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人間大講堂
  生之愛情,死之尊嚴 瓊瑤善終的一堂課
  2017/11/7 | 作者:李碧華 | 點閱次數:506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真實的瓊瑤是怎樣呢? 「不,並不,我的生命裡充滿挑戰和各種問題,我其實是一珠枯葉蝶。」絕非離塵絕世的仙女,她曾單槍匹馬代表《皇冠》雜誌到香港收帳,力戰群雄,拿到比平鑫濤還高價的生意合同;《梅花烙》劇本被盜用就堅定打官司絕不通融;二秦一林所創的電影輝煌,也是親自督軍。圖╲天下文化提供、資料照片、網路
  • 浪漫的卡片傳情意,此生永相隨。圖╲天下文化提供、資料照片、網路
  • 情書萬千封信,句句都是「親愛的老婆」。圖╲天下文化提供、資料照片、網路
    
文╲記者李碧華

真實的瓊瑤是怎樣呢?

「不,並不,我的生命裡充滿挑戰和各種問題,我其實是一珠枯葉蝶。」絕非離塵絕世的仙女,她曾單槍匹馬代表《皇冠》雜誌到香港收帳,力戰群雄,拿到比平鑫濤還高價的生意合同;《梅花烙》劇本被盜用就堅定打官司絕不通融;二秦一林所創的電影輝煌,也是親自督軍。此外,閒來狂愛逛街購物,還開快車呢,淡金公路開膩了,就往陽金跑,曾經連人帶車掉進山溝裡,險象環生。

鮮花,卡片與情書,這些浪漫的實物猶珍藏在記憶的箱匧中,一樣都沒少,但是,瓊瑤卻極務實的對浪漫根本沒抱太大希望,「因為事業心重的男人不來這一套,浪漫只是一種意外的氣氛,平鑫濤應該算誠懇溫柔的暖男,」這是夫妻間最值得珍惜的部分,也促使她發揮常人難以覺察的務實本性,打破深居簡出的神祕而筆陣隆隆。「我要實踐平鑫濤教給我的最後一堂課程,生之愛情,死之尊嚴。」

話要從7個月前,將此信念轉成一封給兒媳的家書,再貼上臉書說起。瓊瑤是這麼叮嚀的:「不論什麼重病,不動大手術,絕對不能插鼻胃管,最後的氣切、電擊、葉克膜……這些急救全部不要。盡速火化成灰,採取花葬的方式,歸於塵土。不發訃文、不公祭、不開追悼會。不要在乎外界評論,『死後哀榮』是生者的虛榮,一點意義也沒有,我不要『死後哀榮』!」

既然「生」無法要求,至少「死亡」也要自己決定人生的最後一程。此信一出,始料未及的竟驚起平地一聲雷,炸開了「善終權」的討論及兩代觀念的對立。平家原生子女尤其反應激烈,使得瓊瑤陷入萬般無奈選擇退出照顧,「因母親,舅舅與阿姨等近親都相繼失智,使我非常害怕遺傳,希望立法通過安樂死,失智列為優先的對象。如今,把丈夫交回平家姐弟,應有的優雅告別無法如願,丈夫餘生只能插滿管子在病床度過。」《雪花飄落以前》一書心痛的泣訴,失智是一段不可逆的病,難道病人沒有選擇如何死亡的權利?

「尊嚴死比毫無尊嚴和品質,依靠醫療器材加工活著更重要。」她一再強調,「善終權」是超越子女的愛,超越伴侶的愛,超越法律,超越醫生可以做的決定,更應該是人人期望的最後一站,讓「幼有所長,老有所終」,用愛延長生命,讓親愛的人快樂無病痛,將優點傳承下去,而不是勉強的用管線強留軀體。

平鑫濤確診「血管型失智症」後,強人已退化為嬰兒,讓瓊瑤徹夜痛哭到天明,但自我悲憫只有一夜,第二天就用正能量展開陪伴的漫漫長路。她在他耳邊輕輕的說,「我只請求你一件事,我請求你。把我排在最後一個,當你把所有人都忘記了,最後忘掉我。」眼前雖是,再也回不到「可園」,再也無法溫柔相守,再也無法同看花園中的火燄木與紫薇花,失去生命中的所有美好。但,瓊瑤的善終信念,不會消失。

在雪花與火花間徘徊

瓊瑤心靈裡,其實並存著「雪花」和「火花」,就像個性裡存著兩個完全不同的「小燕子」和「紫薇」組成「還珠格格」。無助的那個自己,像「雪花」,寒冷而脆弱,經常躲房間裡悄然落淚。然後,在平鑫濤面前的那個「火花」接手,燃燒著生命,也企圖燃燒起鑫濤的生命。

即使醫生說失智是「不可逆」的,瓊瑤心靈裡的火花,仍然堅持留住他的記憶,燃燒燃燒燃燒……即使燒傷了自己,也在所不惜。平鑫濤插管後,絕望的她幾乎完全由雪花控制。脆弱、無助、自責、迷惘……數度感到「生不如死」。「是寒冷的,在空中飄搖欲墜的,不想和任何人接觸,不想談話也不想燃燒。」火花被雪花逼到死角,因為雪花太冷,火花的火焰也被冷得微微裊裊,幾乎熄滅。

不眠不休的寫作,幾乎帶著自虐,「記得窗外陽光普照的日子,我在寫!記得風雨瀟瀟的日子,我在寫!記得無數的春夏秋冬,我在寫!手指綁著紗布忍痛寫下那麼多文字!」當大家想像她過著多麼美好幸福的日子,她卻在拚命的寫作。寫作是一種奇怪的工作,「雪花」正懸在空中,太多無奈,讓她飄然欲墜。

「火花」依舊熾熱,卻不知還能燃燒多久?人生值不值得那些歲歲年年,朝朝暮暮呢?如今回想,瓊瑤卻是一片茫然了!

近在咫尺 卻隔如千山萬水

「當他將我徹底遺忘,天地萬物化為烏有。」不相信鬼神,不相信輪迴,卻相信人與人之間有緣分,有情分,有靈犀一點通。「還有微妙的念力和磁場,讓有相同頻道的人,會聚在一起。」瓊瑤用熟悉的迴腸蕩氣呼喊,多麼希望與丈夫同在!

會不會身體躺在醫院裡,魂魄卻徘徊在自己的身邊呢?每當激動的時候,每當緊張的時候,每當傷心的時候,每當失控的時候……「是不是你讓我鎮定下來?」瓊瑤只願,以後再也沒有像丈夫,像沈君山,像很多臥床老人的悲劇!新書及真實故事能像潮汐般衝激這個社會!如果那樣,「我沒有白白寫這本撕心裂肺的書,丈夫也沒有白白躺在那張病床上任人擺布。愛的極致,是學會放手,如果今夜你不來,明天我會去醫院看你,看那個和我近在咫尺,卻有如千山萬水之隔的你。」

晚年親身經歷老、病、死,過程之痛苦煎熬,只能用「慘烈」兩字來形容。帶著自虐性的日以繼夜寫作模式,瓊瑤和平濤共同完成66部愛情作品,如今,瓊瑤喊累,要回到原來的生活裡去。

就只怕,「寫過逆流而上的強人,以後連順流而下都備嘗艱辛。」言下,感慨至深。

家人的愛是復健良藥

許多人問她:「點點滴滴都是回憶,揮揮衣袖談何容易?如何解釋『斷、捨、離』三個字呢?」瓊瑤頓了一下說:「這問題太深奧,豈是三言兩語可以回答?捨,是捨不得的!離,是離不開的,斷,是無可奈何的!」

2015年下半年,平鑫濤病情持續下滑。愈來愈不肯說話,對所有問題,都愛理不理,陷進虛無飄渺的世界裡。「離我似近非近,似遠非遠,無法飛渡的咫尺天涯裡。」瓊瑤深知,失智症因人不同,照顧一個失智病人,體力、耐力都不足夠,還要有最大的愛心、細心、關心和小心。

「跟著病情,一直在學習與研究如何能吸引他的注意力,如何讓他不要忘記自己。」當他清醒時,瓊瑤會坐在他身邊玩一個遊戲,金鎖,銀鎖,卡啦一鎖!攤開手掌,讓他的食指頂著自己的掌心喊著:「金鎖,銀鎖,卡啦一鎖!」念到「卡啦一鎖」時,就把手指闔攏,去抓他那隻頂著的食指。平鑫濤本能會很快的閃開,瓊瑤抓了一個空,就會誇張大喊:「我輸了!你怎麼逃得那麼快?」

看著平鑫濤很得意的笑,瓊瑤卻想,「我倆這一生,是我鎖住了你?還是你鎖住了我?既然彼此鎖住,就不要鬆手!我還沒準備好,恐怕永遠準備不好!鎖牢我吧!也讓我鎖牢你吧!多給我們一點時間,好不好?」她總是對他這麼說。

「平爺爺快樂俱樂部」持續到了晚餐後,鑫濤的精神特別好。於是,全家把握這段黃金時間總動員。買了畫圖板,那種裡面有四色磁粉,畫完一刷就恢復白色的那種,讓平鑫濤畫畫,鞤助失智後的復健,兒孫都很賣力,讓愛成為良藥。
  相關新聞
探索城市 胡杰掀路跑風潮  
生之愛情,死之尊嚴 瓊瑤善終的一堂課  
黃聲遠建築 為城市帶來自由  
有誠商旅 故宮旁的夢想驛站  
謝文憲、王永福說故事 拓展生命正能量  
現代水墨畫之父劉國松 向傳統宣戰  
培養好習慣 褚士瑩祝福心法  
與自然共生池上教蔣勳的事  
田臨斌頂峰退休 精采下半場  
廖美立翻轉閱讀 打造城市浪漫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