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家庭電影院
  【女人心.女人情影展】關錦鵬導演 影后保送機
  2019/6/1 | 作者:文/陳煒智 | 點閱次數:410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陳煒智

關錦鵬最新作品《八個女人一台戲》,早傳預定上映,只不過排期更改,影迷朋友還有得等!在引頸期盼的同時,幾部關錦鵬的精采舊作,則以「影展套裝」的形式,於台北和香港兩地隆重登場,《女人心》、《地下情》、《胭脂扣》、《阮玲玉》、《紅玫瑰白玫瑰》等五部名片,風采各異,看得人心醉神馳,目不暇給。

在一九八○年代後期、一九九○年代初期,關錦鵬有「影后保送機」的別稱,這絕非浪得虛名。單單以金馬獎為指標,就至少有梅艷芳、張曼玉、陳冲三位影后出自阿關導演的片子,張曼玉還先後以他的作品拿了兩次;再算男星,還有曾志偉的男配角和劉燁的男主角。

關錦鵬無疑是很標準「演員型的導演」,看他調理演員,簡直教人歎為觀止。有的是細鏤精雕,有的是粗粗磨光,影后之外,還有陪在這些精采女角身邊的眾多男士(其中又以「渣男」型的角色為多),趙文瑄、秦漢、周潤發、張國榮,當然還有胡軍,一個一個有型有款,立體呈現於大銀幕之上,俯望芸芸眾生。

感嘆態度天差地別

《胭脂扣》當年籌拍期間在夾縫中求生存,虧得梅艷芳對整部戲的堅定信念,才進一步促成張國榮外借至嘉禾拍戲,因而成就一對銀幕絕代佳偶。梅艷芳自開場描眉、抿唇時的幽怨,直到結尾了卻心事,卸下半世紀的重負,整個戲劇弧度由她拉開。男裝唱〈客途秋恨〉明豔照人,爽朗俊秀,女裝穿梭倚紅樓的迴廊過道則是優柔內蘊的「悶騷」;來到報館刊登尋人啟事時滿腹哀婉、無助,知曉情郎負心時的絕望、痛苦,一絲一縷,織出整幅青樓多情剛烈女子的形象,與梅姑本人兩相疊合,分也分不開。電影愈到後段愈見真情流露,痴立戲棚下仰望台上大戲佬倌唱梁山伯,一字一淚,黑底旗袍上的彩蝶在劇終之前也化成黑白,畫面裡最鮮明的顏色,是她如釋重負的紅唇微笑。

關錦鵬曾提過,《胭脂扣》是被金馬獎拯救起來的片子。《阮玲玉》則是在香港海運戲院做慈善特映,電影放到後段,觀眾不耐,起身離席,不斷聽見老式彈簧座椅砰砰砰坐墊彈起的聲響,公司方面下令刪剪,硬是把葬禮高潮所有真假虛實交錯的兩次重現剪去,只留單獨一次,成了兩小時片長的「短版」。多年之後,二個半小時的《阮玲玉》重新修復,在香港放映時觀眾起立叫好,掌聲不輟,關錦鵬和張曼玉私下也互通了訊息,感嘆這天差地別的兩種不同態度。

華語影史經典表演

《阮玲玉》當年在台灣上映時,放映的是折衷的「台北首映版」,雖非完完整整的兩個半小時,片長也超過一百三十分鐘,電影最後幾十分鐘從酒宴、獨舞,到寫遺書、葬禮,一氣呵成,創作團隊的宏大野心一覽無遺。張曼玉在片中的表現當然讓人過目難忘,記得那場阮玲玉拍聯華員工團體照的戲,照片拍完之後她徘徊樓梯間,象徵整個社會積極、進步思想和創作勢力的青年導演,一個一個與她擦身而過,奔跑上樓,但她的私生活——與她同居的富商,還有那些或許糜爛,或許紙醉金迷的女明星祕事,盤桓樓下,她上也追不上,下又不願下,卡在中間,進退兩難。

張曼玉重現阮玲玉代表性演出如《神女》、《新女性》等的鏡頭,當然是亮點。至於國際飯店舞池裡的倫巴舞,那又是另一個層次的獨特氣質展現。她手臂的搖擺,腰肢的曳動,寂寞得無人了解、被新世界和舊生活兩相傾軋的難處,冷冷冽冽,碰空而來只有四個字,不是「人言可畏」,是「我很快樂」。

《紅玫瑰白玫瑰》裡,陳冲、葉玉卿兩位分飾「胸口珠砂痣」紅玫瑰和「床前明月光」白玫瑰,兩位主婦,前者是洋派、大方的西化仕女,後者是矜持、內斂的小家碧玉。葉玉卿的造型和氣質與她在其他影片裡的豔星路線大相逕庭,讓人驚粲。陳冲的飽滿的女性特質,演繹舔食花生醬、眉目調情,抓著拖鞋赤足奔下表白,還有結尾前電車重逢的自述場面,堪稱演技示範,細細品味,絕對是華語影史上名列前茅的最經典影后表演之一。

  相關新聞
院線片 《新聞記者》 真相大白來臨時  
【影中人生】 出養孩童的背後  
【微電影粉絲】 逃離思想控制的牢籠  
【優質電視選 】 《魯蛇玩很大》  
【電影經典】 傲然孤絕 血染征袍  
【影中人生】 悠揚聲中的女權運動  
優質電視選 《幸福食光》  
【影中人生】 堅持工作不是用來拚命的《我要準時下班》  
【院線片】與自己的對決《雙子殺手》  
【微電影粉絲】為足球運動播下種子《逆轉奇蹟》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