到訪過我們家的朋友從臉書上陸續看到我今天種了某一些花木、明天又種了某一些花木,天天種花種樹,無不為之驚奇:你們家還有空地可以種樹嗎?不是早都種滿了,哪來的空間再擠進來這麼多?

老實說,我自己也覺得似乎太貪了。

一一追究花木來源,株株卻都其來有自。

葡萄是老早就想種的,去了一趟南歐回來更是心動不已,今春算是圓了夢,這說得過去。小園原有十八棵櫻花,有八重、緋寒、富士和老家移植來的山櫻,花店裡見到了婀娜多姿的枝垂、粉紅瓣深紅蕊的河津,情不自禁掏錢,正好湊足二十棵。可惜移植時有一株山櫻原已生長不佳而告夭亡,朋友聞訊立刻送來一株盛開中的吉野,為我們維持著二十棵的櫻花園之夢。

玫瑰非常漂亮理應壓條繁殖,順手壓一根九重葛也不用另外再花錢;數量最是大宗的杜鵑、山茶是里長送的,看我滿心歡喜順手再添了黑松、杜英和肖楠,載回家正在種得腰都抬不直,我的陶藝老師偕同師母來了,大貨車載來六株落羽松和流蘇,恩師好意,當然立刻歡欣領受。

就這樣的還真是株株有來歷,棵棵皆天意。只是當中種失敗的也所在多有,例如今春所有嫁接,似乎無一成功,只得再待一年,明年再試。

我們種有許多水果,有園藝專家友人來了一看:「啊你這哪裡是種水果?根本是種森林嘛!」因為種水果要將果樹矮化,也要勤於修枝去幹,以讓陽光普照枝枒而又方便管理,我卻因植栽太密,果樹棵棵往上直竄,水蜜桃樹高達二樓,文旦、芒果和其他樹種無不株株高不可攀,連百香果都攀附到檸檬桉枝幹上,長到三層樓高的樹頂去了。這些,只要樹們可以活得開心,擠擠成一團倒也無妨,就讓它們擠吧。人摘不到也不會浪費,鳥和松鼠自會欣喜前來。

有些植物因生性弱勢,搶不到陽光是會要命的,今年就搶救移植了兩株山茶和兩株櫻花,其中一株櫻花可能搶救太慢而告夭折;另一株黑松因被強勢的厚葉女貞搶盡陽光而枯死多時,見之心痛而愧疚不已。

「你這樣亂種一起,遲早有一天連立足之地都沒了」,朋友擔心,而我完全不擔心,因為我心中自有一幅合宜的植栽配置圖,植物朋友只會增加我們小園之美,備增生活之趣,絕不致於反客為主。

十年植栽,小園已是滿滿綠意,四季花開。最年長的木麻黃及一些自然長出來的朴樹和苦楝、桑樹、野桐、烏臼是組構成美景的基底,厚實的木槿和厚葉女貞和七里香是緣籬也是天然的屏障,黃槿、茄苳、樟、檸檬桉、竹柏、白千層、光臘、印度紫檀、榔榆、青楓、肉桂、琴葉榕、黃金玉蘭、平地水蜜桃、文旦、芒果、落羽松、南洋杉、阿勃勒、垂柳都算是體型碩大的大喬木;香椿、櫻、羅漢松、黑松、鐵冬青、菩提樹、吉貝木棉、肖楠、流蘇、緬梔、大王爺、黃金風鈴木、蒲葵也都是大個子;香蕉和芭蕉種成三個聚落,屏護著枇杷、楊梅、無花果之類中型身裁的果樹;羅漢竹則因野放氾濫,擴散地盤太甚,現在成了頭痛之物;兩株大如房屋的水柳幾年前死去一棵,今春又死一棵,告訴我們大自然有太多奧祕,絕非我們所能參透。

小園外圍的小馬路旁,除了各種天然植物,也植有十株麵包樹,及成排的小葉欖仁、大葉欖仁、鐵冬青和兩棵大花紫薇當行道樹,下層臨水一側是密密成長的水芋和野薑花,另一側則密植厚葉女貞,讓我們的回家之路一路青翠,還沒進門已然綠意沁人。春來女貞一路花開,有如加拿大紫丁香,依稀有重回加拿大之感。

白石莊有兩位年齡和我相近的近鄰,看來也都是愛樹之人,其中一位在寬闊草坪上植栽櫻花、樟、福木、肉桂等喬木;另一位則種有破布子、茄苳、龍眼、芒果、南洋杉、黃檀、水蜜桃、苦楝、千頭木麻黃……並環以高大的朱槿和厚葉女貞為籬,景觀及生態更是豐富,也大大延伸了我們的綠意視野。

許多年前讀到一篇文章,說是在紐約租房子,只要窗外見得到有一棵樹,租金便高了若干。當時年少不解其意,而今欣喜居家四面有窗,窗窗看出去無不綠意盈盈,春天滿園苦楝花飄如雪,雖住的是鐵皮屋陋室,卻喜如富豪。
  相關新聞
【天地之美】初夏賞螢  
【異城的奮鬥】明尼阿波利斯的山色湖景  
【詩】夫妻樹  
【日常速寫】巧克力之夜  
【分享時刻】寫作的風景  
【當音樂響起】我們不一樣  
在両国 意外交會於渡邊淳一的昭和「青春」  
【詩】天上.地上  
【親情的溫度】幫媽媽洗澡  
【分享時刻】何烈甘泉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