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幸福多一點
  江羚瑜傳遞幸福使命
  2019/3/30 | 作者:文/胡雪綾 | 點閱次數:1223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胡雪綾

走進深不見底的鐵窗裡成為教誨義工,江羚瑜是收容人眼中的「老師」,但她卻說:自己從收容人身上,學到更多在課本與職場中得不到的寶貴經驗!

江羚瑜眼中,他們與一般人沒什麼不同,甚至也從沒想過曾經作惡的他們,到底有沒有「教化」的可能,她只是盡其所能地扮演陪伴的角色,傾聽她們的故事,提供實用的建議,卻意外喚醒受刑人內心柔軟的一面。

人生絕不能失去盼望

江羚瑜多年前剛進監獄、看守所舉辦大型讀書會時,發現許多被判長刑期的收容人,流露著對人生絕望的眼神,然而,當生命尚未走到尾聲,卻早已對人生失去盼望,那麼這個人還「活」著嗎?

透過一則又一則充滿哲理的黑色幽默,江羚瑜讓這群很可能在高牆內度過餘生的同學們,重新看見自己的價值,畢竟只要還有呼吸,誰說生命不可能出現奇蹟?

經過一次又一次讀書會洗禮,江羚瑜不斷傳遞著「以死觀生」的理念,分享唯有看見生命的有限性,才更有動力追尋夢想的無限可能,每每在讀書會後進行隨機問卷調查,這群全身刺青的大哥、大姊們,竟出人意料的約有十分之一會填寫「死後願意當大體老師」,坦言:「期盼在生命盡頭,還能發揮一點點『殘餘價值』。」

年輕時的江羚瑜,由於家人期許她成為公務員,乃順從的去讀商科,很快的,她發現自己並不喜歡算錢作帳,感興趣的其實是音樂、藝術和創作。考進台灣藝術大學廣電系後,江羚瑜如魚得水,畢業後進入一家佛教電視台當企製,卻因為過於內向,主管建議她去負責後製剪接。「因為那個機緣,讓我看到許多師兄師姐無悔並喜悅的付出時間、專長幫助別人,也開啟我當義工的因緣。」

五年後轉入平面媒體當財經記者,採訪之餘一有空就去當義工。「對我來說,這些都只是舉手之勞,卻讓我看到自己的價值。」擔任義工多年,江羚瑜結交各行各業的朋友,個性變得幽默、活潑,還經常應邀到學校、企業、社團……暢談她多年點點滴滴的義工收獲。

一切因緣自動到眼前

「一切因緣,都是自動來到眼前的!」江羚瑜因為彈琴愛樂也創作歌曲,認識了盲友組成的啄木鳥樂團,二○○五年起,便經常利用下班空檔或是周休二日,擔任盲友及弱視者最值得信賴的手臂及雙眼,協助他們安全抵達目的地及上台表演。

二○○九年,啄木鳥樂團視障長笛手陳妍如,請她自掏腰包陪八位視障朋友去絲路。江羚瑜想都沒想就說「好呀!」但真的出發後,才知道這是一趟艱鉅的任務。全團只有她是明眼人,得以一擋八眼觀耳聽,照顧全團盲友上下舟車,飲食睡眠。行程中從早到晚,江羚瑜兩隻臂膀,隨時要勾著兩位全盲朋友,還要一直為他們講述眼前景色,甚至在高溫五十二度的新疆火焰山,也要顧前顧後,不能納涼躲晒。

一趟玩下來,盲友意猶未盡,立刻著手計畫隔年去西藏海拔五二○○公尺、平均溫度零下二十度的珠峰大本營。江羚瑜面對這個連常人都不見得能輕易抵達的目的地,竟毫不遲疑再度接下任務。一路上眾人高山症嚴重,發燒、腹瀉、打點滴,虛弱到不行,江羚瑜從一開始腹瀉到珠峰,還要照顧盲友,因此被大家封為「拉拉隊長」,一行人終於一圓珠峰夢。

發現自己的諸多潛能

「在我身上,老天爺不只一次說明『施比受更有福』。」江羚瑜從踏入社會就經常獲邀寫書,二○○九年去絲路之前,他原本正在寫《聽聽老闆說什麼》一書,絲路之旅回來後,二○一○年再度陪伴盲友登上珠峰大本營, 回來後她一氣呵成把兩段旅程寫成《有「睛」無險:絲路天路奇行記》,不但用文字寫下視障朋友的圓夢故事,讓更多人了解他們的世界,也讓許多公益組織看到江羚瑜的善念和行動力,還獲邀前往佛光山「福慧家園」分享行腳心得,並種下因緣,二○一六年將盲友及各界好友募得的二十七公斤醫療物資及文具,送到拉薩盲校及後藏革吉小學及當地醫院。

有一陣子,她迷上馬賽克拼貼畫,也在網路上結交一群愛玩馬賽克藝術的朋友。其中一位單爸發起組成「單親家庭互助協會」,江羚瑜因此理解單親的世界,便把創作的馬賽克作品捐作募款之用。

「在沒有從事義工服務之前,原本以為自己只懂文字工作,但如今我知道,自己有能力募款、帶視障朋友遠遊,還能為紀錄片配樂、為電台製作台呼,原來我有這麼大的力量,可以做這麼多的事。」她眼睛發亮地說,人不必等退休才去做義工,愈早懂得付出,愈能提早體會生命中的美好!

天堂門前深深祝福

江羚瑜曾任8年財經記者,工作中很輕易可以訪到「喊水會堅凍」的財經界大老闆,然而江羚瑜發現:許多年過去後,儘管大老闆的話言猶在耳,但真正令她永難忘懷的,卻是從志願服務過程中,處處聽見、看見萬事萬物的生命力,並因此體會到許多感動。

2013年,一場親戚的告別式,讓江羚瑜的義工領域出現戲劇性的變化。「走進殯儀館成為禮儀義工,完全不在我的預期中。」

雖然在世俗眼光中,殯葬過程充滿哀號哭泣不吉不利的負面能量,但江羚瑜反而在過程中深感充滿祝福的正能量。「不論是風光大葬的企業家,生前令人膽寒的黑道大哥,或是身後蕭條無人送別的遊民,當事人只要在世間走過一回,不論告別式繁複或簡單,其實都同等莊嚴。」

2015年,她將難忘的服務經驗、所見所聞化為文字,寫下《天堂門口的最終祝福》,真實揭開殯儀館的神祕面紗,讓人直視死亡禁忌,感嘆繁華易得真情難求,體會生命的有限性,更須全力以赴、活在當下。

出版至今各界熱烈迴響,更獲得當時新竹看守所所長于淑華的厚愛,邀她自2016年起,每個月前往新竹看守所及新竹監獄舉辦讀書會,與不同刑期的收容人談生死。

曾有受刑人對江羚瑜說:以往獄方安排的讀書會,他們常不抱任何想法去參加,對老師苦口婆心講的道理,也覺得「我早就沒救了,講這麼多幹什麼?」但聽完江羚瑜的殯儀館義工經驗,他們沉思了,甚至親口告訴她:「我真的不能再進來了,已經快50歲了,過去浪費太多時間,實在對不起家人……」期盼出獄之後,重新修復和家人的關係,好好孝順父母,盡責照顧子女。

如今,江羚瑜持續每周前往土城女子看守所,以一對一的訪談聆聽收容人的故事,不但滿足自己愛聽故事的好奇心,更透過獨一無二的「人生畢業典禮」故事,提供對方寶貴且中肯的建議,幫助許多收容人重拾對人生的盼望,更始料未及地為自己拓展出另一條截然不同的分享之路。

阿偉抄經找回生命

這次已是阿偉(化名)第二次入獄了。第一次因吸毒、偷竊而鋃鐺入獄時,被判很多年,好不容易出獄,竟然相隔不到兩年,再度回到獄中,儘管刑期只有三個月,卻是他一生中最難熬的時刻。

阿偉這次是因持有假護照而再度入獄,實際上,三個月刑期原可易科罰金九萬元,但父母卻情願讓他身陷囹圄而不讓他交保,這使得他對家人相當不諒解,也因此覺得這比第一次蹲了數年苦牢,感到更加痛苦難堪。

阿偉第一次初見教誨義工江羚瑜時,全程意氣風發、眉飛色舞地「暢談」過去和其他收容人聯手與獄方大玩捉迷藏的「豐功偉業」,江羚瑜聽得心驚膽跳之餘,忍不住反問:「為何再度入獄?」這一問,他沉默了很久……

好不容易,阿偉緩緩吐實,談到自己原本已洗心革面遠離幫派朋友,第二次入獄可說是相當冤枉。「儘管以往聽過不少小弟為大哥頂罪的故事,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成為別人的犧牲品。」阿偉不平之心顯而易見。

「抄經」是獄方規定一定要做的作業,由於上級沒有規定要寫多少、寫多久,沒耐心的阿偉總是心不在焉過了數小時仍寫不到一頁,內心煩躁不安,還差一點就放棄了。

但教誨義工告訴他:「抄經有助於靜心,隨著經文抄寫反省過去,唯有誠心懺悔,才不枉來獄所走一遭。另外,沒事也可讀讀書啊。」阿偉默默點頭,不發一語。

第二次再見到阿偉,他不再提及當年荒腔走板的事蹟,倒是主動談起抄經的好處。「剛開始幾天,難以體會抄經的好處,甚至覺得很煩。然而抄了幾天後,心境竟漸漸有所轉變。」

原本,阿偉對於父母、妻子情願每周舟車勞頓來探監,卻不願繳清罰金讓他自由,非常不諒解,但抄經數十小時後,他內心驚覺自己已年近半百,既不曾照顧妻兒,更是父母放不下的牽掛……忍不住內心悔愧,邊抄經邊落下男兒淚。

「我在獄中,我的父母也跟著坐牢,他們的心,也被囚禁了!」教誨義工告訴阿偉,曾在殯儀館當義工時,看到白髮人送黑髮人無比淒涼,期盼他離開這裡以後,要好好孝順父母,阿偉眼眶泛紅無語。

阿偉出獄前,最後一次和教誨義工會面。教誨義工發現他已不再抱怨人生,反而談起出去後的事業、家庭、個人等目標規畫,強調未來也要繼續抄經、到殯儀館當志工……教誨義工靜靜地聆聽著,看見阿偉眼神露出曙光和期盼,確信他的生命中已種下感恩的種子。
  相關新聞
黃莉涵 為愛出走 加勒比海  
印度牛車劇團 在異鄉活出不一樣的自己  
劉玄詠指揮的手種水果騎重機紓壓  
林永發林冠廷父子結伴悠遊藝術天地  
透過助人找到生命的價值  
人親土親林資湖的共好哲學  
戀戀花語林文莉彩築桃花源  
NGO媒婆 幫助別人自己更快樂  
陽光伏特家 機構屋頂變金雞母  
曾信榮騎出生命的奇蹟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