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社論
  社論--建立台灣財富管理新制
  2019/11/3 | 作者: | 點閱次數:531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美中貿易戰開打逾一年半,不少海外台商為了避開兩強的貿易戰火,重新思考企業和資金布局。另一方面,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愈演愈烈,香港經濟嚴重受挫,許多港人也紛紛將資金撤離香港,尋找另一個安全的避風港。金管會看準這股海外資金大挪移的趨勢,除了推出《境外資金匯回管理運用及課稅條例》吸引資金回流,還喊出要推出可以媲美新加坡和香港的財富管理業務,讓台灣的銀行業可以掌握龐大商機。

從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最近的言論來看,金管會所謂的「媲美星港財富管理方案」,重點內容還是圍繞在過去金管會一直爭取開放的「讓國銀境外金融分行能銷售的商品,同步放寬在國內分行銷售」;這和過去多年金管會和中央銀行爭取卻一直未果的政策開放內容一樣,但因為涉及新台幣匯率管控及洗錢等種種疑慮,央行始終沒有點頭。

國內近二十五年來,每隔一段時間,總有政府首長喊出類似要發展台灣成為區域金融中心的口號,例如「亞太金融中心」、「國人理財平台專案」、「亞太理財中心計畫」、到如今的「媲美星港財富管理方案」等,希望開放的內容如出一轍,就是要讓國內銀行能做境外分行的業務,只是每個方案取了不同的名稱。雖然喊出政策的首長總是雄心勃勃,但最後都是不了了之,多年來商機早已過時,讓金融產業發展停滯不前。

台灣做為亞洲區域理財中心的目標總是停留在口號階段,長年無法落實,是否要思考和改變戰略目標?因為,台灣終究不是新加坡,也不是香港,更主要是有敏感的兩岸關係,金融和匯率穩定是台灣最重要的目標,而不是讓金融業賺取最大的獲利。尤其,兩岸關係陷入冰點,台灣當局也不可能允許台灣的境外金融分行和中國大陸有龐大的金融投資和交易,台灣缺乏和大陸這個主要市場的交易能力,因此究竟適不適合要發展成為像新加坡和以前香港那樣的金融幾乎不管制的理財中心或財富管理中心?戰略目標就非常值得商榷。

弔詭的是,如果台灣沒有能力也沒有條件發展做為亞太的財富管理中心,政策就應該改弦更張,而不是明知不可而硬要繼續畫出大餅,淪為政府硬湊政策規畫的業績。

至於近年國際和兩岸局勢大幅變化,美中貿易、香港反送中運動等海外資金的確發生挪移的趨勢,但新加坡才是這波情勢的最大資金受益者,資金紛紛轉往新加坡停泊。

台灣政府應該思考的是,先抓住台商海外資金回流的商機,打造台灣特色的財富管理方案,例如在《境外資金匯回管理運用及課稅條例》,放寬對於台商匯回資金用途中有關金融投資的比率,由現行百分之二十五進一步提高上限;或允許台商資金回台可停留在境外金融分行,而其投資的金融商品可做適度鬆綁。

如政府連台商資金回流的財富管理業務仍綁手綁腳,或因顧慮太多(例如可能會造成假台商資金回流等負面效果)而無法做突破性的開放,那台灣有什麼能力發展成為區域理財中心?還侈言要做什麼「媲美星港財富管理新方案」?
  相關新聞
社論--發展精緻素食產業  
社論--補助農民與創生自立  
社論--政策買票與下一代扛債  
社論--完整的國民住宅辦法  
社論--積極面對人口危機  
社論--威尼斯水災的鏡子  
社論--交通建設與財政紀律  
社論--川普亂政與氣候危機  
社論--請聽聽工商界的心聲  
社論--議長的眼淚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