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家庭
  我的另一半一個女婿一個兒
  2018/5/17 | 作者:文/顧莉敏 | 點閱次數:198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顧莉敏

母親去世以後,看父親孤零零一個人生活,先生鼓動我把父親接過來,和我們一起生活。

家人一同享受天倫之樂,就不用像歌裡唱的那樣「常回家看看」了;美中不足的是,老年期PK更年期,我和父親偶爾會有摩擦。

就說父親房間裡的網路電視吧,如同是父親的「變形金剛」玩具,一會沒有節目,一會網絡被斷開……反正,屋裡的電視機總是頻繁地和父親作對!剛開始我還有點耐心,時間長了就有些不耐煩了,嘟嘟囔囔地說是父親亂按遙控器造成的;父親總是不承認,說根本沒亂動遙控器!而先生會在我們父女倆爭執得不可開交時,挺身而出:「人老了就像小孩一樣,妳就不能多點耐心?絮絮叨叨累不累!」

先生其實不太熟悉電子產品,但為了讓老爺子看上電視節目,只能硬著頭皮擺弄電視機,三搗鼓二搗鼓,基本都能搞定。在老爺子的電視機不斷罷工的過程中,先生也將電視機的習性掌握得一清二楚,以至於父親只要看不成電視,就會條件反射地想起他那「能幹」的女婿。

歲月如梭,到我家時60多歲的父親,如今已是80歲高齡,身體大不如以前,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接踵而來。糖尿病要在飯前打胰島素,才能把血糖降下來。父親眼睛不太好,而我從小就怕打針,記得小時候學校打預防針,我總是嚇得哇哇大哭,到處逃竄。因此,一天早晚兩遍飯前打胰島素的任務,先生是責無旁貸了。

父親的生活習慣是早睡、早起、早吃飯,於是原來喜歡睡懶覺的先生,現在總是早早起床,給父親打胰島素;晚上有應酬,也必須給父親打過胰島素才出去吃飯;三天兩頭還負責幫父親查血糖,根據血糖的高低調整胰島素的劑量。

我們姐妹三人,兩個在上海,父親一旦住院,基本上都是由我來照顧。要買菜、做飯、陪護父親,忙得焦頭爛額;幸好先生體卹我白天的忙碌,晚上都是他到醫院陪護父親。而父親一看到女婿來看護,總高興得眉開眼笑,因為糖尿病,我會限制父親吃這吃那,女婿來了,他才好趁機提出想吃啥的要求。

有一次,父親心臟病住院,先生的母親也正好住院,我讓他去看護婆婆,他說,他們手足多,母親那邊不缺照顧的人,抽空去一下就行了。父親這邊就我自己一人,他要不幫忙照看一下,我就太辛苦了;再說,婆婆和他的兄弟姐妹也都支持他的做法。

病床上的父親,看著忙裡忙外有些消瘦了的女婿,忍不住對我說:「都說一個女婿半個兒,我是一女婿一個兒!自己的親生兒子也不過如此。」
  相關新聞
【接近神話】 熟女的清涼夏日  
禮輕情意重 禮物的溫度  
生命鬥士 123,加油!  
難分難捨 別惜物過頭  
悅.讀.人.生 誠意十足的圓仔花  
【生活快門】 時鐘密碼  
【使命必達】誰讓我是你媽  
【愛的關鍵字】做自己情緒的主人  
【學習放手】人生斷捨離  
【季節美味】來碗夏日的絲瓜麵線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