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家庭
  記憶的回聲 那聲聲叫賣
  2017/11/15 | 作者:文/李子 | 點閱次數:353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李子

義工辦公室裡,館內寂靜,館外晴天湛藍,大樹在窗外搖擺著衼葉,好似媽媽輕搖寶寶。隱約聽到遠遠傳來「哈累~哈累~」的叫賣聲,出自人口的叫賣聲,是多遙遠的記憶啊!

懵懂的童年,有大清早賣醬菜的聲音,有夜半騎腳踏車踽踽獨行的「燒肉粽」,還有豆花、大麵羹……各有各的聲腔和頓挫,不像現在的廣播車充斥著語音重播,一逕的字正腔圓,少了臨場的溫度和濃郁的人情。

國小時從住家小巷走出來,便是人聲鼎沸的菜市場,馬路兩旁的賣菜阿桑總拉長嗓音吆喝:「買~菜~喔~」但最吸引人的還是阿滿姨的攤子,婆婆媽媽坐在小凳上大啖炒麵、炒米粉,只不過是尋常麵條、米粉加了肉燥、韭菜,就能口齒生香。

下午時分,胖胖的阿滿姨用一隻扁擔挑著兩籮筐美食,穿街走巷叫賣,一邊是濃稠大麵羹,另一邊夏天賣冰涼粉圓,冬天換成熱呼呼的米糕糜。她略帶粗啞的聲音:「好吃的大~麵~羹來囉!」叫賣著幸福的美食,卻也吶喊出一個苦命女子的無奈與疲累。先生體弱,她挑起一家重擔,無止境的烹煮、叫賣,唯一的休閒,應該只有客人進食當下暫時的放空吧。

我在假日與弟弟出外玩耍,無論溪畔、廟前,一聽到她粗啞的呼喚,飢腸轆轆的我們就像被磁鐵吸引,快步跑去吃一碗或甜或鹹的點心,然後說我是某某的囝仔,明日媽媽去買菜時再給錢。那是一個幸福的年代,人與人之間有著真誠的信賴。

國一時搬離舊家,阿滿姨的叫賣聲卻常在耳邊迴盪。多年後,我和弟弟再去造訪魂牽夢縈的炒麵時,卻發現麵條不再Q彈,味道不再濃郁,是我的味蕾被養刁了?還是阿桑的手藝退步了?蒼老的阿滿姨滿頭飛霜,腰圍更粗了,舀湯時蝴蝶袖上下抖動,聲音更沙啞了,顯然重重的擔子尚未卸下。

「哈累~哈累~」的叫賣聲持續,是略帶蒼老的男聲,六七十歲了吧?他賣的是什麼?在這樣熾熱的正午,蒼涼的聲腔裡不知隱藏著怎樣的故事……
  相關新聞
【生活智慧】 最好的風水  
【生活快門】 歡喜小沙彌  
【愛的關鍵字】 正念靜心 讓大腦休息  
【新春團圓】 給土地公拜年  
【年的滋味】 親家母來過年  
【異鄉情緣】 另類女兒回娘家  
【說話的藝術】多說吉祥話  
【誰知男人心】養家活口是男人天職?  
【愛的傳承】年夜飯變遷史  
【歡樂新年】舊習俗變新花樣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