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Hello People
  生活智人 19 心理師沙克斯與齊格拉 洞悉母親的心事
  2019/5/11 | 作者:楊慧莉 | 點閱次數:818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楊慧莉

明天就是母親節,值得慶賀,除了感念和慰勞母親的辛勞,這個
節日也等同母親的第二個生日,因為「母親」的角色是陪同家中新
生兒一起誕生的。母愛的偉大、母職的重要性,人盡皆知,但
為人母的心聲未必有人聞問和正視。值此時刻,就讓兩位對
此有所研究的專家帶領我們一起窺見母親的內心世界,為
她們分憂解勞吧。

初為人母
沙克斯:新手媽該有的心理認知


亞歷山德拉.沙克斯(Alexandra Sacks)是心理醫師,專攻女性變成母親的心理研究。會走入這個領域,也是因緣際會。

沙克斯大學時主修英文,但對心理學很有興趣,本來以為自己未來會往新聞業發展,但畢業後,她服務於一家預防女性遭暴力的組織,因工作需求而接受了醫學院的訓練。事後回想,她當初如果沒接受此訓練,她可能會去念心理系研所,但這個訓練讓她轉了個彎,成為心理醫師。

產後不一定會憂鬱

不過,在接受醫學訓練時,她曾有些掙扎,因為她不太喜歡硬梆梆的科學,對化學和數學都不在行,要她當個幫人開刀的好醫師可能有些困難。幸好,醫學院的訓練多半是與人接觸,這很合她的意。幾經輾轉,她漸漸明白婦女的健康是她的興趣所在,而在衡量自己的性向和能力後,終於鎖定女性心理衛教。

一開始,沙克斯專注於產後憂鬱症。過程中,她注意到一個有趣的狀態:她的許多病患以為她們罹患產後憂鬱症,但其實都未達臨床上的診斷標準。事實上,許多婦女對於很多基本訊息一無所知;比方說,她們不知道流產這種事常發生,哺乳這種事本來就不容易,或是如果她們有運動和多睡點就會心情愉快。一旦跟婦女討論這些問題,再歷經一兩段療程後情況多半有所改善。這讓沙克斯不禁思索,婦女多半並無產後憂鬱症,只是她們需要正確的心理認知。

臨床上的經驗讓沙克斯發現,許多婦女「以為當了媽媽後會覺得有兒女萬事足,一切水到渠成,本能會告訴自己如何當個以寶寶為優先的好媽媽」,但她覺得「這種期許是不切實際的」。

於是,許多婦女一旦發現實際狀況與期許不符,就認為自己有毛病,便來到沙克斯的診間尋求協助。在告知她們並未生病後,求助的產後婦女沒有因此好過點,這讓沙克斯想疏通這種過渡期,讓她們明白所感受到的不順暢並不是一種病。

母親的身心調適期

於是,沙克斯著手了解母親的心理學。可惜,醫學教科書裡鮮少有這類記載,因為醫師多半只報導病理。後來,她轉向人類學,花了兩年時間鑽研,然後在人類學家拉斐爾(Dana Raphael)一份寫於一九七三年、目前已絕版的散文中找到一個可據以表達這段過渡期的確切說法:「 matrescence」(編按:此為沙克斯因應研究所創造的英文字,可解讀為「母親調適期」或「初為人母期」)。

「matrescence」聽起來就像「 adolescence」(青春期),沙克斯認為這絕非偶然,因為這兩段時期都讓人因身體的變形、體內的荷爾蒙改變而發生情緒上的激烈變化和調適。就像青春期是成長必經過程,沒有人會視之為疾病,「母親調適期」亦然,只是它不在醫學辭典裡,醫師也不會特別說明教導,於是這段過渡期就常常跟「產後憂鬱症」這種更嚴重的狀況混為一談。

陷入苦惱的拉鋸戰

為了讓求診者了解這段初為人母者必經的調適期,沙克斯用了「推與拉」的拉鋸戰概念形容她們常陷入的困惑與焦慮。

拉的部分:人類的新生兒非常依賴母親,它們還不會走、也不會自行覓食,很難照顧。於是,人類演化中讓母親在寶寶誕生時開始分泌催產素,助她將生命的注意力拉回到寶寶的身上,讓它成為她世界的中心。

推的部分:然而,同時,她的內心產生抗拒,因為她憶起其生命中除了母職外尚有其他部分,如她的其他關係,她的工作、嗜好、靈性和知性生活,更別說吃喝拉撒睡等生理需求。

這時,如果新手媽媽想做其他事,不想照顧寶寶,就不免感到罪惡,覺得自己是否變成一個壞媽媽了?

「當然不是!這代表妳是人。繼續關注妳其他的人生面向,是好事。」沙克斯表示,「而當妳保有自己的其他身分或特質,妳也給孩子空間發展他們自己的特質。」

與人分享內心掙扎

因此,新手媽媽在照顧寶寶生命和保有個人生命間會產生拉鋸心理,純屬正常。沙克斯認為她們應該視之為母親調適期的自然走向,而無須驚慌,「如果她們知道多數人都很辛苦的活在這種拉鋸戰中,就不會引以為恥,或感到孤單了,而這也有助於降低產後憂鬱症的發生」。

沙克斯堅信,如想改變文化上看待母親調適期的方式,唯有透過談話療法,不只是跟心理醫師,也跟自己的伴侶、朋友、其他的母親等,這樣別人也可以因了解他們自己的轉變而提供妳更好的支持。

「當一個寶寶誕生時,母親的角色也是,只是各自以不同的方式處於不穩的狀態中。母親調適期是很深刻的生命歷程,也讓母親備嘗艱辛,但人性也由此而來。」沙克斯說。

為母不易
齊格拉:媽媽心裡苦 但一定要說


雪兒.齊格拉(Sheryl Ziegler)擁有心理學博士學位,她在丹佛市開業,專事兒童和家庭問題的諮商治療,另外也身兼多職,包括擔任北科羅拉多大學遊戲治療博士班的兼任教授。

去年,齊格拉出版了《媽咪累壞了:如何重拾你的生命並同時教養出更健康的孩子》(Mommy Burnout, how to reclaim your life and raise healthier children in the process)。她出版此書與沙克斯提出「母親調適期」論點,本意有異曲同工之妙,都在解開母親的心結,讓人一窺母親的心事,最重要的是讓全天下母親不再孤軍奮鬥,只是齊格拉放大母親的生命歷程,而不只是專注於初為人母的過渡期。

無以名狀的問題

一如沙克斯因緣際會的走入新手媽媽的心理研究,齊格拉的《媽咪累壞了》除了本身是三名子女的媽能完全體會母親的辛勞外,也另有因緣。

約三年前,在整理母職的相關研究時,齊格拉無意中找到女性主義作家傅瑞丹( Betty Friedan)的作品《女性的奧祕》(The Feminine Mystique),讀到第一章〈無以名狀的問題〉時就讓她心有戚戚焉,覺得每個母親都該讀一讀,它為過去和現在的母親的處境下了注解。

傅瑞丹先前訪問過許多母親,她們私下坦承覺得自己孤單、不得志,也不好意思承認自己在養家的過程中感到失落。傅瑞丹把母親們的苦惱稱為「無以名狀的問題」 。

比起過去的婦女,現代女性可隨心所欲的接受更高的教育、追求想要的職業、女權也更伸張。不過,齊格拉發現,「現代母親的孤獨感和失落感跟過去的母親無異」。

母親多半很孤單

身為兒童和家庭治療師的齊格拉,在臨床上常聽到很多母親抱怨她們很累、吃不消,也很孤單。對照自身處境,齊格拉一開始不覺得自己有那麼孤單,因為她有體貼的丈夫、有所屬的社區等,直到一次看病經歷後才全然改觀。

當時,她兩天不舒服了,就自行開車去醫院;檢查後,醫師把她安置在一間單人病房。之後,她打開電視,把自己安頓下來,儘管不舒服,但覺得很知足。當時,她坐在床上,有人照應,還有條溫暖的毛毯可蓋、有足球比賽可看,也沒小孩要照顧,不用洗衣洗碗,眼下只有她一人獨處。在醫院難得可以喘口氣,一開始讓她很放鬆,感覺好棒,但過了一會兒隨著新奇感不再,她突然意識到除了家人她還沒有誰可以讓她打電話過去說說話,這才驚覺她始終在家庭和工作間穿梭,根本就沒有什麼朋友,自己其實很孤單,卻完全不自覺。

齊格拉的生病經歷讓她體悟到,母親「無以名狀的問題」並未因現代婦女有了經濟能力後就消失,差別只在於許多在家的全職母親會因沒去賺錢養家而覺得遭非議,職業婦女則因沒善盡母責而備感罪惡,橫豎都覺得很失敗。

終結孤單的方法

於是,齊格拉開始研究母親孤單的原因。結果,她發現,即便現在婦女一周上線十七小時,每天掛在臉書上至少一小時,但過去四十年來,女性的朋友圈卻愈來愈小了,而少了親密的友誼則有害身體健康,有研究顯示,有好友的病患存活率可多出百分之五十,孤獨感卻可增加死亡風險,情況更甚抽菸和肥胖。

那麼,母親這無以名狀的孤單問題是否有解決之道呢?

齊格拉表示,「當然有!我們只需把每周花在線上的十七小時省下來,用這時間去跟一、兩位知心女性朋友互動。」那次生病體悟後,她自己也開始伸出觸角,平時就算很忙很累,還是會跟朋友聯繫,分享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齊格拉鼓勵全天下母親保有自己的朋友圈,在忙了一天後仍留一些時間給朋友,讓彼此問候談心;在彼此關懷中,讓每個母親的生命獲得關注和見證,也藉此一起終結母親「無以名狀的問題」中最嚴重的孤單問題。
  相關新聞
風雲人物18藍領搖滾教父 布魯斯.史普林斯汀 發揮音樂救贖力  
經典人物19 安迪沃荷 打破種種藩籬 成就非凡人生  
Herstory62 韓裔女星吳珊卓 自信有亮點  
經典人物17 建築巨擘柯比意 理念前衛 充滿人文情懷  
趨勢人物18 企業家赫弗南 洞悉未來因應之道  
生活智人25 莫林的堅強之旅  
Herstory61 蜜雪兒.歐巴馬 活出真性情  
生活智人24 巴特與亨利 樂當現代新好父親  
趨勢人物17 塔布斯 把市民當鄰居  
生活智人23 歐諾黑:放慢腳步 人生更快意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