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因緣果報
  菩薩辦案
  2018/2/26 | 作者:文/平禾 | 點閱次數:2218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高速公路交流道路燈明亮,黑色休旅車輕快地穿越一盞盞路燈,車身閃爍金光。右轉燈亮起,切入右側車道,沿著迴旋彎道疾駛下交流道;左轉燈亮起,切入平面車道。駕駛座車窗旁突然出現戴著安全帽的人影。 圖/心皓
    
文/平禾

高速公路交流道路燈明亮,黑色休旅車輕快地穿越一盞盞路燈,車身閃爍金光。右轉燈亮起,切入右側車道,沿著迴旋彎道疾駛下交流道;左轉燈亮起,切入平面車道。駕駛座車窗旁突然出現戴著安全帽的人影。

「啊!」車中響起一聲尖叫的同時,車前發出一聲巨響,車身震動,窗外騎士身影瞬間向外偏斜像箭往前射出,機車車頭左右激烈扭動,車身失控後輪向前甩、傾倒,加速度將騎士拋飛往前摔,倒地的機車刮擦柏油路發出一串火花和刺耳的尖銳摩擦聲。

當一切都靜止,江春風和太太歐苓苓急忙跳下車,跑到騎士身旁。機車頭有凹陷擦撞痕,車燈燈罩破裂,把手扭曲,路面散布燈罩碎玻璃和零件,藍色安全帽露出綁著馬尾的長髮,血泊泊從髮絲下流出,歐苓苓捂著嘴,自言自語:「慘了!慘了!」

「小姐!小姐!」江春風蹲在女騎士身旁呼喊。她一動也不動。他試著推推她的肩膀,全無反應。

一輛路過的白色轎車停下來,男駕駛跳下車問:「需要幫忙嗎?」一面拿出警示標誌擺在車禍現場後方警示後方來車。

江春風看著熱心駕駛擺放警示標誌,看到其他路過車輛用手機拍照錄影,突然向歐苓苓吼:「趕快報警啊!」

女騎士依然俯臥在地,沒有人敢移動她。

江春風摟著哭泣的歐苓苓安慰、安撫,不時合掌向天祈求。天上沒有雲沒有月亮,只有冷冽的寒風呼嘯而過。



幾乎有一世紀那麼久,歐苓苓才聽到救護車警笛聲。又經過一世紀,迴轉的紅黃色警示燈由遠而近閃耀而至。後方跟著一輛閃著藍紅燈的警車。

救護車停在女騎士附近,兩名救護士下車查看女騎士傷勢,快速打開後車廂,拉出擔架和頸椎固定器,熟練地將女騎士放上擔架,頸部固定後抬上車,警示器音量全開,高速飆往醫院。

「是這輛車和機車相撞嗎?」一名警員走過來問江春風夫婦,另一名警員在拍照和記錄雙方的車牌號碼。

「車禍發生時誰開車?」

「我。」歐苓苓手舉到胸前輕聲回答。

「妳開車?是妳開車?」

「對,我先生吃尾牙時有喝一點酒,不能開車,叫我開車。」

「請拿身分證和駕照給我。」警員看完證件後,忙著繪製現場圖、測量旅休車和機車的位置,地面刮擦痕跡,最後帶歐苓苓和江春風到派出所製作筆錄。

「歐小姐,請妳說明肇事過程。」警員打開電腦叫出檔案問筆錄。

歐苓苓一字一句述說如何離開餐廳,走那一條路上高速公路,下高速公路時因有大轉彎她還踩煞車減速慢行,不料在接到平面道路時機車不知何時冒出來,「我真的沒有看到她的機車……她突然就冒出來,我馬上踩煞車已經來不及……」



派出所值班檯電話鈴響,製作筆錄的警員接聽。

「歐小姐,跟妳相撞的那位小姐,頭部重傷,救不回來,走了。」警員嘆了一口氣:「我的同事回報,那位小姐姓陳,只有21歲,還在念大學。」

「嗚!」歐苓苓掩面壓抑哭聲,猛搖頭。在一旁陪伴的江春風趕緊抱著她的頭。江春風身高175公分,嬌小的歐苓苓頭部只到他胸口,她就這樣將頭埋在他的胸前。他抱著她,輕撫頭髮安慰,在她耳邊喃喃低語。

「因為肇事的對方已經死亡,案件從過失傷害變成過失致死要移送地檢署由檢察官偵辦。」警員列印筆錄:「依程序要先去警分局由偵查隊偵查,再移送地檢署。」

歐苓苓紅著眼眶,看著警員替她上手銬,「可以不要戴手銬嗎?我不會逃跑。」

「對不起。」警員搖搖頭拒絕:「依規定刑事案件的嫌犯都要上手銬。」

江春風寸步不離跟著歐苓苓到警察分局偵查隊。

偵查隊偵查員又問一次筆錄,對於案發過程的人、事、時、地、物等相關問題問得更詳細,再次比對現場圖,並將兩輛肇事車移置警分局停車場。

「歐小姐,我們現在要報請檢察官偵辦,妳坐在這裡等。」偵查員說完,拉起歐苓苓戴手銬的那隻手,解下一隻手銬,銬在牆上鐵桿。歐苓苓淚汪汪望著江春風。

他握著她沒有上銬的那隻手:「渴了嗎?要不要喝飲料?」她搖搖頭。

「放心,我會解決的,我們一起解決,我會陪在你身邊,我會陪著你。」



地檢署輪值外勤案件的檢察官林雲松,接獲女騎士死亡相驗通報,指示警方先傳送偵訊筆錄。他看完歐苓苓的筆錄,初步了解肇事過程,決定馬上相驗遺體。

「馬上通知值班的法醫,我們一個小時後出發到醫院相驗。」林雲松指示書記官:「要偵查隊將筆錄和肇事車輛拖到醫院停車場,帶嫌犯歐苓苓到醫院等候傳訊。」

「是!」書記官分頭傳達檢察官的命令。

一小時後,林雲松與書記官、法醫搭乘公務車直驅醫院太平間。女大學生的父母哭斷腸,母親看到檢察官攔路下跪喊冤:「求求檢察官為我女兒作主,她年紀輕輕,人生正要開始就被撞死,我不甘心…不甘心……求檢察官嚴懲那個開車撞死我女兒的人……」

「我一定會好好偵辦,依法懲罰肇事的人。」林雲松扶起女學生的母親,「請讓我和法醫進去看看您女兒的傷勢,查明死因,我一定會秉公處理。」

林雲松與法醫進入太平間相驗女學生遺體,查閱醫院急診醫療紀錄、X光片等。

「很明顯是重摔造成。」法醫說:「頭顱骨折,顱內嚴重出血死亡,手腳臉部有摔車時的擦傷,其他部位都沒有傷。」

「車速應該很快?」林雲松自言自語,掏出手機點開記事本記寫下備忘錄,「兩輛車的車速都要查。」完成相驗後,林雲松走進隔壁佛堂,在木雕地藏菩薩聖像前合十問訊,虔心默禱祈求:「辦案順利,為死者伸冤。」



醫院停車場,林雲松和偵查隊小隊長蹲在休旅車旁。

「休旅車的左側前車門、左鏡框和左輪葉子板上方有擦撞痕跡。」偵查小隊長指著刮擦痕,「機車的右側車頭鈑金有新的擦撞痕,兩車擦撞痕跡高度吻合,也與歐苓苓的說法相符。」

林雲松點點頭,從車道踱步回地下停車場旁的太平間,經過歐苓苓和江春風,看到歐苓苓身材嬌小,聞到江春風身上有淡淡的酒味,剎那間猶如火石電光一閃,心中閃現一個念頭。

「我要在佛堂開臨時偵查庭,隔離偵訊。」林雲松指示,「先問歐苓苓,再以證人身分問她丈夫。」隔離偵訊,就是分開偵訊有犯罪嫌疑的人,不讓雙方聽到彼此的說法,避免串證。

「是。」偵查小隊長聽到隔離偵訊,馬上嗅到一股不尋常的味道,立即指示一名偵查員帶歐苓苓進佛堂;兩名偵查員一左一右陪同江春風坐在室外等候。

林雲松穿上檢察官紫色黑領法袍,書記官穿黑色法袍就地開庭。

「這輛車平常誰在開?」

「我先生。」

「今晚是你開車?」

「對,因為我先生吃尾牙時有喝酒,不能開車。」

「好,請你到車上模擬肇事當時的情形。」

歐苓苓依指示坐上駕駛座,一邊描述下交流道擦撞同向機車的經過和報警、救護的情形。

「很好,請你依我指示操作開關。」林雲松依序說:「開大燈、閃大燈、踩煞車、左方向燈、右方向燈、雨刷……」



林雲松接著偵訊江春風。江春風走進佛堂,看到地藏菩薩聖像,馬上移開眼光。

「江先生,本檢察官以證人身分訊問你,因為你是本案的目擊證人,你要實話實說,如果供詞虛假做偽證,依法可以判處7年以下徒刑。了解嗎,如果了解,請在具結書上簽名。」

「是,我了解。」江春風回答,簽名具結。

「這輛肇事的休旅車平常是你在使用?」

「是。」

「今晚為何由太太開車?」

「我在尾牙宴中喝酒,不能開車。」

「肇事之前,她今天晚上開車順利嗎?」

「很順利,從餐廳到上高速公路都很順,她雖然不常開這輛車,但不陌生。」

「她開車時有開大燈嗎?」

「當然有開燈,晚上開車怎能不開燈?」

「你愛不愛你太太?」

「啊!」江春風愣了一會兒:「當然愛,愛她。」

「你太太那麼嬌小,駕駛座高度不符她的身高,你忍心讓她背黑鍋?」

「今晚真的是我太太開車。」江春風說:「檢座誤會了,車子從肇事地點到警分局是警員幫忙開車,可能因此調整座位高度。」

「嗯,有可能。」林雲松出示手機,「但是,你看看,這一段是書記官剛才拍攝你太太模擬開車的畫面。」

影片中檢察官說:開大燈。歐苓苓竟找不到大燈開關,摸索了一陣子才打開大燈;「閃大燈!」歐苓苓試了又試才讓大燈閃爍;「雨刷」歐苓苓找不到雨刷開關,最後兩手一攤,投降。

「你不是說她開得順?」

「她……她平常很少開這輛車,所以不習慣按鍵開關位置。」江春風解釋:「今晚她開車前,是我先啟動引擎,幫她開大燈再讓她駕駛,晚上沒有下雨,她當然沒有使用雨刷。」

林雲松走到地藏菩薩聖像前合十問訊,轉身向江春風說:「你在佛前要說實話,真的是你太太開車嗎?」

江春風看著地藏菩薩聖像,又看看林雲松,「車是我太太……」說到一半突然下跪,「車是我開的,對不起!對不起!」

「你為什麼叫太太頂罪?」

「因為我上次酒駕被吊銷駕照,這次又撞死人,怕被判刑坐牢,家中老小沒有人養,才要我太太頂罪。」

小啟:閱讀本版後,有任何心得想法或建議,歡迎來信。請寄newsmaster@merit-times.com.tw
  相關新聞
贖罪  
佛堂與禪房  
車輪下的媽媽  
工地疑雲  
神之約定  
紅燈綠燈  
小啟  
手機的煩惱  
菩薩辦案  
回家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