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專刊
  我眼中的星雲長老
  2018/3/17 | 作者:文╲學誠和尚(中國佛教協會會長) | 點閱次數:815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首屆兩岸中青年佛教人士聯誼交流會,禮請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談傳承。
    
文╲學誠和尚(中國佛教協會會長)

三、長老的「大願力」「大擔當」

省庵大師在《勸發菩提心文》裡說:「嘗聞入道要門,發心為首;修行急務,立願居先。」對於大乘行者來說,發菩提心、立大悲願是比開悟證果更首要的急務。願力決定一個人的始終,智慧決定一個人的成敗。從願到行,要有菩提心,要靠大智慧。

星雲長老直承太虛大師「要立願將個人的身命,為建立正法、昌明佛教而犧牲」的精神,從一開始便高高擎起了「興教度眾」、「佛教靠我」的大願之幢。

從中國近現代以來的烽火亂離中成長起來的長老,親眼目睹、親身感受到古老佛教在時代巨變中的衰敗落後、應對倉皇、振起乏力,佛教現狀與時代發展之間錯位、脫軌所帶來的撕裂之痛,激起了長老改變佛教命運、重建佛教的大願力、大擔當。

上世紀5、60年代的台灣,當大部分出家人還在延續山林佛教靜自觀心的修行傳統時,星雲長老卻率先將眼光投向了現實社會,以「敢為天下先」的勇氣和年輕人特有的朝氣,打破了寺廟與人間的那道「圍牆」。從此,中國佛教的弘法方式不再是「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式的清高被動,而擁有了人間進取的精神、主動奉獻的品格。當年宜蘭的小小歌詠隊,唱響的不僅是一首佛曲,更是中國現代佛教的新樂章;「我們的佛教來了!」的喇叭聲,展示的不僅是鄉村佈教的新奇觀,更是現代佛教的新姿態。

長老出家80年,創建佛光山50餘載,最令我感佩的是,他將古老的中國佛教變成了「我們的佛教」—屬現代的每一個人的佛教。「我們的佛教」,意味著佛教不再是「另一個世界」裡的事情,而是現代社會的一部分、現代人生活的一部分。當佛教真正成為「我們的佛教」,佛教便擁有了最廣泛的社會基礎和時代生命力。

從山林佛教到人間佛教,從修行人的佛教到「我們的佛教」,長老所走出的這條現代佛教轉型之路,靠菩提心、大悲願,也靠擔當心、智慧行。長老的智慧不是書本知識、學理玄思,而是求真務實的生命經驗,是圓融通達的禪宗心法,是一種來自人間、用於人間的「中國式智慧」。

從佛光山的成功和影響中,自可見到長老的悲智願行;在與他的交往互動中,我則有更真切的體會。

2007年5月,由江蘇省佛教協會、鑑真學院圖書館主辦的「2007中國揚州佛教教育論壇」在鑑真學院圖書館隆重舉行,我與長老在論壇上共議佛教教育的未來,感受到他對佛教命運的深切關注、對佛教人才的深厚關愛。

2008年5月,星雲長老時隔20年再來北京,訪問中國佛教協會並於中國佛學院發表題為「佛教與和諧」的演講。期間我參與接待長老一行,並擔任長老演講的主持人。在演講開始前,我為佛學院師生介紹了星雲長老數十年來秉持大悲大願的菩薩心,創建佛光山,弘揚人間佛教,推動現代佛教教育、文化、慈善、國際弘法事業,成立國際佛光會,在世界各地創建200餘所道場及多所大學、文化機構,為佛教弘揚發展做出的卓著貢獻;讚歎他以拳拳赤子之心,為海峽兩岸佛教界的友好交流所做的大功德。在一個多小時的演講中,他引經據典、亶亶不倦,將佛教的和諧思想圓融於當下社會、圓融於時代文化,令聽眾如沐春風、心開意解。作為現場聽眾之一,我也感觸頗多:他的開示深入淺出、意味無窮,樸素的言辭裡蘊含佛法至理、普應群機,平實的語氣中感化人心、耐人深思;處處彰顯出俯仰古今、圓融無礙的智慧,時時體現出胸懷天下、心包太虛的格局,在在流露了對兩岸同胞福祉和祖國早日統一的殷切期望。

2014年11月30日至12月2日,由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主辦的「首屆兩岸中青年佛教人士聯誼交流會」在無錫靈山及宜興大覺寺舉行。國家宗教局局長王作安、星雲長老和我共同主持了首場活動「佛教教育的發展與兩岸交流座談」。長老在座談會中提議,兩岸佛教界尤其是中生代應當多往來、多交流。對於兩岸和平問題,他認為,佛教能擔任兩岸和平的橋梁,促進彼此和好友愛、相互認同,建議兩岸佛教可在佛門傳統、在家居士教育、提升比丘尼等四眾弟子弘法角色,以及增加兩岸宗教團體互動等議題上建立共識。

2017年9月11日至9月16日,應台灣「中華人間佛教聯合總會」及佛光山的邀請,我率中國佛教協會代表團一行22人赴台進行了為期6天的訪問交流。9月11日至13日,我和代表團一行首先來到佛光山拜訪了星雲長老,並與佛光山僧眾進行交流,期間還榮幸地獲贈南華大學授予的管理科學榮譽博士學位。長老91歲高齡,大病初癒,但是卻以忘我的精神和至誠的熱情歡迎我們的到來,還在烈日下率佛光山千餘位弟子為我們送行,並從輪椅上站起身,令人動容。

在《貧僧有話要說》一書中,星雲長老曾特闢專章,回顧自己一生發心立願的變化過程。他謙遜地說,自己花費了60年以上的歲月,才在發心立願方面有了一點悟道,對佛菩薩發出如下告白:「慈悲偉大的佛陀!請讓我來負擔天下眾生的業障苦難!請讓我來承受世間人情的冷暖!請讓我來延續實踐佛陀的大慈大悲!請讓我來代替佛陀實踐示教利喜。」

四、長老的「大情懷」

星雲長老之「大」,不僅因其格局之大,視野之大,願力之大,擔當之大,還因其情懷之大。

自古出家人都被稱作「方外之人」,漸漸地,出塵不染變成了淡漠高冷,高深的境界令人望塵莫及。慢慢地,佛教也淡出了人們的視線。

其實,佛教中一樣有古道熱腸、知恩報恩的情義;更有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情懷。在星雲長老身上,我看到了這種大情義、大情懷。

他情懷之大,從家國到人類,從世界到法界;他情懷之廣,從宗教到文化,從社會到自然;他情懷之深,從「給人信心、給人歡喜、給人希望、給人方便」到知恩報恩,從「以眾為我」直至恆順眾生。

僅舉我與長老來往的數例,來略述我所體會到的長老的大情懷。2015年9 月4日,「海峽兩岸及港澳佛教界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祈禱世界和平法會」在北京龍泉寺隆重舉行。星雲長老與兩岸四地佛教界高僧大德不辭辛苦,蒞臨法會,並共同拈香主法。在場緇素二眾以無比虔誠之心誦經祈禱,共同祭奠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的遇難者,緬懷為反抗侵略、爭取民族獨立自主而獻身的英烈,祈願祖國和平統一、繁榮富強、人民幸福安康、世界持久和平。星雲長老在法會致辭中表示:抗日戰爭時期,中國軍民是以血肉之軀奮勇抵抗日軍入侵,是全民抗戰的精神以及無數抗戰先烈捨生取義換來了國家的新生,捍衛了民族的尊嚴。今天的中國已不再是從前的中國,我們有能力、有信心捍衛祖國的完整和民族的尊嚴。當代佛教文化倡導的慈悲、正義、和平對提升社會道德,維護社會安定團結起著極其重要的作用,只有維護和平,人民才能幸福,人類才有未來。

他的言行充分流露出他一直以來的家國之情、民族之情、人類之情,而這種情懷都繫於長老數十年如一日對於祖國統一、世界和平、人類幸福的不懈努力之中。這種努力、這份情懷,同樣體現於他對佛教文化的珍愛、保護、傳承與弘揚當中。

2016年3月1日,星雲長老在北京國家博物館出席「捐贈北齊佛首造像回歸儀式」,我在場見證這一歷史性場面。他以九十歲高齡,無償捐贈並親自護送流失二十載的佛首歸來,不僅具有傳承佛教文化的歷史意義,更寄寓兩岸「合璧」統一的未來意義。他在捐贈儀式上表示:佛首回來的意義,不但說明海水隔斷不了兩岸的文化、歷史,隔斷不了我們的血源關係,也隔斷不了佛首、佛身的合璧。凡是有海水的地方,就有中國人;凡是有陽光照到的地方,就有中國人。大師還特別強調,要愛護中華文化,因為「文化、信心是我們的靈魂、生命,對自己不能沒有信心」。他希望每一個炎黃子孫都要相信自己「我能夠」「我可以」,充滿對自我的信心;並「希望這一次金身合璧,不但讓佛像合璧,也讓兩岸因緣更加和平。」

這些發自肺腑的真誠話語,讓我感受到星雲長老心中那分濃濃的民族之情、文化之情。

在南京大報恩寺佛頂骨舍利盛世重光法會上,在金陵刻經處成立150周年紀念會上,我都能見到星雲長老的身影。只要有回饋家鄉、報效祖國、利樂有情、祥和世界的因緣,就有他奔波的足跡;只要有給人信心、給人歡喜、給人希望、給人方便的時機,就有他慈悲善巧的行誼。

結語

《普賢菩薩行願品》中關於「恆順眾生」有這樣一段話:

於諸病苦,為作良醫。於失道者,示其正路。於闇夜中,為作光明。於貧窮者,令得伏藏。菩薩如是平等饒益一切眾生。何以故?菩薩若能隨順眾生,則為隨順供養諸佛。若於眾生尊重承事,則為尊重承事如來。若令眾生生歡喜者,則令一切如來歡喜。何以故?諸佛如來,以大悲心而為體故。因於眾生而起大悲,因於大悲生菩提心,因菩提心成等正覺。譬如曠野沙磧之中,有大樹王,若根得水,枝葉華果,悉皆繁茂。生死曠野菩提樹王,亦復如是。一切眾生而為樹根,諸佛菩薩而為華果。以大悲水饒益眾生,則能成就諸佛菩薩智慧華果。何以故?若諸菩薩以大悲水饒益眾生,則能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是故菩提屬眾生。若無眾生,一切菩薩,終不能成無上正覺。

當我看到這段經文時,便會想起他星雲長老。

精采專文將陸續於《人間福報》連載,詳細內容請參閱3月16日出刊──第14期《人間佛教學報.藝文》
  相關新聞
我慢慢走近星雲大師  
信徒香會  
我眼中的星雲長老  
我眼中的星雲長老  
我像一個和尚嗎?  
各界人士話說大師  
佛光菩薩表揚  
佛光菩薩表揚  
記 北門口的師父 二、三事  
為了佛教 發菩提心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