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社論
  社論--校園霸凌事件的反思
  2018/8/3 | 作者: | 點閱次數:621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花蓮地檢署檢察官因認為自己女兒在幼兒園受到霸凌,便率同員警逕行闖進幼兒園「審案」,引起各界嘩然,也因其失當行為被法務部檢審會決議停職並送監察院彈劾。

此一事件固是其個人行為,卻可看出整個台灣對校園霸凌之事有各自解讀,且因家長和學校對霸凌定義之不同,容易產生爭執。

兒童福利聯盟公布去年校園霸凌經驗報告指出,有七成五受訪者表示曾經受到校園霸凌。但校園霸凌通報事件,這兩年的平均數字卻只有五百多件,確認成案的件數只有一百多件,不到五分之一。

此一現象正凸顯大家對霸凌的定義和感覺有差異,這也常常是校園和家長在處理霸凌事件時,有半數學校不太想管,也有半數學校或家長是愈管愈糟。

校園霸凌基本上可分為關係霸凌、肢體霸凌、性別霸凌和網路霸凌,通常肢體霸凌是最明顯也容易察覺、關係霸凌比例最多、網路霸凌則是由於網絡興起,成長速度快,至於性別霸凌則因校園積極推展性平教育而有減緩趨勢。

教育部於一○一年訂定校園霸凌防制準則並也設置「防制校園霸凌」專區,但此兩者似是以法律角度為主,而非從教育的面向思考。

換言之,其重點在於如何處理的程序問題和救濟方式;如在防制校園霸凌專區中也只強調霸凌的相關法律問題,對於真正預防校園霸凌的教育與認知,似乎較不重視。

對於霸凌定義為何,教育部有明文規定,但開宗明義的第一句卻令人難以理解:「學生間的暴力鬥毆行為不一定就是霸凌」,此「不一定」常常引起爭議,特別是教育部要求校園霸凌事件均應經過學校「防制校園霸凌」因應小組確認的法定程序。

難怪台灣校園霸凌事件一年只有五百多件通報,其中只有一百多件被確認成案,這跟有七成人認為自己曾經被霸凌經驗有極大落差,可知台灣校園霸凌教育實應再加強,特別對於家長的教育更要極力推廣。

每個孩子都是父母心中寶貝,當孩子回到家中哭訴著:我在學校受到同學欺負,父母必十分不捨,若再看到孩子身上有一些皮肉外傷,心中更為糾結,轉悲為憤。

若不了解整個霸凌處理程序,就氣沖沖跑到學校去理論、興師問罪,甚者會由被霸凌者變為霸凌者,這是校園霸凌常見之事。

校園霸凌問題是教育問題不是法律問題,若單單只從法律角度來處理校園霸凌問題,恐怕只會讓校園霸凌問題更為嚴重,一切還是要回歸到教育本身,特別對於被認為是被霸凌或霸凌他人的學生如何積極輔導,最為重要。

以此事件而言,這兩位小朋友都是無知且無辜,應該重視其後應如何輔導。換言之,當學校霸凌事件有五分之四不被確認成案,後續輔導可能也和成案者的輔導機制同樣重要。

防制校園霸凌,事先教育預防比事後法律處理更為重要且有效;不只是學生和教師需要加強友善校園的反霸凌教育,家長也應接受同樣的宣導課程,讓大家有同樣的認知,才不會因誤解而讓霸凌事件愈演愈烈。
  相關新聞
社論--劣政摧殘中影  
社論--十一月的驚奇  
社論--電力政策不可草率  
社論--地方選舉 應在年中舉行  
社論--國際重要調查與評比的孤兒  
社論--觀塘案失信於民  
社論--故宮文物不能當政治祭品  
社論--中選會應不黨不私  
社論--高齡貧窮化的悲劇  
社論--還有長路要走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