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人間佛教學報‧藝文綜合版
  鄭佩佩與陳麗麗
  2018/7/8 | 作者:星雲大師 | 點閱次數:405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藝人鄭佩佩(左)與星雲大師合影。圖/人間社
    
文/星雲大師

鄭佩佩


鄭佩佩女士(一九四六~),上海人。是香港最早一代的武俠女星,有「俠女」之稱。

南加州洛城十八台(KSCI),一般稱為「十八台」,為美國加州洛杉磯的無線電視台,隸屬美國亞裔媒體集團,它不是某個人專有的,電視台將每天的二十四小時,分包出去,讓有心做節目者,來認領一個小時或二個小時,依自己的理想來做節目,由多種語言,在不同時段輪流播出。鄭佩佩女士在這個電視台裡面,也有一小時的節目,教人做素菜。我在美國看到這個節目覺得奇怪,有女俠之稱的電影明星鄭佩佩,怎麼在介紹素食呢?

一九八八年,美國西來寺落成當天,她帶著「美國亞洲電視公司」的工作人員前來採訪。而後她曾請我到他的節目講演佛法。我又應她的要求,將當時在台視播出的《星雲禪話》節目錄影帶,交由她在洛城十八台的節目中播出。就這樣,和她在洛杉磯「十八台」的因緣下,進而了解她。

鄭佩佩女士個性非常獨立,帶著女兒在洛杉磯創業奮鬥。過去演過多少電影,比方,李安導演的《臥虎藏龍》,其中有一段在竹子的上方武鬥,就是在宜興的竹海拍攝,讓我留有深刻的印象。

一視同仁 隨緣淡然

過去佛教給人的形象,大多是在山林中、寺院裡、出家眾的身上,但真正為人所需要的佛教,則是將佛法落實在社會上、家庭中、飲食起居生活裡。故國際佛光會核定了「檀講師」制度,希望有佛學基礎的在家信眾,共同負起弘揚佛法的責任。而鄭佩佩女士自從加入佛光會以後,由於她過去所演的電影,情節多是忠孝節義之類,再加上她為人正派、很有佛性,對佛教也了解不少,擅長於廣東話,當時香港佛光協會成立之初,她就住在香港的「佛光精舍」裡,早晚都很虔誠地在佛堂裡念佛、拜佛,並幫忙佛光會的發展,故總會核定她的檀講師資格。

擔任檀講師的她,經常在世界各地如馬來西亞、菲律賓、美國、汶萊、大陸等地弘揚佛法。憑著過去在電影裡訓練的口才、演技,以穩健的台風,透過幽默的語言、活潑的動作,生動地將佛法傳播出去,很受信眾歡迎。

她也常到佛光山海外道場當義工,結了不少好緣。有幾次,大眾一起吃自助餐,她總是隨眾,不特意做作,擺出大明星的樣子,要人為她服務。看到餐台上有空盤子,她也會順手收拾,維持桌面的潔淨。與人講話,更是沒有上下之分,一視同仁,極為自然。她就是這麼隨緣、淡然的一個人。

為了維持生活,鄭佩佩偶爾會到大陸客串電影、電視劇的演出,並也從事寫作,在佛光出版社的協助下,她在馬來西亞《中國報》的專欄,曾結集成《擦亮心燈》一書。又她的自傳《回首一笑七十年》,要出版時,我還替她寫序。

在台灣演藝界的人士,參與佛教活動的人很多,信佛的人也很多,例如,勾峰也在佛光會做了幾十年的會員,還把我的《玉琳國師》編成連續劇《再世情緣》,可以說發行到全世界。聽說在印度加爾各答華人社會,播出這一齣劇,正是中午時間,大家都看到忘了要吃飯,可惜,勾峰把這一個劇本賣給中國電視公司,自己並沒有賺到很多的利益。

又如,中央電影製片廠的名導播王童,為佛光山拍攝了一套開山三十周年的紀錄片,不但不要報酬,還說他在佛光山,得到一句無比寶貴的一句話:「沒有什麼了不起!」

為教弘化 不求名聞

有一次,在佛光山法堂,他聽我簡報開山經過,說道:「實在了不起!」我不經意地回說了一句:「遇到一些磨難障礙,沒有什麼了不起!」沒想到這句話為王導演帶來歡喜自在,此後批評他的一些言語傳到耳邊時,他不再煩惱,因為「沒有什麼了不起!」受到什麼委屈、苦難,心想「沒有什麼了不起!」

一切放下。「沒有什麼了不起」不但成為他的口頭禪,而且提升了他的生命境界,如同增加了百萬財富一樣。

還有,像趙大深、夏玉順、李璇、李濤、李艷秋……都很有心對佛教有所貢獻,而我這個人不善於和人交際,見到面都是談簡單的佛法,佛法之外就沒有事情。佛教也沒有這方面的人才來帶領引導他們,甚為可惜。

鄭佩佩女士曾說過:「將自己奉獻給佛教,用佛法來淨化人心,安住、超越自我,才感覺到過了真正的人生。」雖然現在她已七十左右,但是看起來還是很年輕,對於演藝生涯,仍能叫座,對佛法的宣揚,依舊熱心。我眼中的鄭佩佩,她不只是一位演藝人員,也是護法甚力的虔誠信徒,對於長達數十年,為了佛教弘化,而不求名聞利養,實在不得不記她一筆。

陳麗麗

陳麗麗(一九五一~二○一七),湖北人。一九八○年因反串演出電視連續劇《江南遊》中的小王爺一角,可說讓人津津樂道,而獲得「小王爺」的暱稱。他主演的每齣電視劇,皆由自己親自演唱,可見其功力。

一九九四年,為慶祝台北道場落成,舉行了四十九天的「素齋談禪」,請社會上各階層人士,藉著與我對談禪道的機會來了解禪的本意,一方面也讓社會大眾,前來認識新落成的台北道場。記得那時陳麗麗就參加過「素齋談禪」的聚會。後來他加入佛光會,成為佛光會員,曾擔任過佛光會的理事、台北大安分會會長。

我在高雄體育館辦「回歸佛陀的時代」,讓信眾在梵音法喜中,猶如回到二五○○年前的靈山勝境……那時約有六萬多人參與大會。陳麗麗非常歡喜的到會場中,唱〈順治皇帝讚僧詩〉博得滿堂喝采。過後他向我禮拜說道:「師父!只要用得到我,隨時叫我,能有機會為佛教盡一點心力,是我最大的福氣。以後有什麼活動,需要有人唱歌,可不能忘記我啊!」

歌聲供眾 廣受擁護

後來,陳麗麗在佛光山、佛光會,經常以歌聲供養大眾,如佛光山的供僧法會、我在紅磡香港體育館的講座、佛光大學的「老歌義唱會」、「梵音歌舞」等節目,都不曾缺席。尤其她所唱的「禪詩」、〈郊道〉,深受佛教徒的喜愛擁護,至今仍讓人樂道。

她為人活潑,絲毫沒有大牌紅星的架子。參與法會都很虔誠禮拜,如果遇到午餐、晚餐,往往是一個麵包、一個便當,和一般信徒一樣吃著,多少年來,我看她都毫不做作的非常歡喜。為籌辦佛光大學的建設經費,佛光山舉辦的「佛光緣書畫義賣」她也捐出鄭板橋的字,來共襄盛舉。

陳麗麗曾告訴我,為了挽救蔣緯國將軍的前途,不要讓他們兄弟不合,她一直跟著蔣緯國同進同出,而蔣緯國與我,也可以說交誼很厚。所以,他們的心事,對我都沒有隱瞞,他們的憂悲得失,也都跟我敘述。

為了廣大信眾能更方便,在生活中接觸到佛法,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於漢生廣播電台,特別製作的《自在人生》節目,由鄭羽書、陳麗麗兩位主持。為了感念她們二人的發心奉獻,我亦為這個深富意義的節目作了一段開場白:

「世間上的人,在生活中,往往過得不自在,即使擁有了金錢、房產、名位,仍然感到沒有意義。人生要如何才能夠生活得自在呢?不外要學我們最敬仰的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又名『觀自在』,觀自在就是觀照自己在不在?平時如果我們沒有『禪』的修養,很容易受外境迷惑,每天都是被人牽著鼻子走。如果能夠觀自在,就能觀境自在,在境界裡面隨心自在。觀人自在,在人我相處上很自在。觀事自在,在一切事務塵勞裡皆能自在。觀我自在,沒有貪瞋痴,不計老病死,當然就很自在。反之,則一切都不自在。觀世音菩薩因為能夠隨處隨緣,故能逍遙自在。因此,國際佛光會的《自在人生》節目,是希望大家在生活中奉行佛法,有慈悲、有智慧,過一個真正自在快樂的人生。」

尋找自心 珍惜佛法

有一年我在西來寺,得知她生病,回台灣後特往榮民總醫院探望,祝她早日康復。

陳麗麗每次在與我談話中,都流露出「自皈依佛、自皈依法、自皈依僧」,真誠的信心,可見三寶,不但是她的信仰,也是她的生命。不管是電視演員,或者是「小王爺」,還是萬千觀眾,都已是過眼雲煙,只有佛法僧三寶,會在她的心中,與她的生命以及她的未來,永遠共同存在。

王惠萍記者曾問我,演藝人員學佛風氣很盛,其原因為何?我覺得演藝人員,平時都在光鮮亮麗的舞台上向外表演,把歡笑帶給大眾,少有內心的生活,學佛是向內尋找自我,找尋我們自己的佛心、佛性,是一種向真、向善、向美的智慧之舉,而聰慧的演藝人員在舞台上,也是真善美的化身,當然會珍惜親近佛法的機會。



《參學瑣憶》系列至十四日刊登圓滿,七月十五日(周日)起,將連載《星雲大師全集》第一冊《六祖法寶壇經》。星雲大師於前言中提到,「人生最大幸福事,夜半挑燈讀《壇經》。」《六祖法寶壇經》是中國第一部白話文學作品,是中國文化中的一朵奇葩,更是禪學的偉大著作。尤其,是一部闡述人人真心本性的重要經典,它指出我們真正的生命,因此也可以說是一部充滿生命智慧的寶典。

大師以十個篇章、近三十萬字篇幅,闡述中國禪宗六祖惠能大師的思想,以親切樸實的問答方式,帶領我們「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的生活修行。
  相關新聞
【星雲大師全集252】海天遊踪1-33  
【星雲大師全集252】海天遊踪1-32  
《海天遊踪》讀後回響  
《海天遊踪》讀後回響  
【星雲大師全集252】海天遊踪1-31  
禪與現代人的生活  
陸鏗  
【星雲大師全集252】海天遊踪1-30  
【星雲大師全集252】海天遊踪1-29  
【星雲大師全集252】海天遊踪1-28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