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社論
  社論--困擾國人的低薪問題
  2018/4/8 | 作者: | 點閱次數:638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二十年來,雖然國內生產毛額的平均仍為正成長,但受雇者之薪資所得,卻未見提高,若以消費者物價指數平減後,不但未見正數,反成負數,若以實質生活水準衡量,尚不及二十年前的半數。

有人解釋低薪問題,非但困擾我國,自十年前金融海嘯使得各國薪資成長減緩,尤其在開發中國家最為明鮮。除了像中國大陸之外,都陷入成長乏力,受雇者低薪的困境。

對於低薪不滿的怨言,政府常以此乃國際上共同之現象為說明。事實上全球性之低薪問題,早已為有關之國際組織所注意,國際勞工組織(ILO)的《全球薪資報》、國際貨幣基金(IMF)的《世界經濟展望》、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的《經濟展望》和《就業展望》,都對低薪間提出討論。雖各有立場與觀點,但對主要因素看法卻相當一致。

國際勞工組織觀察近三十年資料,除大陸之外,幾乎所有國家的勞動份額(勞動報酬占國內生產毛額的比率)普遍下降。從國際貨幣基金資料可知在先進諸國資本財的價格下滑甚速,使資本效益提升,企業主透過規模經濟、工作自動化、機器人等方式以資本取代勞動力。

國際貨幣基金也指出除了資本取代勞力之外,全球自金融海嘯之後,經濟復甦動能不足,成長率偏低,陷入低成長陷阱,不利提升薪資。貿易障礙及金融管制消除,通訊、運輸、技術進步使成本降低,先進諸國採用外包生產;開發中國家因外資投入,亦以資本密集偏高,跨國企業勢力大,亦不利勞工之薪資爭取。

不同技術水準之受雇者,在不同國家的勞動份額相差很大,中低階層勞工勞動份額,不但就業機會大量減少,且所獲勞動份額亦大量下滑;而高技術的就業機會增加,且所獲勞動份額亦同樣上升。造成生產技術進步促使工作職位兩極化(Polarization)。

同一企業,因職位不同有薪資落差;不同企業因所屬產業的專業程度不同,薪資亦有較大的差異;以歐盟統計署的資料,勞力者薪資的差異有六成是因為企業的產業類別,四成是來自企業內部的企業平均。

國與國間薪資之差異,除前述原因外,亦受工會密集與力量大小之左右。近年工會勢力逐漸衰退,談判議價能力微小,亦使受雇者的薪資難以提高,如我國薪資水準以有強力工會組織之國營事業較高,即可見與工會組織之運作有關。

欲解決低薪資問題,除改善上述原因,更應在以下各方面致力。如改善稅制,使稅制公平且有效率,如企業內部薪資差距縮小,可採取高階經理人薪資透明化辦法,改變目前流行派遣工制度,首先由政府及公營單位做起。協助勞工適應市場變化,透過教育訓練,提升技能水準,適應新的市場需求;並輔導錯置(displaced)之勞工,重回其適宜之勞動職位。

改善低薪問題是複雜而龐大的多面向問題,必須舉國上下共同以無私的態度和同理心努力,始能有效。改善低薪問題,必須經濟政策、財政政策、租稅制度,勞工政策,社會福利政策,每一部門都要承擔責任;而最大的責任在整個國家的走向。
  相關新聞
社論--急增的政府舉債危機  
社論--台灣在AI產業的布局與機會  
社論--學測自由選考,高中如何因應  
社論 一個孩子都不能少  
社論--勞保改革比國保更迫切  
社論--公權力與選舉奧步  
社論--劣政摧殘中影  
社論--十一月的驚奇  
社論--電力政策不可草率  
社論--地方選舉 應在年中舉行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