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專題
  一生只做一件事 做和尚
  2018/3/14 | 作者:慈惠法師 | 點閱次數:2226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星雲大師經常應邀到各地講經說法,慈惠法師隨侍翻譯已逾60年,譯語流利通暢,無人能出其右。 圖/資料照片
  • 大師與慈惠法師 圖/資料照片
  • 精采專文將陸續於《人間福報》連載,詳細內容請參閱3月16日出刊──第14期《人間佛教學報.藝文》 圖/資料照片
    
文/慈惠(佛光山開山寮特助)

星雲大師1927年出生,12歲出家,至今年農曆二月初一出家80年,從小沙彌到老和尚,從孑然一身到弘法五大洲,始終不忘初心,他的一生如偈云:心懷度眾慈悲願,身似法海不繫舟,問我一生何所求,平安幸福照五洲。

「出家人」3個字,盡數涵括師父過去80年的歲月。出家是他的日常,亦是他的桂冠;是他一生的工作,也是他從未改變的願心。

我的師父星雲大師,12歲出家;今年,我的師父92歲,他是一個出家人。

「出家人」3個字,盡數含括師父過去80年的歲月。出家是他的日常,亦是他的桂冠;是他一生的工作,也是他從未改變的願心。

說到「出家」,依照常情,一個人之所以選擇剃度出家,必定有重大的理由。最常聽到的,出家是為了「了生脫死」、「斷除煩惱」,甚至於對人生的一切已經作過仔細的考量,所以一個人決定出家,光是心裡思索的過程,都是很不容易的。但是,我們的師父並不是這樣,他出家時才12歲,一個小孩子並不懂得這些,可以說他是「自然而然」的選擇了出家這條路。

永不退票 一句話奉守一生

事實上,依照師父自己所說,他出家是因為一句信口的承諾。當年中日交戰,母親帶他離家尋找失蹤的父親。路經南京棲霞禪寺,有人問他:「小朋友,聽說你想做和尚?」他當時另有專注,就隨口應答:「是啊!」隨後,棲霞山的監院志開上人叫他過去,很嚴肅的問他:「小朋友,聽說你要做和尚?」這個時候,師父才想到:「啊!原來這件事是認真的!不管怎樣,我已經答應了,就不能反悔。」所以,儘管面對一位陌生的大和尚,師父還是鼓起勇氣說:「是的,我要做和尚。」

在我隨侍師父弘法的六十多年裡,師父有一句話令我印象深刻——「永不退票」,我借用這句話作為師父一生的概括。可以說,打從他承諾出家這一刻起,只要承諾的事情他就絕對不會反悔。應該說,他一生待人處事,堅持「永不退票」的慣例,是從那麼小的時候就在實踐、履行了。

長大後就讀佛學院,學院裡面有很多規矩要求,出家的戒律也非常嚴格,所謂「犍槌」、「棒喝」,對年輕人而言,有很多是不講理的、不以為然的、不能適應的。當時師父就心想:「出家人受這種教育是當然的。這不是適不適應、喜不喜歡就可以改變的,總之我心甘情願出家,面對這一切都是當然的。」因此,師父的《往事百語》就有這一句話:「一切都是當然的。」

發心立願 不能做焦芽敗種

佛學院畢業之後,師父23歲到台灣,一直念念不忘老師芝峰法師講的「不要做焦芽敗種」。這幾句話串起來很有意思:「心甘情願」出家;所受的「一切都是當然的」;我要把一個和尚做好,不但要做好,還「不能做焦芽敗種」。所以,渡海到台灣以後,師父很努力的探索如何弘揚佛法、普度眾生,誓言絕不能做佛門的敗類,不能成為佛門焦芽敗種。芝峰法師的這句話給了師父很大的力量,在他一生的弘法生涯之中,鼓勵他不退失菩提心。

廣結善緣 有佛法就有辦法

從宜蘭念佛會開始,到創建了佛光山,一直到在全球五大洲創建數百間的佛教道場,師父一直堅持的就是「我不能做焦芽敗種」。縱然弘法工作,遇到的很多人事物都有所欠缺,但始終立志要做好一個出家人。尤其師父一直強調,當有困難、不順利的時候,就要想到「這是當然的」──因為我跟人家結緣不夠,我給人家的不夠多,所以才不夠順利,因此要廣結善緣。如何「廣結善緣」呢?就是處處與人為善,一心為人著想,就能結好緣。

「廣結善緣」就是佛陀的「緣起法」,也是一位出家人極為重要的根本思想。師父的一生走在「廣結善緣」這條路上,即本本分分的奉行佛陀的「緣起法」。果然,他是正確的,他一生的成就靠的不是金錢、不是攀緣,而是依靠「廣結善緣」,如果事情做的不順利,甚至有人反對,師父會認為:「是我結緣不夠,不必怪人家,自己要努力創造好因好緣,事情就能辦成。」因此師父堅信「有佛法就有辦法」。

善用資源 破銅爛鐵能成鋼

即使是被尊崇為大師,師父依然是「三衣一鉢」,一碗麵、一個茶泡飯就很滿足。即使他寫了3、4千萬的文字,出版了365本的《全集》,他沒有要求自己必須有一個書桌、一個書房。他很簡單,這也是我很佩服的一點,在非常簡單有限的資源裡,成就了今天佛光山的事業。他有一句話「殘兵敗卒都能打勝仗,破銅爛鐵也能成鋼」。他作為一個出家人,不只生活資用簡單,包括弘法利生,都是在極其有限的資源之下完成的。我最敬佩也一生努力向師父學習的,就是這句「殘兵敗卒都能打勝仗,破銅爛鐵也能成鋼」。

師父堅守出家人本分,再好的禮物、再多的東西給他,他拿到手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個我要送給誰」。「給」的精神,是大乘菩薩道六度的第一:「布施」度,師父是完完全全在奉行佛法,所以我一生努力向他學習。舉凡做事,我經常告訴自己:「不要想到買東西,要這個要那個,不要想一定要具備多少人力。」我會勉勵自己去相應師父說的「殘兵敗卒能打勝仗,破銅爛鐵也能成鋼」。在我看來,師父真正的成就,是建立在這種觀念上;這種簡單樸素,就是出家人的本分,這一點我真的五體投地的敬服。

注重威儀 真正的奉行佛法

作為一個出家人,師父時時刻刻注意威儀,不管如何忙碌,進出在紛繁的社會人群中,他總是如此與眾不同,全因為他的威儀。有很多弟子、信眾被師父折服,也是因為他的莊嚴。這種莊嚴並不只是靜止地站在那裡,而在於揚眉瞬目、舉止言談之間,在在處處的得體、和諧、自在、從容。他的威儀並不是刻板的,或是讓人感覺高不可攀的權威,而是無限柔和,讓人感覺到春風般的親和力。我們修行追求福慧共修,一般人所謂的修行,不外是遇事要心地柔軟、學習慈悲;遇到困難要腦力全開、以智慧處理。

在師父身上,我發現他的慈悲、智慧是另外一種層次:他不是經過思考做作或者努力勉強自己學習,而是一種自然流露,好像他這個人心性本來如此。我想,真正的慈悲、智慧,應該要到這樣的地步,讓自己完完全全變成慈悲智慧的人,這才是真正的奉行佛法。

年近90歲時,師父幾次生病,進出醫院,不管動完手術、做完繁瑣的檢查有多累多痛苦,他一定會馬上向醫生、護士表達「謝謝你們」,那種慈祥讓人感受到他致謝的真誠,那種感恩是發自內心的流露,總讓醫護人員驚歎「大師身上完全看不到生病的倦容」。這幾年來,他因為行動不便要坐輪椅,可是我們所有的弟子、甚至親近的護法信徒,發現師父即便坐輪椅依然是莊嚴的,抬頭舉手非常有威嚴。出家人的「四威儀」,師父已經把它化成個人的氣質。

最近不經意間看到師父吃飯,結果發現他端碗、拿筷子的手勢,完全是齋堂過堂的「龍吞珠、鳳點頭」,雖然不是在過堂,而且人在病中,可是這些威儀就變成了他自然的習慣,依然保持如初。從這一點來講,出家人的威儀,不是在出眾典禮的時候才有,而是在日常生活中就具足著。

不要而有 把錢用在弘法上

近一兩年,師父常常在講:「我愈來愈感謝我的師父志開和尚。當時師父跟我說:『我喝茶的錢給你用,你都用不完,但我就是不給你;為什麼不給你,現在你不懂,有一天你會明白。』果然,我後來懂了,甚至隨著歲月積累、年紀增長,愈來愈覺得這句話受用。

因為沒有給我錢,因此沒有養成我購買的習慣;有了錢不知道怎麼花,才會考慮應該為圖書館買書,幫助青年人讀書,幫助哪個家庭解決困難;也正是因為不知道為自己用錢,因此才會把錢用在弘揚佛法上。」佛光山的信徒看到自己的供養布施,全被用在佛教事業上,所以才歡喜。因為師父的「不要」,他們才更願意給予,這就是師父常講的「不要而有」。

從師父做的這一切,整合來看,他是一個完完全全的出家人。尤其在最近,儘管師父一直生病,他卻經常對信徒說:「我很歡喜這一生做和尚。即使面臨很多困難,有很多不足,我還是覺得很歡喜。我這一生只做了一件事,什麼事?做和尚。」甚至說這一生覺得沒有做的很好,所以來生還要來做和尚。

出家八十 締造三百歲傳奇

春節前夕,《人間福報》為策畫「星雲大師出家八十年紀念專題」,向我索稿。我想到師父豐富深廣的著作之中,一類詮釋了他對人間佛教的體悟,再有一類剖析了他對人間萬事的看法,還有一類則記述了他為人處事的理念。《往事百語》這一套屬於第三類,是師父一生很受用的100句話,為幫助青年學子立志,真實記錄了他從童年、出家、開山、弘法數十年身體力行的基本觀念。而師父也希望弟子們從《往事百語》熟悉、明白、了解、學習,如何增上一個修道人的道業信心。因此,這篇文章透過師父《往事百語》的幾句話,總結我的閱讀心得,也就是我所認識的師父。

在時間的長河中,80年如雲如煙,80年可謂一瞬之夢;對一生弘揚人間佛教的師父,80年也可以締造人生三百歲的傳奇、80年可以發揮弘法五大洲的能量。值此師父出家80年之際,我不禁歡喜地詠歎:我的師父星雲大師,12歲出家;今年,我的師父92歲,他是一個出家人!(節錄)
  相關新聞
雲水書車 照亮偏鄉孩子未來  
人間福報 走向全世界  
【防詐騙系列1】假檢警怎麼騙你的?  
全球佛光人 至心誠意供僧寶  
無量壽音樂會 唱出道情法愛  
話說佛光山 學習大師的願心願力 佛法傳遍各方  
沙彌聖地行腳 復興印度佛教  
台北醫院護理之家失火 9死30傷  
長照惡火6年5起 新評鑑失靈?  
醫護救援病患 彰顯互助溫情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