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因緣果報
  恩人仇人
  2018/1/22 | 作者:文/平禾 | 點閱次數:1993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小魏在這裡!」一個少年大喊,霎時從巷子另一端衝來五、六個國中生堵住小魏去路。 圖/心皓
    
文/平禾

這個故事取材自真實案例。作者平禾是資深社會、司法記者,喜在案件中找尋富有人性的愛恨瞋痴故事,給人心靈的啟發,出版小說《判決人生》、《色計》。

「小魏在這裡!」一個少年大喊,霎時從巷子另一端衝來五、六個國中生堵住小魏去路。

「你很囂張喔!竟敢送花給我女朋友。」人高馬大的小方斜眼看人,學大人的口氣:「你不知道她是我的女人嗎?」

「我問過她,她說,不是你的女朋友。」小魏將書包橫擋在腹部,雙手握拳,「不是你的女人,她是他爸爸媽媽的女兒。」逗得其他人一陣大笑。

「你亂說!」小方臉紅:「我們是……我們是筆友。」

「她說,只收過你一封信。她根本沒有回信,你就到處說她是你女朋友。」

「你亂講!」小方面子掛不住,衝上去揮拳想封住小魏的嘴巴。

「她說,你的信錯字連篇,覺得你很搞笑。」小魏用書包擋下小方的拳頭,回踹一腳。

「你再講!大家扁他。」小方一聲吆喝,其他人一擁而上,圍著小魏拳打腳踢。小魏毫不閃躲奮勇回擊,激起其他人的鬥志打得愈起勁,將他打趴在地。

「連寫信都不會,笑死人了!」小魏踡縮身體,嘴巴仍不認輸。

這句話惹惱小方,從書包抽出一把長長的西瓜刀,街燈照耀下刀刃閃著金屬森冷光輝。

「啊!」小方怒吼揮刀。

「幹什麼!閃開!」高俊榮突然衝進來擋在小魏前面,小方止不住力道,刀刃砍在高俊榮右臂,刀刃沒入手臂皮膚裡,待刀刃抽離肌膚,皮膚湧現一條紅色血絲,接著血液噴濺小方的臉,小方瞪大眼,嚇得往後退,大夥互望一眼,一哄而散。



小魏看著血從高俊榮手臂泊泊流出,一時慌了手腳,奔回家拉著爸爸到場,先用布替高俊榮包裹止血,魏爸爸騎機車載高俊榮馳往醫院。

「傷口很大,縫三十多針。」醫師完成縫合手術後向等在診間的高家父母和魏爸爸說,「現在沒事,為了預防感染,會再打一針,回去要吃七天抗生素,還有手臂盡量平放,不要使力拉扯傷口。」

「沒事就好。」高爸爸搖搖頭,「唉!愛出風頭,早晚會被人砍死。」

「你在講什麼話?詛咒自己的兒子!」高媽媽氣得回嘴。

「感謝阿榮挺身而出救我兒子,阿榮是救命恩人,高先生就不要再罵他。」

「我不是罵他,我了解他。」理小平頭灰白頭髮的高爸爸說:「他不是真的挺身救人,只是愛出風頭,正經事不做,每天遊手好閒跟國中生、高中生混,愛當老大,也不想想自己幾歲。」

「兒子救人受傷是件好事,你就不能褒獎兩句,一定要罵他?」高媽媽護著兒子。

「阿榮要好好休養一陣子。」魏爸爸打圓場,「我叫計程車送你們回家。」

當晚,魏爸爸送一個大紅包送到高家道謝。次日,再送兩隻土雞和十全大補貼中藥材給高俊榮補身體。

一個月後刀傷癒合,高俊榮去醫院拆線,回家時碰到放學的小魏。

「小魏,我今天去醫院拆線,你看。」高俊榮抬起手臂,露出一條長長的刀疤。

「還會痛嗎?」小魏看著刀疤,想起當天的情景,心有餘悸。

「不會痛。這讓我更勇敢!」高俊榮摸摸刀疤笑著說,「刀子砍到的時候不會痛,坐你爸的機車到醫院的路上震動顛簸,拉扯傷口才痛得要命,我一路叫到醫院。」

小魏看著刀疤,滿心感激卻不知該說什麼。

「好啦,沒事了。」阿榮豪爽地大笑,拍拍胸脯:「以後你有什麼事,包在我身上!」



小魏高職畢業馬上去當兵,退伍返鄉在電信公司當技術員,負責鋪設纜線,維修線路。有天,騎機車載女友小鈺回家,在眷村入口廟前廣場涼亭巧遇高俊榮。高俊榮眼睛滴溜溜看著小鈺打量。

「這是小鈺。」小魏介紹雙方:「這是我家鄰居阿榮,他是我們村子裡的孩子王,我們從小一起長大。」

「咦?你沒有說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有一次我跟國中同學打架,對方突然抽出刀子要砍我。」小魏說,「幸好是阿榮衝進來伸手阻止,右手臂被刀子砍到。」

「喔!不是這樣,那時候場面驚險……」高俊榮比手劃腳地描述當天的情景,小魏如何地弱小被打趴倒地,奄奄一息,他如何英勇地衝進去擋刀救人,最後指著刀疤:「就是它救了你男朋友一命。」講得口沬橫飛,看到小鈺崇拜的眼神才滿意地收場。

當小魏啟動機車要離開時。

「小魏等一下有件事,私下講。」

小魏下車與高俊榮相偕走到榕樹下。

「這幾天找不到工作,連買菸的錢也沒,借我五千。」

「五千?」小魏瞪大眼,「我只有三千,晚上還要帶小鈺去吃飯。」

「不然給我兩千。」

小魏數兩張鈔票給高俊榮。

「我看到你拿錢給阿榮。」小鈺問。

「嗯!他跟我借兩千元。」

「他常跟你借錢嗎?有還嗎?」

「嗯!」小魏敷衍地回答。



廟前廣場搭起棚架,棚內二十張鋪粉紅塑膠布的大圓桌,棚外五、六張紅色圓桌擺滿青菜、乾魷魚、豬腳等食材,一旁幾座蒸籠正冒著蒸氣,幾個廚師手持菜刀在砧板上「扣!扣!扣!」切蘿蔔絲,油鍋裡的炸黃魚飄著香味。

「恭喜!恭喜!」高俊榮拱手朝魏爸爸道賀。

「阿榮,感謝你來,請坐請坐。」魏爸爸指著靠近主桌旁的第二張桌子。

「爸,阿榮沒有帶禮金。」小魏的妹妹提醒。

「算了啦,沒有關係。」

喜宴開始,新郎魏仁杰、新娘小鈺站在舞台,聽著鄉長、縣議員致詞,祝福永浴愛河,白頭偕老,早生貴子。

「我是新郎官小魏魏仁杰的鄰居,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我是高俊榮,大家好。」高俊榮酒醉滿臉通紅,步履不穩地搶上舞台,「今天是小魏大喜的日子,我想要講一段故事,讓大家知道舉辦這場婚禮是多麼難能可貴……十年前,小魏讀國中二年級,跟一個小混混競爭追求一個可愛的妹妹……」

「噢,天啊!」小魏站在舞台上滿臉通紅,額頭冒汗。小鈺轉頭看了他一眼。

「那時候場面驚險……」高俊榮再度描述當天的情景,小魏像隻小貓被一群餓狼似的同學打趴在地,他聞聲救人英勇地衝進去振臂擋刀……,最後指著刀疤:「去醫院縫了三十多針,我吭一聲都沒有。」他展開雙臂左右圈住小魏和小鈺,「因為他是我兄弟!」語畢,台下掌聲雷動,滿堂喝采。

散場時,高俊榮像英雄似地在門口送客,捱到最後一刻跟小魏和小鈺合照,並把小魏拉到一旁:「新郎官,這場婚禮真熱鬧,看來紅包收了不少,先借我五萬,下個月還你。」

「你向我借的錢什麼還過?」小魏鼓起勇氣回嘴:「禮金是要付辦桌喜宴、聘金等開銷,那來那麼多錢?」

「二萬也可以,喂,今天是你的大日子,場面不要搞得太難看。」

小魏嘆口氣,向妹妹咬耳朵,塞個紅包給高俊榮。小鈺看著眼裡,瞪了小魏一眼。



婚後三年,兒子、女兒陸續來報到,小鈺辭職專心在家照顧子女,小魏獨撐家計,更努力工作,主動爭取加班或幫同事代班,輪休日去兼職打工,三不五時還要應付高俊榮一千、三千元的需索。

一天夜裡,高俊榮等在魏家巷口路燈下,「喂,小魏,我好幾天沒吃飯,有沒有五千?」

「沒飯吃?怎麼不回家吃?」

「回家?回家讓我老爸轟出門嗎?」高俊榮神情恍忽,「快給我錢,我可是你的救你恩人。」說著竟伸手進小魏的褲袋搜括,「哦!有三千,三千也好,改天還你。」說完一溜煙跑走,氣得小魏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生悶氣回家。

他跨進家門,小鈺正在餵女兒喝牛奶,「牛奶喝完,再去買三罐。」

小魏站著沒動。

「爸比,這是最後一泡牛奶,該去買奶粉,不然她半夜沒奶喝。」

「唉!你先給我兩千元。」

「什麼?你沒有錢?怎麼會沒有錢?」

「剛才又被……被阿榮攔到,身上三千元都被他拿走。」

「他這是在搶劫,是勒索,像個吸血鬼,抓著你不放,你不會報警嗎?」

「我知道,只是……」

「只是什麼?你是軟骨頭還是被打趴的小貓?」小鈺氣得數落:「他替你擋刀的恩情好像一輩子還不完似的,爸爸說當年包紅包道謝,送雞送補品,人情也該還完了。」

「我知道,只是……只是我每次看到他手臂條那像蛇的疤,就覺得那應該是在我身上,唉,說不上是愧疚或同情,我無法拒絕他。」

「無法拒絕他,你就讓他永遠吸你的血,無止盡的勒索。」



「小魏,我快死了,好幾天沒吃飯,給我五千。」小魏一聽高俊榮的聲音二話不說直接掛斷。高俊榮又傳LINE:「今天給我五千,不要一千、二千的,把我當乞丐」、「要不是當年我擋那一刀,你早就不在了」。

小魏看了火冒三丈,已讀不回。

小魏下班,途經廟前廣場。

「喂,小魏!」高俊榮跳出涼亭攔停魏仁杰的機車,大吼:「有沒有錢?」

「你以為我開銀行!整天跟我要錢?」小魏大聲回嗆。

「是我替你擋那一刀,你才有……」

「不要再講了,我聽膩了,為了那一刀,我爸包紅包,送補品,我這十幾年來被你勒索,該還的已經還清了,我不會再給你錢。」小魏吼回去,驚動在廟前乘涼聊天的老人紛紛走上來圍觀。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那一刀只值一萬二千元紅包嗎?你竟然……」

「你爸說沒錯,你是好吃懶做,貪得無厭的吸血鬼!」

「你不懂感恩圖報還侮辱我。」高俊榮盛怒推倒機車,小魏迅速跳開沒被倒下的機車壓到。高俊榮跳過機車毆打小魏的頭,膝蓋往上頂痛擊小腹,痛得他倒地。

「沒用的病貓,十多年了還是不會打架。」高俊榮抬腿欲踹小魏,小魏側翻兩圈站起來,順手從掛在腰帶上的工作袋抽出電纜刀,冷冷看著高俊榮。

「有刀,又如何?只會剝電線,敢砍我嗎?」高俊榮指著右臂的疤痕,隨即撲上去抓住魏仁杰的衣領,小魏沒有閃沒有躲,只是手上的電纜刀刀柄沒入高俊榮胸口,他瞪大眼慢慢蹲下。

警車閃著藍紅燈停在廟前廣場,警察為小魏上銬時聽到他喃喃自語:「他是吸血鬼,貪得無厭……」
  相關新聞
贖罪  
佛堂與禪房  
車輪下的媽媽  
工地疑雲  
神之約定  
紅燈綠燈  
小啟  
手機的煩惱  
菩薩辦案  
回家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